腐国度 > 玄幻小说 > 不伦之域 > 不伦之域_2
    窒息(H)4

    一晃又过了两年,安瑞的公司已渐渐在行业中站稳了脚跟,想要和他好的女人太多,公司里时不时就会出现一些衣著暴露,眼神妩媚的女人,许智走进他的办公室,笑道:“你再不找个女朋友,人家还以为咱们俩是一对儿呢!”

    安瑞斜睨他一眼,“我会这麽没有品味?”看看时间,该去接安宝放学了,他收拾了一下东西起身便走,许智冲著他的背影打趣:“你真成了奶爸了,哪天把奶娃娃带来公司给兄弟们瞧瞧!”

    安宝背著小书包向校门口走去,蔡杰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後,“安宝,安宝,你喜不喜欢我啊?”

    安宝回过头,歪了歪脑袋困惑:“什麽喜欢啊?”

    蔡杰拉住她的小手,“我喜欢你,将来长大了娶你好不好,你也喜欢我吧!”

    安宝撅了撅嘴,仍是不解,蔡杰见状,倏地捧起了她的脑袋往她嘴上一“啵”,“呶,我亲过你了,你将来只能嫁给我!”

    “嗯?”安宝正想说小叔叔也亲过她,腰上突然横生出一条手臂,她回过头去箍住来人,娇声道:“小叔叔!”

    安瑞沈著脸应了一声,看了一眼蔡杰,面无表情的就往车子走去。坐到车上,安瑞迟迟没有开动,问道:“刚那个小男生是谁?”

    “我的同学!”

    “他亲你了!”安瑞看向安宝。

    安宝点点头,“是啊,小叔叔快开车,宝饿了!”

    安瑞咬了咬牙,紧紧地握住方向盘。

    林姨做了安宝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安宝鼓著腮帮子,牙齿磨啊磨,拼命咀嚼,小嘴边上全是红红的糖汁。林姨解了围巾向安瑞告辞,安瑞点点头,也不说话。

    见林姨走了,安瑞将安宝一把抱到了自己腿上。

    安宝口齿不清:“小叔叔,吃饭!”说完,又使劲儿嚼了起来。

    安瑞舔了舔她的嘴角,沈声道:“宝,小叔叔请老师来家里教你好不好?咱们不去上学了!”

    安宝一愣,奇怪道:“为什麽?”

    安瑞喉咙滑动两下,贴著安宝的小嘴说道:“小叔叔就是不想宝被别人看到!”说著含住了她的嘴细细品了起来,吮了一会儿,顶开了她的唇瓣,舌头探进了她的嘴里。

    安宝张著小手推推安瑞的肩膀,“唔、唔!”她闪著脑袋,“吃……”宝饿啊,小叔叔。

    安瑞哪里还管她的抗拒,圈著她的手臂越收越紧,只想将小小的安宝嵌进自己的身体里。松开她的嘴让她呼吸一会儿新鲜空气,安瑞夹起一块糖醋排骨咬在嘴里,“宝,吃掉它!”

    安宝撇了撇嘴,肚子好饿,没有办法,她只能乖顺的咬了一口安瑞嘴里的糖醋排骨,吃了一口,馋虫便止不住了,她舔了舔唇,又要上去咬,安瑞嘴巴一张,糖醋排骨便进了嘴里。

    “呜~小叔叔!”安宝有些生气,想了想,只好伸出小舌头去抢,却正中了安瑞的下怀。两人的嘴又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嬉戏。

    “啊~啊小叔叔~嗯~”一会儿功夫,安宝又全身赤裸了。安瑞的大掌探到了她的下体轻轻的抽插起来,咬著安宝小小的耳垂,安瑞哑声道:“宝声音真甜,小叔叔喜欢宝叫,乖,再叫的大声点!”

