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1
    《春情梦事》作者:魔君嗜肉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美人受  高H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胡漓刚来X中高二四班的第一个星期,成了班长。

    第二个星期成了校广播员。第三个星期成了学生会主席。

    迟到不罚,考试满分,作业不做也没有任何关系。

    众同学敢怒不敢言。偏偏前班长原川敢跟他处处作对!

    小样!我还整不了你!

    胡漓晚上钻进原川梦里,准备作弄一番,没成想被按着"妖精打架"打了一次又一次。

    教师办公室?电影院?女装?脐橙?不堪入目?

    "打着打着"竟然还"打"上了瘾?恨不得夜夜梦里都去原川梦里才好,在学校里见不得原川亲近别的女生!头脑发热跑去表了白,结果原川竟然一夜之间不见了???

    第1章美人有双桃花眼

    胡漓是被虎今拧着耳朵揪到X中门口的,他心里纵是千般万般不情愿,但是在虎今面前却是半点不敢不从,为啥呢,人家法力高强,正面刚不过啊!

    早些时候,胡漓在山上历经雷劫,还没来得及修成人身,就被游山玩水的虎今当作储备粮捡了回去。后又见他皮毛油亮光滑,浑身毛发如火般绚烂,冬天做个暖手壶倒是不错,便留了他一条小命,日日当宠物耍来耍去。又养了些时日,虎今往空中划一火圈,逼着火红狐狸从中跳过去,狐狸没有办法,咬牙切齿一钻再往地上那么一滚,就成了个浑身不着片缕的清丽少年。

    少年肤白如雪,额间一点红,一双桃花眼顾盼生姿,腰肢纤细,双腿修长,胸前红蕊粉嫩夺目,点缀在凝脂般的肌肤上,恰如寒冬傲雪里的一株梅,叫人难以移开视线。

    他双目微垂,眼角含羞,双手堪堪遮住身上重点部位,勾得寻常人色心大起,奈何那虎今偏偏摸了摸下巴,讲了句,"坏了,今天晚上不能吃狐狸火锅了。"胡漓气急败坏,指甲暴长,周身散发阵阵媚香,就要蛊惑虎今心智去,哪知虎今只是捏着鼻子扇了扇,"你几天没洗澡了?真的是……臭死了!"他挥挥手,那香味就去了大半,这才清清喉咙朗声道:"既然如此,我们相逢也是有缘,你就叫我一声干爸爸吧,我便供你吃喝供你读书再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吧。"胡漓不从,奋起反抗,没有丝毫用处,往往被抓回来少不了被戏弄一番,还得侍奉他的"干爸爸",家务活一手包,还不得使用法术,因为作法比不得亲自打扫来得干净,吃饭只能吃火锅他得干爸爸只会做火锅,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肉往锅里一扔,再加点火锅底料就齐活了,没办法,后来连做饭胡漓都揽过来了。街坊邻里还要感叹一句,"虎先生真是不容易,一个男人把个孩子拉巴长大,又要赚钱,又要忙活家里,小漓在学校还老是惹事,哎,真是太不容易了。"每每至此,虎今总要滴两滴鳄鱼的眼泪,来表达自己的凄苦,并向街坊邻里打小广告,要他们多到他的情趣用品店买东西。

    胡漓生无可恋。

    虎今语重心长道:"干爸爸不是要为难你,但你身为妖就要有个人样,不然被人发现你不像人,揪出去浸猪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摸摸胡漓的脑袋瓜,"这次可不要再出现全校为你疯癫为你痴狂的情况了,这是你转的第三次学校了,我已经没有钱再给学校赞助费了,你给我在这所学校老老实实呆着,学习学习人类是怎样生活的。要是再有男女同学为你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小心我揍得连你干爸爸都不认识。"胡漓梗着脑袋不吭声。

    "听懂了吗?"一个手掌拍在后脑勺上,震得人脑瓜都发麻了。胡漓才捂着脑袋小声道:"知道了。"邪性!

    他自幼修行媚术,狐狸一族哪个不是大美人,他就算不是一顶一的好,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可以这么说,他就没见过比他长得还好看的狐!就算是妖也没有!媚香一散,幻境一布置,他就算是要别人的心,别人都会掏出来递给他。前三个学校就是这样的,根本连课都没法上,他从走廊一过去,人群中便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上课的时候教室两扇窗子被黑压压的人头塞得满满当当的。

    老师每讲两句课,就要停下来看他五分钟,神色痴迷,他只好假惺惺地咳嗽两声,"老师,继续上课。"那老师才会恢复片刻清明,可没过多久,就又变成那样了,考试的时候,交白卷都可以打满分。

    更吓人的是,每每到了家长会,班主任拉着虎今,把个胡漓可劲着夸,滔滔不绝,直听得虎今青筋暴起,逮住胡漓一顿胖揍。转学转学再转学,才到了X中。

    虎今捧着胡漓的脸看了又看,伸手摸了两下,才拍了拍胡漓的肩膀,"上学去吧。"

    第2章  裤裆湿了

    正值早自习,校园里传来朗朗读书声,胡漓翘着二郎腿坐在空无一人的老师办公室等待班主任到来把他领去新班级。

    上午的阳光温暖宜人,他眯着眼睛坐在转椅上来回转圈,巴不得变成原身,团成一团,睡个懒觉才好。他猛地一踢脚,转椅在办公室里飞速前进。紧闭的办公室木门"咯噔"一声,从后面钻进来个青葱少年,眉目如画,鼻梁英挺,身型坚韧,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办公室上演"速度与激情"的胡漓。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胡漓咽咽口水,把脚收好,又见那少年盯着自己看,才凶巴巴地回瞪过去,一双美目似嗔似怒,把个半大少年看得面红耳赤,同手同脚走过去拿作业本又同手同脚地走回来。

    乡巴佬土包子,看什么看,胡漓很是忿忿不平,早上被虎今调戏得窝火,现在正生气呢!当即打了个响指,掐了个法诀,"我渴了,给我倒杯水。"原川双手抱着成摞的作业本,一只脚还勾着办公室的门,听到这句话便愣住了。这个办公室现在只有他和那个貌美的少年,倒水?给谁倒?给他?他有些莫名其妙地转过头来,一脸困惑地看着坐在椅子上跟大爷似的胡漓。

    不仅他困惑,胡漓同样很困惑。以往他念个法诀,那些普通人类立马就会按照他的指示行事,如果散发媚香,那简直就想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拱手递到他面前,怎么到了今天,居然没有用了?!

    他暗地里使劲,周身散发奇异香味,就差制造个幻境勾那小年轻欲火焚身了。

    原川静静地站了会,确定坐在椅子上的那个陌生人是在和自己说话以后,叹了口气,还是转身回来把那摞作业本放在桌子上。拿了办公室的一次性纸杯,兑好温水,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