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玄幻小说 > 不伦之域 > 不伦之域_4
    窒息(H)12

    这两日许智不断向安宝求欢,果真没让她下床,晚上欢爱一夜,早上许智去厨房煮了吃的又回到房间一口一口喂安宝,就像对待婴儿一样,把她抱在怀里一刻也不愿撒手。最後一天的欢爱尤为激烈,许智将饭悉数喂尽,舔去安宝嘴角的米粒笑道:“吃饱了?”

    安宝有些害怕,她已经没有力气了,高潮了一次又一次,才从昏迷中醒来,就被许智抱在怀里喂了饭。她声音有些沙哑,“叔叔~”

    一听到她的声音,许智便浑身酥麻,即使她嗓子哑了,可仍然软糯无比,甜腻的胜过蜂蜜。知道她不愿欢爱,许智柔声道:“宝乖乖,再给叔叔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安宝撅起小嘴,“叔叔骗人!”之前每回都说是最後一次,结果自己哭到了嗓子都没了声音,他都没有住手,舌头和手指轮番逗弄著安宝的花蕊,让她晕厥,尤其是许智的硬物抽插起来时就像疯了一样,动作激烈,让安宝根本无法承受。

    许智可怜兮兮道:“乖乖,就一次,叔叔明天一早就走了,就没机会和宝在一起了,宝乖啊!”

    安宝心肠软,皱了皱小眉头无奈道:“哎,好吧!”

    许智得逞,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结果可想而知。

    “啊~啊~呜~啊~叔叔骗人~”安宝泪流满面,眼睛哭得红肿,嘴唇更是红肿不堪,全身都染了一层粉色,下体不断的收缩,蜜液流个不停。

    “对,多流点,哦~宝贝,小东西,真甜!”许智吸吮著安宝的花蕊,不断喃喃。天边已经翻起了鱼肚白,许智却仍经历旺盛,舔弄的安宝连连高潮,自己便开始在她腿间不断抽插,一次又一次,精力始终用不完。

    当他在一次射出满满爱液,舒爽过後才发现安宝又晕了过去,心里不禁有些愧疚,将安宝搂进怀里又轻吻了一番。这麽小的身子,被他折磨成了这样。可是一想到那销魂的感觉,他下身又是一紧,喉咙滚了滚,犹豫了几秒,又是一阵疯狂的抽插。

    安宝在欢爱中醒来,下身酥麻,“嗯~嗯~啊~”许智见她醒了,忍不住覆下了头和她舌吻一番,将她的呻吟声悉数吞进。“啊~~~~~~~~”安宝浑身战栗,不过才醒来两分锺,又迎来了一次高潮。

    片刻後,安宝开始抽噎起来,许智紧搂著她心疼道:“对不起,叔叔坏,让宝难受了,对不起,宝打叔叔吧!”说著,拿起安宝的小手往自己身上拍打,其实安宝的手又小又软,打在身上不光一点不疼,反而舒服极了,就想爱抚。安宝哽咽道:“叔叔骗宝,叔叔坏!”

    “对,叔叔坏!”许智吻上安宝的小嘴。

    时间差不多了,许智穿戴整齐,向安宝交代了几句,又依依不舍的和她舌吻,安宝身子又软了下来,不能呼吸,许智喘著粗气往她身上舔了几下,给她套上件衬衫,终於还是走了。

    保姆给安瑞开了门,安瑞一放下行李,便急不可待的往房里走去。安宝正躺在大床上,双眼紧阖,小嘴微张,小手摊在脑袋两边,可爱至极。安瑞原本想要“爱”她的冲动终於消了下去,躺倒了她身边将她搂进了怀里,一并睡了过去。

    窒息(H)13

    等安宝一醒来,在安瑞怀里动了两下,安瑞也自然醒了。

    “宝~”安瑞声音沙哑。

    “小叔叔!”安宝开心道,“小叔叔什麽时候回来了,小叔叔不走了吗?”

    “对,不走了!”安瑞笑道。

    安宝高兴极了,小叔叔不走了,那个叔叔就不会来了,那个叔叔疼确实疼自己,可是没日没夜的都要舔安宝,安宝受不了。安宝兴奋的往安瑞怀里钻,“小叔叔真好,小叔叔不要走了!”