    “啊~啊~呜~小叔叔!”安宝仰著脖子,哭道:“好麻啊,小叔叔,不要了,啊~啊~啊~”

    安瑞收了手,安宝正松了一口气,谁想安瑞却将她放到了饭桌上,拉开她的双腿,俯下头探出了舌头,细细舔弄起了她的花蕊。

    “啊~”安宝拽著安瑞的头发,晃著小腰不断挣扎,“啊~不要~小叔叔,救命啊啊~嗯~啊~”

    窒息(H)5

    “呜~小叔叔~啊啊~”安宝哭泣著摇头,只觉得下身又麻又酥,虽然舒服,可自己似乎无法承受。安瑞的舌头不断的舔弄著安宝粉色的花蕊,探进窄小的缝隙里浅浅地抽动起来。“啊啊~唔啊~不要啊,好难过~小叔叔啊~”

    安瑞含糊不清地叹道:“宝知不知道自己好甜!”说著,舔的愈发投入了。

    安宝见小叔叔仍然没有停下,只好一边哭著,一边拍打著安瑞的头,“坏蛋坏蛋~啊~嗯~好难过,宝好难过~呜~”

    安瑞的手沿著她滑嫩的大腿轻轻抚摸,一路往上,划过腰际,来到胸前,拨弄起了两粒小小的草莓。他的舌头离开花蕊,亲吻著安宝的腿根,又一点点儿的往上挪,来到小巧的肚鸡眼儿上打著转。

    安宝娇喘连连,眼前火花四溅,“嗯~嗯~小~叔叔~啊啊~救命~啊啊~”

    “救什麽?”他咬住安宝的小草莓,舌尖轻轻的舔弄,再稍稍拉扯,又伸出一指拨弄起了花蕊,指尖布满了安宝甜腻的蜜液。

    “救我~呜~啊啊~不要了~宝不要了~啊啊~”

    突然间,如遭电掣般,安宝娇小的脊背直挺挺的僵硬住,声音戛然而止,一记软腻的闷哼过後,她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安瑞急忙搂过她滑倒的娇躯,将她一把抱起,托住她的小臀问道:“舒服麽?”

    安宝意识不清,闭著眼睛呜咽了两声,也答不出话来,就这样似昏似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第二日凌晨,安宝一睁眼,看了看昏暗的天色,又看了看将自己紧紧搂在怀里的安瑞,突然放声大哭。安瑞被惊醒,见到怀中的小人儿扯著嗓子不停地哭泣,大惊失色,“宝,宝怎麽了,哪里不舒服麽?”

    安宝抽抽噎噎说:“坏蛋,小叔叔是坏蛋,哇~~”一边说著,一边要推开安瑞。

    安瑞明白了过来,忙哄道:“哦~哦~宝乖,小叔叔错了,小叔叔只是疼宝,想让宝舒服,宝乖乖,不哭哦!”他嘴里哄著,又去吻著安宝脸上的泪水,心疼道:“宝乖乖,再哭,小叔叔就要疼死了,宝乖啊~”

    安宝瘪了瘪嘴,委屈道:“小叔叔坏,让宝难过!”

    见她渐渐停止了哭泣,安瑞放下了心,笑问:“那宝後来有没有舒服?”

    安宝嘟起小嘴想了想,点头道:“後来舒服了!”

    安瑞欣喜道:“小叔叔只是想让宝舒服而已,宝乖!”说著,吻住了安宝的小嘴。安宝睁大了眼睛开始沈思,好像小叔叔确实只是想让自己舒服啊,这样想著,她便乖乖的张开了嘴让小叔叔的舌头进来。

    安瑞不想让安宝上学,说到做到,天一亮便著手办理请家教的事情。安宝对於能否上学倒显得无所谓,一个人在後花园里玩儿水玩儿了一整天。安瑞下班後来到後花园,一眼就看见了成了落汤鸡的安宝。他笑著上前将她抱起,拨开她额前湿漉漉的头发,亲了亲她的粉嫩小嘴。

