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玄幻小说 > 不伦之域 > 不伦之域_3
    窒息(H)8

    安瑞的舌头探的愈发里面,蜜液涔涔的流出来,馨香扑鼻。他喉咙咕咕的滚动著,将蜜液悉数吞进,舍不得浪费一丝一毫。

    “啊~~~”随著一声长长的娇喘,安宝身子一僵,高潮了。

    安瑞又细细的舔了几下,抬起头来,也不管嘴中的蜜液,吻住了安宝的小嘴。“唔~唔~”安宝根本就没有力气,闭著眼睛任他为所欲为。吻了许久,两人都喘息不止,安瑞急急的脱下裤子,拉住安宝的手哑声道:“宝,快摸摸小叔叔!”

    安宝听话的抓住安瑞的硬物,可是安宝的手太小,勉强才能全握住,只是光这样,感受到安宝的柔软,安瑞已舒服的吼了一声。再也忍不住了,迫不及待的抓住了安宝的手抽动了起来。

    突然传来了电铃声,他一愣,这别墅从没有访客,本不想理会,可是电铃响了太久,他忍不住骂了一声,狠狠吻了一下安宝,抓过自己扔在一旁的宽大衬衫给安宝披住,担心她著凉。“小叔叔去看看,宝乖乖的呆在这里!”

    安宝娇喘著点点头。安瑞见她这副诱人模样,又忍不住吻了许久才离开。

    大门打开,发现是许智,安瑞奇怪道:“你怎麽来了?”

    许智气道:“我还问你呢,文件要你签名,你手机又关机了,家里电话也打不通,怎麽回事儿啊!”说著,推开安瑞走进屋里,大大咧咧道:“给我拿水,妈的,渴死我了!”

    安瑞皱了皱眉,去厨房倒水的时候看了一眼客厅的电话机,才想起一定是安宝玩耍的时候不小心忘记挂住了。

    许智头一次上安瑞家,到处看了看,本想上楼,安瑞急忙拦住:“文件给我,签了就快回去!”

    许智笑道:“那麽急做什麽,我可头一次来呢,哎,你这麽多年没女人,不会藏了一个天仙在家里吧?”

    安瑞签了字,正想开口赶他走,书房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小人儿走到了楼梯口,望著下面的陌生人,又看了看安瑞,才软糯开口:“小叔叔,宝饿了!”

    许智听著这一声娇弱的声音,身体不自觉的酥了下来,等到寻著声音看向来人,下身竟然直挺挺的硬了。

    安宝披著安瑞的白色衬衫,松松垮垮,也不知道系上扣子,白皙的肌肤裸了大半,幸好衬衫够大,遮住了她的胸部,只是两团小肉若隐若现,更加引人遐想。之前在书房里做爱,她连短裤都没穿,光洁的下体也隐隐约约露了出来。安宝不过才十三岁,脸蛋儿还很稚嫩,虽然常常被安瑞滋润,可是她对情事仍然不解,单纯的像是天使。

    许智不自觉的将衣服往下拉拉,遮住他胯间的欲望。安瑞疾步跑上了楼将安宝的衣服裹住,又将她一把抱起,背对著许智说:“你回去吧!”

    ~~~~~~~~~~

    许智浑浑噩噩的回到家,脑中想了许久。那个小东西叫安瑞“小叔叔”,可是她穿成这样……这样一想,他硬物又挺了起来,忍不住自己动起了手,满脑子都是那小东西性感的模样。

    窒息(H)9

    安瑞不知道许智是否看清了什麽,可是第二天去到公司,许智一如往常,也没提到昨天的事情,便放下了心。公司有业务要去外地,往常都是许智处理,这回他拒绝了。“我妈从美国回来,我得陪她!”

    既然这样,安瑞也不好拆散他们母子。这麽多年下来都是许智辛苦的多,他也该出份力。想了半天,只好请来了临时保姆照顾安宝,自己去了外地。

    安瑞刚一蹬上飞机,许智就急不可待的往安瑞的别墅赶去。车子经过後花园,安宝穿著一身小短裙,正蹲在地上玩著蚂蚁,许智看了一眼,更加心急。大门打开,保姆恭敬道:“许先生!”保姆其实是许智给安瑞叫来的,自然听他的话,一个眼神,保姆便乖乖的离开了别墅。

    安宝玩蚂蚁玩的入神,腰上突然一紧,小身子被抱了起来,她惊叫的“啊”了一声,回过头看到有过一面之缘的许智,奇怪道:“叔叔!”

    许智终於触到了她,有些兴奋,将她抱的紧紧的,说道:“小东西还记得我?”

    安宝点点头,“记得!”

    许智也不知道著了什麽魔,这几天满脑子都是安宝小小的身影,想尽办法让安瑞离开,如今终於温香软玉在怀,他再也忍不住了,饥渴的吻著安宝的小脸蛋儿,著迷道:“小东西真漂亮!”