    说话的时候小嘴摩擦著安瑞的胸膛,安瑞下体硬了起来,舒服道:“哦~宝那麽不想小叔叔走,叔叔以後都不走了,宝,小叔叔想要你!”

    安宝哪里晓得,男人其实都是恶魔,不光是那个叔叔。一个多礼拜没尝过安宝滋味的小叔叔,更加是恶魔中的恶魔。在床上将安宝要了一次又一次,那便算了,可是安宝一下地,他便将她抱起,一步都不让她离开自己,安宝要去厕所,他便抱著安宝去厕所,看著她尿完,自己又硬了起来,把安宝按在水池边又要了一次。终於下楼去给安宝做饭了,安宝肚子饿,拖著疲惫的身子想去厨房找吃的,原本正专心做饭的安瑞见她下来,又忍不住把她摁在大理石的桌面上要了一次,无视安宝的求饶声。

    “啊~啊~呜~嗯~啊~小叔叔~啊~”安宝手中的筷子落了地,吃饭吃的好好的,小叔叔却吃起了自己的花蕊。安宝躺在椅子上,安瑞蹲在她面前舔著她的小核,满足道:“以後小叔叔每顿都要吃宝的下面,宝让不让小叔叔吃?”

    “唔~嗯~嗯~小叔叔~”安宝哭道,“饭饭~”等吃完了饭再吃宝的下面嘛,肚子好饿!都已经快一个礼拜了,小叔叔每天都是这样。

    门外突然传来了电铃声,安瑞眼神微变,加快了舔弄的动作,将舌头埋的越来越深,不过一会儿功夫,安宝便高潮了,“啊~~~~~~~~”

    安宝没了气力,闭著眼睛任安瑞给她穿衣服。“宝,老师来了,可别睡著哦!”安瑞给她穿戴整齐,又吻了吻她的小嘴,“小叔叔要去上班了,宝要乖乖的!”

    安宝“嗯”了一声,咂吧了两下嘴,实在是又困又累。安瑞心里一软,想了想,还是将安宝抱起去外面开了门。大门一开,他却愣住了,门外站著一个十八九岁模样的英俊少年。

    “是安先生麽?我是蒋老师介绍来了!”

    蒋老师是安宝的家教,前几周就提前请了假说要回家乡,替安宝找来了另一个适合的老师。安瑞却没想到是男人。他面色一沈,怕吵醒安宝,轻声道:“不用你了,我只要女老师!”

    孙哲忙说道:“蒋老师让您先看看我的成绩单,她说您会满意!”

    蒋老师德高望重,教的学生遍布五湖四海,各个出人头地,这也正是安瑞看中蒋老师的地方,既然如此,他倒不妨一看。这时安宝醒了过来,“唔”了一声,揉揉眼睛撑著安瑞的肩膀抬起了头,软糯道:“小叔叔!”

    “宝醒了?”安瑞笑道。成绩单也看完了,他确实满意,这个少年的数学尤其好,连蒋老师都在介绍信中十分称赞。安宝刚经过激烈的欢爱,面色潮红,大眼睛又似醒非醒,整个一个粉粉嫩嫩的小人,可爱透顶,叫任何见了都会忍不住侧目,有想要抱在怀里的冲动。安瑞观察孙哲看向安宝时的表情,面色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孙哲笑道:“安先生,这孩子就是您的侄女麽?很可爱!”他说的可爱,倒像是客套话,安瑞倒是满意了,笑道:“既然是蒋老师推荐的,相信你一定很优秀!”

    自此,孙哲便成了安宝的家教。

    窒息(H)14

    安宝上课很乖巧,是个尽职的学生。孙哲看到她默默的写著作业,奇怪道:“安宝,你为什麽穿著制服?”

    安宝眨了眨大眼睛,“上学不是要穿制服麽?”她读过两年小学,每天都是穿著制服去学校的,安瑞请了家教之後,她也一直穿著制服,即使安瑞几次三番说不需要这样穿,可安宝是个遵守纪律的孩子。

    孙哲忍俊不禁,“嗯,是这样!”