    安宝身上都是水,小裙子贴著她的身子,白皙的肌肤清晰可见。安瑞眼神倏地一暗,托著她小臀的手渐渐探入了她的小短裤,一边走,一边含著安宝的小耳垂,手指头不停地拨弄著花蕊。进到别墅,林姨正在往饭桌上端菜,安瑞手上不停,安宝箍著他的脖子,背对著林姨小声娇喘。

    窒息(H)6

    “宝,不要发出声音,否则会更难过,知道了麽?”安瑞趁林姨没有看过来,咬著安宝的耳朵轻声细语,又舔了舔她的小巧耳廓,一手继续在安宝的花蕊中抽动,一手扶著她的身子,轻捻著她的小草莓,将她抱到了林姨面前。

    安宝呜咽两声,将安瑞箍的更紧了。

    “先生,饭菜都准备好了,还需要什麽吗?”林姨恭敬道。

    安瑞看了一眼饭桌,说:“差不多了,林姨要不要留在这儿和我们一起吃?”安宝的蜜液已流出了许多,耳边是她的娇喘声,听得安瑞下身直直的挺了起来。

    林姨笑著摆手:“不用不用,谢谢先生好意,我家里的小子还等著我回去煮饭呢!”

    既然如此,安瑞也不多说了,林姨突然奇怪道:“先生,宝怎麽了?怎麽吃饭了都不吭声,是不是病了?”

    “呵呵!”安瑞在她短裤里的大手停止动作,拍了拍她的小臀明知故问,“宝,你不舒服麽?”

    安宝软糯开口:“呜~小叔叔~宝好难过!”

    林姨急道:“哟,宝真的生病了啊,要不要去医院?”说著,她上前看向安宝,惊道,“脸怎麽那麽红啊!”

    安宝瘪了瘪嘴,哭道:“好难过,呜~林姨……”

    “好了好了!”安瑞见安宝似乎要说什麽,赶紧插嘴,“林姨你先走吧,我带宝去休息一下,也许玩水玩多了著凉了!”

    来到房里,安瑞砰的一声将门关住,抱著安宝往大床走去。

    “唔~”安宝的小嘴一下子就被堵上了,她扭著身子想要挣脱,谁想安瑞将她压的更紧。

    “宝刚刚想说什麽,嗯?”安瑞轻轻吻著她的小嘴,“想跟林姨说什麽?”

    安宝瘪著嘴说道:“宝难过!”

    “哪里难过了?”安瑞轻笑,大掌来到她的小草莓上,轻轻一揪,安宝“啊~”了一声,“这里难过麽?”另一只手脱去了安宝的小短裤,手指探进花蕊中浅浅的抽动起来,“还是这里?”

    “嗯~啊~啊~”安宝无意识的挺著脊背,呜咽道,“好难过~小叔叔又要欺负宝了,宝好难过,啊~啊~”

    安瑞含住她的小耳垂,哑声道:“那宝来欺负小叔叔好不好?”

    安宝不解。安瑞拉住她的小手来到他的下体,硬物滚烫直挺,安宝触到,讶异开口:“小叔叔,什麽东西?”

    “嗯~”安宝的小手不过轻轻一碰,他便舒服极了,细吻著安宝的小嘴,舌头若有若无的探出,说道,“宝来摸摸小叔叔这里,小叔叔也会跟宝一样,又舒服又难过!”

    说著,他将安宝抱起,背靠著自己的胸膛,一手在她的花蕊中摩挲,一手牵引著她的小手抚摸著自己的硬物。安宝太小,被安瑞这样的大个子抱著,就像抱著一个小洋娃娃。安宝的一只小手被安瑞裹著上下滑动,另一只小手下意识的推著安瑞的大腿,小嘴被安瑞紧紧地堵著,好不容易松开了一点点,安宝痛苦道:“好难过~啊啊~小叔叔不要摸宝了~啊啊~”

    窒息(H)7

    “嗯~宝不舒服麽?”安瑞根本听不进她的话,闭著眼睛满是享受,安宝的小手又嫩又软,实在是太舒服了,如果能进入她的身体……安瑞猛地睁开了双眼,怔怔地看了看哭泣不止的安宝,小巧精致的脸上全是泪水,薄薄的嘴唇早已被他吻得红肿。这样的一个小人儿,叫他“小叔叔”,他们身体里流著同样的血液,可自己究竟是什麽时候对安宝产生了绮念?