    这几日,许智便在别墅里住了下来,叮嘱安宝跟安瑞打电话的时候不要将他说出来,安宝很听话,果真什麽都没说。

    安宝趴在地上玩著拼图,许智摸著她滑腻的背,一点一点的吻著她的肌肤,说道:“还没拼好?”

    安宝早已被他脱的浑身赤裸,皱了皱小眉头,说道:“宝拼不出来了!”

    许智掰过她的身子,笑道:“那宝就要乖乖给叔叔亲小肉肉好不好?”

    许智这几天总是想尽办法的占安宝便宜,安宝虽然不懂事,可是被小叔叔以外的人亲吻,总觉得有些别扭,每次都要挣扎,许智便出此下策。

    安宝嘟起了小嘴,无奈道:“好吧,叔叔轻一点!”

    许智忙将她搂到了怀里,用力的搓揉著她胸前小巧的肉团,哑声道:“叔叔会让小东西很舒服的!”说著,手上更加用力,嘴巴寻著她的小嘴吻了上去,舌头不断的搅动著,仿佛要将安宝的空气吸尽。

    安宝受不住,挥著小手要挣扎,许智哑声道:“宝说了乖乖的,不许动!”

    安宝只好听话。

    许智将她压到身上,嗅了嗅她的乳房,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迷离道:“小东西,真棒!”说著,便张嘴含住了它,牙齿轻轻的嗑咬著。

    “啊~啊~”安宝抓著散乱的拼图,乖乖的任他将自己的小乳房捏出一个个形状,胸口沾满了许智的口水。

    许智将她浑身吻遍,不放过任何一处,抓起她的小脚,笑道:“宝的身上哪里都香!”说著,挑起一根根脚趾细细吻了起来。

    “嗯~啊~好舒服~”安宝眼神迷离,“啊~舒服~”

    窒息(H)10

    “对,舒服就叫出来!”许智兴奋的说著,“叫大声点,来,小东西叫的大声点!”

    “呜~嗯~嗯~啊~”安宝舒服极了,闭著眼睛不断呻吟,“啊~小叔叔,宝好舒服,小叔叔~嗯~嗯~”

    许智动作一顿,猛地将安宝从地上扯起困进怀里,钳著她的下颚沈声道:“宝刚才在叫什麽?”

    安宝扭了扭身子,舒服到一半停了下来,她有些难受,“叔叔,宝还要,宝还要!”

    心中的不悦被她这一声甜腻的叫唤抹去,许智叹了口气,又阴森森的开口:“宝乖乖等著,宝迟早是我的!”说完,抱起她走到了房间。躺在床上,许智一边舔舐著她,一边问道:“小叔叔有没有插过你?”

    “嗯~啊~啊~什麽?”安宝不解。

    许智咬著她的小嘴,看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你小叔叔有没有插过你的小洞洞?”他抓著她的手摸向自己的硬物,“就是用这个,插进宝的洞洞里面!”

    安宝摇摇头,“小叔叔喜欢夹在宝的腿里!”

    “哦?”许智笑道,“那小叔叔没有碰过洞洞?”

    “嗯!”安宝想了想,“小叔叔喜欢舔,他说宝下面是甜的,好好吃!”

    “吃吗?”许智眼中阴霾一闪而过,又笑道,“那叔叔也要尝尝!”说著,埋头进了她的花蕊中,摸著光洁的下体,探出舌头品尝了起来,不过就一口,他便著了迷。

    “啊~啊~啊~”安宝挺著身子不断摇摆。叔叔比小叔叔舔的要用力,要深许多,动作又快,还不断发出“啧啧”声,一边舔,一边发狂似的用力顶著,大床都禁不住力道吱呀的摇摆。“嗯~嗯~叔叔慢点~啊~宝受不了~啊~”不过就几分锺,她下身一紧,涔涔的蜜液源源不断的往外流。

    许智眼前一亮,更加卖力的吸吮。“唔~宝好甜,宝在多流点,快!”边说边拈著她的小珍珠,一边又不断的舔著,蜜液果真流的越来越多,安宝紧拽著床单,只觉得眼前火花四溅,身子战栗不止,仿佛上了天堂。她受不住这般猛烈的高潮,终於哭喊道:“啊~啊~我不要了~啊~叔叔走开~不要了~嗯~啊~啊~好快~好嘛啊~啊啊~要死了!”

    许智听到她的叫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疯了一般的将她的身子抱起抵在床头,抬起她的双腿著迷的嗅了嗅,叹道:“宝真是个宝!”说著,便将硬物夹在了安宝的腿间,疯狂的抽插起来。动作愈发猛烈。

    安宝的下体不断被摩擦著,有些痛,更多的却是酥麻,她的身子抵著床头,膝盖曲到了小腹,许智一边抽动,一边吸吮著安宝的乳房,两粒草莓颤巍巍的挺在空中。

    “啊啊~啊~嗯~啊~叔叔慢点,叔叔~求你了~啊!”

    许智吼道:“叫大声点,快,叫大声!”

    “啊啊~慢点啊,啊,宝受不了了,呜~叔叔~”

    许智的硬物越发滚烫,抽动的更加厉害了。“宝记住,以後只有叔叔才能插你,记住了嘛,小洞是叔叔的,宝是叔叔!”