    每天,孙哲讲完课便让安宝写作业,自己则坐在另一边做著工作,偶尔工作累了抬起头来看一眼咬著笔杆嘟起小嘴的安宝,眼中充满笑意。只是每当安瑞在场,孙哲便会收回表情,不流露出半分喜欢安宝的神色。

    晚上安瑞抱著安宝问道:“孙老师教得好不好?”

    安宝忙点头,“老师上课讲的好仔细啊,比蒋老师还仔细!”

    安瑞心中满意,摸了摸安宝的小臀,手不自觉的插入了她的臀缝中,“宝上课要乖乖的,不许淘气,不要让老师不高兴哦!”

    “嗯~”安宝靠著安瑞的胸膛,娇喘道:“宝~很乖的~嗯~嗯~”小手下意识的撑在安瑞胸前,软软柔柔的,安瑞很是享受,尤其是安宝的小嘴一张一合,浅浅的呼吸喷在他的胸口。

    安瑞抬起安宝的小脸,吃饭的时候自己忍不住将安宝的小嘴吻得肿了起来,他心疼道:“宝的嘴巴还痛不痛?”

    安宝撅了撅嘴,挪了挪小屁股撒娇道:“好痛,小叔叔最坏了,每次都这样!”每次都在吃饭的时候将安宝吻的迷迷糊糊。

    安瑞的大掌被安宝的小屁股夹紧了几分,笑道:“坏?小叔叔哪里坏了?”说著,探出一根手指摁住了安宝的小核。

    “啊~”安宝呻吟,箍住安瑞的脖子叫道,“小叔叔~啊~啊~呜~啊~”

    孙哲对安宝的作业十分满意,拍拍她的小脑袋笑道:“安宝真聪明,来,再把这些题目看完!”说完,自己又忙起了其他的工作。这几天工作太累,除了要给安宝上课,他还接了一些大公司的程序来做,笔记本电脑里全是一些代码,他输入了半天,头觉得有些痛,揉了揉太阳穴闭目养神。

    不一会儿,觉得腿上一紧,他惊讶的睁开眼睛,“安宝……”

    安宝正艰难的爬上了他的大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仰头甜腻道:“宝给老师揉揉,老师就不疼了!”小叔叔也会头痛,每次都让安宝给他揉,说只要安宝揉揉,他就不疼了。

    孙哲已经傻在了那里,安宝伸出小手揉著他的太阳穴,乖巧道:“这样就不疼了!”孙哲回了神,有些好笑,忍不住扶著安宝的腰让她坐稳,免得摔下去,正想开口,安宝突然抬起了一点身子,往孙哲嘴上一亲,邀功道:“老师,是不是不疼了?乖乖哦,宝亲亲就不疼了!”说著,撅起小嘴往孙哲脸上亲了一口又一口,每次安宝摔跤,小叔叔就是这样做的,一边亲一边说:“乖乖哦,小叔叔亲亲就不疼了!”虽然小叔叔每次亲完了脸,就会顺带著把安宝全身都亲遍。

    安宝长得太小,够著孙哲的脸有些吃力,她挪了挪小屁股,箍住孙哲的脖子软糯道:“老师,还疼不疼啊?宝亲的好累!”

    “唔~”孙哲的硬物被安宝磨了两下,已经直了起来。怀里温香软玉,安宝的身子太小,可是肉嘟嘟的,抱在怀里舒服极了。孙哲定定的看了安宝小巧精致脸蛋儿好一会儿,她的眼神清澈无比,单纯的就像天使一样,小嘴粉粉的,好想咬上一口。孙哲咽了咽口水,哑声道:“还好疼,宝再亲亲!”