    “嗯~嗯~小叔叔~宝不行了~呜~啊~小叔叔~”听到这娇弱的讨饶声,安瑞最後的一点良知也被泯灭了,他停下动作,将安宝的裙子用力剥去,嫩滑白皙的身子片刻间裸露了出来,他像是饥渴了许久的野狼,咽了咽口水,将安宝按在了床上,先是与她深吻,再是沿著她的每一寸肌肤,又啃又咬,似是要将她整个人吞进肚里。

    安宝的皮肤如婴儿般嫩滑脆弱,哪经得起他这样大的动作,一会儿功夫便留下了一道道齿痕和红印,她觉得痛,却又有些舒服,难受的左右摇摆著脑袋,哭泣道:“小叔叔~啊~啊~不要咬宝了,啊啊~不要吃掉宝~嗯~啊~”

    安瑞埋头进她光洁的花蕊中舔舐,听到这句话,笑道:“宝要快些长大才行,小叔叔现在不会吃你,等宝长得了小叔叔再吃!”说著,他拉开了裤子拉链,硬物直直的弹了出来。

    安宝一脸震惊,她从没有真正的看清楚过这东西,现在见到,只觉得好大好粗。“小叔叔,这到底是什麽?”

    安瑞将硬物夹进安宝的大腿中,抬起她两条白嫩的腿,一边抽插,一边叹道:“以後再告诉宝!哦~宝真棒,宝的小腿真美,哦~宝舒服不舒服?”

    硬物若有若无的碰著安宝的花蕊,安宝起先没觉得怎样,渐渐有了感觉,下身开始酥麻,她拽著床单娇喘连连:“舒服~嗯~难过~啊啊~宝不知道,啊~宝好舒服~”

    安瑞听见,更加卖力的抽动起来,将安宝的身子抬起,吻住她的小嘴说道:“等过几年,小叔叔让宝更加舒服,哦~我的宝,你是我的宝~”

    ~~~~~~~~~~~~~~~~~~~~~~~~~~~

    安瑞请来的家教都是在业界赫赫有名的女老师,安宝小孩子心性,上课总是不专心听讲,有时候老师气极了,便凶她一两声,安宝便会乖乖的了。可无意中被安瑞听见,他却心里不舒服了起来,隔天就将老师辞退。安宝是他的宝贝,他从来都舍不得骂,别人凭什麽骂宝!

    老师换了一个又一个,到最後,但凡上课的老师在讲课中流露出一点点不耐烦的语气,安瑞都不会留她们。安宝有些不解,自己已经很乖很听话了,为什麽老师还会被赶走?谁会知道是安瑞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这两年安瑞学会了做饭,将林姨辞退了,从此别墅里除了老师外再无人进来,他每周都带安宝出去玩,只是寸步不离,安宝就像是初临人世的婴儿,对外界一点儿都不了解,所谓的伦理道德,也更是被安瑞隐藏的一点儿都不泄露。

    安瑞一从公司回来,便是先将安宝抱在怀里吻个够,每次都要将她的小嘴吻得红肿才罢休。在家里,安瑞随时都会发情,动不动就将安宝压在地毯上,压在饭桌上,最多的时候是在书房,安瑞一边忙著公事,一边又忍不住想要安宝。

    “嗯~嗯~啊唔~啊~”安宝的腿大张著,整个人都躺在书桌上了,边上是一叠文件,她的小手不停的乱挥,文件扫了一地。安瑞舔舐著她的花蕊,大掌不停的揉弄著她有些发育的白嫩的乳房。突然,安宝的脚尖绷直了,身子不停的颤抖,“啊啊~啊~不行了,啊~宝要尿尿了~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