    “啊嗯~”安宝连续几次高潮,浑身不断抖动。许智迟迟都没有停下,仗势越演越烈,仿佛怎样都满足不了。安宝不断的求饶,津液从嘴边滑落,许智又立刻吻去,吸进自己嘴里。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安宝高潮的次数太多,浑身上下泛著粉红,声音都已经沙哑,“啊~啊~恩~叔叔~不要了,宝不要了~”下体已经只剩下了痛感,许智仍然没有释放。

    “啊~~~~~~~”又一声长长的尖叫,安宝终於体力不支晕了过去,许智紧紧搂住他,白液蓬勃而出。

    “哦~”许智不禁吼了出来,“太棒了,宝太棒了!”如果能插进她的小穴,那该是怎样的销魂!

    窒息(H)11

    算算日程,安瑞也该回来了,每天的电话里都是止不住的思念。许智将安宝抱坐在腿上听著她和安瑞打电话。

    “宝,想不想小叔叔?”

    “想!”

    许智一听,邪佞一笑,将安宝的乳房撮圆捏扁,变幻出各种形状。安宝吃痛,正想叫唤,许智见状忙又吻住了她的小嘴。

    “唔~”呻吟声不禁泄了出来。

    “宝,怎麽了?”

    许智离开她的小嘴,舔著她的耳廓小声道:“说困了,想睡觉!”

    安宝听话的说道:“小叔叔,宝困了,想睡觉觉!”

    “呵呵,那宝快去睡吧,等小叔叔回来了,宝就睡不了了!”

    这话安宝听不懂,许智可听明白了。安宝挂了电话,他脸色一沈,一想到等安瑞回来後就没什麽机会来找安宝亲热了,心里一阵难受。

    “啊~叔叔!”安宝尖叫。许智将她抱了起来,托著她的小臀,将她的双腿环到自己腰上,一边走动,硬物一边摩擦著她的花蕊。

    “小东西,连裤裤都不穿,你说叔叔要怎麽惩罚你?”

    安宝委屈的瘪了瘪嘴,“是叔叔不让宝穿裤裤的!”又嘀咕了一句,“连衣服也不让宝穿!”

    许智自那日尝过她的滋味後,便一直不让她穿衣服,安宝已经赤裸了好多天了,幸好天气不冷,夜里许智又将她搂得死紧,倒也没有著凉。

    许智动了动硬物,“啊~”安宝呻吟一声。“呵呵,小东西不乖,看叔叔怎麽罚你!”

    房间里全是欢爱的味道,安宝的蜜液流了一床,许智的白液同样,都怪昨天晚上许智太激动了,折磨了安宝一夜,到了凌晨三四点才休息。

    他将床单扯去,把安宝放到了床上,轻吻著她的小脸著迷道:“宝,还有两天,这两天我让你下不了地,全心全意的陪著叔叔!”说完,猛地将她压到了身下,比前几日更加疯狂的吻了起来。

    “嗯~嗯~叔叔~轻点~啊~”安宝挥著小手不断呻吟。

    她这几日虽不断欢爱,皮肤上应当留下许多吻痕,只是她皮肤极好,每次都只需几个小时便会恢复如初。

    许智舔够了她的身子,又和她舌吻一番,直到她快要不能呼吸才松了嘴。“宝的嘴真是小,连叔叔的舌头都吞不进!”

    他一边搓著自己的硬物,一边欣赏著安宝舒服时的表情,摩擦著她的乳房,哑声道:“宝,叔叔多想你能舔叔叔的宝贝,宝的小嘴一定很销魂,哦~”可是她是他的宝贝,他怎能忍心这样做。

    “啊~啊~叔叔!”安宝的小草莓已经硬了起来,许智有一下没一下的吻著她的脸蛋儿,又将舌头探进她的耳洞里,抓过安宝的手握住自己的硬物,命令道:“来,给叔叔揉揉!”

    在安宝的手中,硬物不断的肿胀。安宝本想专心给叔叔揉,可是许智不断逗弄著她的花蕊,让她无法一心一意。“啊~嗯~叔叔~不要了嘛~”

    这样软糯的撒娇声,让许智的硬物又硬了几分,控制不住自己,将硬物抵在了安宝的大腿缝中疯狂的抽插起来。

    天黑了,房间中不断传来安宝的求饶声。“啊~啊~呜~叔叔,宝受不了了,~嗯~嗯~不要了!”

    安宝跪趴在床头,小屁股被许智吻的又红又肿,双腿早已支撑不住想要倒下,许智便握著她的小乳房抬起她的身子,舌头在她的臀缝中不断抽插。

    “嗯~嗯~啊~嗯~”

    许智爱极了她的呻吟声,“叫大声点,快,叫的越大声越好,舒服就叫出来!”

    “啊~啊~啊~呜~叔叔坏~嗯~宝要死了~啊~~~~~~~~~”又一次高潮,安宝终於瘫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