    安宝听话的又覆上了自己的小嘴。

    “哦~”孙哲一边享受著安宝的亲吻,一边挺动著下体,安宝的身子随著他的动作一颠一颠的,因为穿著裙子,很快就感受到了孙哲胯间的热度。

    “嗯~嗯~老师~”这种感觉安宝很熟悉,老师看著她的眼神越来越深,就像小叔叔和叔叔一样,满脸饥渴。

    孙哲哑声道:“宝,别怪老师,全怪宝太诱人了!”说著,一只手探进了安宝的小臀里,一只手探进了安宝的胸衣里,不用安宝再亲他,他已经主动含住了安宝的小嘴,迫不及待的就探进了自己的舌头,胯间的硬物愈发挺立。

    窒息(H)15

    “唔~唔~”安宝蹬著小腿扭了扭身子,老师的舌头伸的好里面啊,不能呼吸了。

    孙哲享受的将她搂紧,从未想过她的小嘴是这般甜,小孩子还没张开,嘴巴小小的,舌头也小小的,就跟个宝宝似的,他不断的挑逗著她的小舌,安宝拼命的躲闪,就连她发出的“唔唔”声也这般诱人。许久他才拖著一根银丝离开,安宝的小胸上下起伏,呼吸急促,像要晕过去似的。孙哲忙说:“宝,呼吸,快呼吸!”

    安宝深深吸了两口气,终於稍稍好转。孙哲轻啄著她的小脸,大掌揉捏著她小巧的乳房。制服早就被他撩了起来,此刻双乳暴露在空气中,白白嫩嫩,精致的像是玉雕般,两粒粉色的小草莓颤巍巍的立了起来。孙哲眼神一暗,哑声道:“宝,好大啊!”一个还没发育的孩子,这样的胸部算是大了。

    安宝推著他的胸膛嘟了嘟嘴巴,娇声道:“老师,老师~”

    一听到老师两个字,孙哲突然回了神。安宝小小的嘴巴被他吻的红润无比,自己的硬物不断地顶著她的下体,她的上半身已近裸露,如此淫靡的画面,让他怔了怔。他忙收了手,将她抱离自己,哑声道:“宝乖,快去写作业!”

    安宝关心道:“老师不痛了?”

    “老师不痛了!”这样的一个小人儿,自己怎麽能有这麽混账的想法,安宝应该是被好好疼爱的,她还是一个孩子,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冲动。可是见到她又乖巧的回到了座位上写起了作业,嘴巴依然红,脖颈的皮肤细腻光滑,就像她的小乳一样……他下体一紧,又一硬了起来,忍不住拉开了裤子拉链,看著安宝的小脸自己动起了手,想象著安宝被自己压在身下娇喘连连:“啊~啊~嗯~老师~啊~”安宝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真的就像婴儿一样,如果自己能进入她,那一定会疯的!“唔~~~~”他闷哼一声,极快的释放了。红了红脸,暗自唾骂了自己几声。

    本以为这只是一场意外,他不该对一个小孩子产生欲望,可是第二日来,见到安宝裙子下白皙光嫩的小腿时,他竟又不自觉的硬了,只好上课的时候尽量不去看安宝。

    晚上安瑞和安宝欢爱,安宝浑身赤裸的趴在浴缸边缘,安瑞的硬物摩擦著她的小穴,大掌捏著她软嫩的臀瓣,哑声道:“宝,舒服吗?”

    “嗯~嗯~”安宝闭著眼睛娇喘道,“舒服!”

    安瑞笑道:“小叔叔真想进到安宝的里面,一定又窄又热!”他拉起安宝的身子,将她圈进怀里,咬著她的耳垂继续挺动,安宝浅浅的呼吸喷在他的胸口,痒痒的。安瑞极尽温柔,安宝一面舒服著,一面又昏昏欲睡。

    安瑞突然问道:“最近老师教得怎麽样?”

    “嗯~啊~啊~”安宝喘了几声,瘪了瘪嘴委屈道,“老师~啊~不喜欢宝~嗯~嗯~”

    安瑞动作一顿,沈著脸说:“什麽?”

    安宝扭了扭小臀,扒著安瑞的腰际说道:“老师上课都离得宝好远,不让宝走近!”

    安瑞眯起眼睛,“他凶你了?上课没有认真讲麽?”

    “没有没有!”安宝摇了摇头,“老师没有凶,老师好好,就是不让宝靠近,也不喜欢看宝!”

    安瑞心里虽不太舒服,可是听安宝的描述,这个老师似乎在教学方面很好,不喜欢安宝……倒正合了他的心意。思及此,他安下了心,将安宝从浴缸里抱起,走向淋浴说道:“宝,今晚小叔叔好好疼你,明天小叔叔工作要忙了,没时间了!一会儿宝可不许哭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