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2
    到胡漓手上。

    胡漓都以为自己要失败了,没想到这个愚蠢的凡人还是乖乖听了他的指令,说明自己的法术没有没有出现问题嘛。他洋洋得意地往嘴里含了一口水,嗯,不错不错,还懂得兑成温水,就听见原川极为勉强的声音,"同学,以后要喝水还是自己去倒吧,纸杯就在饮水机上面。大家都是同学,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但是态度要学着婉转点温和点。"他话音刚落,胡漓就"噗"地一声下在了原川身上,位置十分尴尬,T恤下摆,牛仔裤上围,那块布料被水一滋养,就洇湿了整个裆部。

    要他温和婉转?这什么鬼?

    胡漓才不管这些,他跳起来擦擦嘴巴,明明比原川矮一个头还要揪着原川的衣领凶狠问道:"你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香味吗?"距离凑得太近,原川一低头就能可以看见胡漓忽闪忽闪的睫毛,小巧的鼻子,以及那粉嫩的泛着水光的嘴唇。他抬了抬头,将两人相互交织的呼吸错了个位,才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没什么奇怪的味道啊,可能这里的窗户总是关着所以有点霉味吧。"他说着往后退了一步,挣脱开胡漓的桎梏,掩饰性地往办公室窗子那边走,一边打开窗子一边扇了扇,才把那股莫名其妙的热意扇走了,他可以感觉到自己肯定是脸红了,"这样好点了吗?"胡漓的拳头捏得咯咯响,目光阴狠,直直盯着原川下腹部那一小摊水渍,恨不得盯出个窟窿来。原川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刚才要红不红的脸此刻是真的全红了,傻子都看得出来美人现在心情不好,他拿手遮着自己的重点部位,结结巴巴道:"那,那什么,没,没关系的,等会就干了,你继续,我,我出去了。"说着说着,就急急忙忙地往门外走,走到一半又往回走,顶着胡漓吃人的目光抢过早先被放在桌上的作业本这才慌不择路的跑了。

    办公室里莫名其妙的美少年?原川甩甩脑袋,笑了,偶然在路上遇见班主任姜老师,才记起那为同学好像坐的是姜老师的位置?难不成还是自己班的学生?

    倒也还真被他猜对了。

    姜老师一推开门就闻到一股子很奇特的香味,刚往里面走两步,就看见脸色阴霾的胡漓。这什么孩子?怎么对老师这种表情?听说这孩子转学了好几次,但是转到这里来也不用这么不高兴吧。还没走两步,意识就有点浑浊不清,像是被蛊惑般径直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开水,毕恭毕敬的站在胡漓面前,说的却是,"您还有什么吩咐?"胡漓:"?"

    他看看面前这个成年人,有看看自己的手,再看了看端在这位姜老师手上的水杯。难道他的法力没有消失?他伸手一指,不客气道:"去给我把那边的窗户关上。""好的。"姜老师点点头,走过去把窗子关上了。

    "蹲在地上学青蛙跳。""好的。"

    "后空翻。""好的。"

    。……

    足足把个年轻气盛的姜老师耍得气喘吁吁才作罢。胡漓很满意地打了个响指,看来只是刚才自己没有施展好法术,现在这位姜老师不是挺听话的么。

    "好了,现在把我带到班上去吧。"

    第3章  美人计

    高二四班的早自习下了没有放成,走廊里熙熙攘攘的,但是四班的同学们却都十分安静的坐在各自的座位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被姜老师领进来的漂亮男孩。

    那小同学五官精致如画,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一股子的傲气,漂亮得像是橱窗里的工艺品,叫人移不开眼睛。

    他连自我介绍都懒得说,还是姜老师尴尴尬尬地帮他收了场,选座位的时候,胡漓眼睛一扫就看见在刚才在办公室竟然敢"教训"他的原川,当即手一指,"我要坐那。"原川自打在走廊里看见姜老师就觉得不好,要坏事,结果姜老师把胡漓领进来正是做实了他的想法。自打胡漓进门,他就一直低着脑袋,裤裆那里被水浇过的地方起初还是温热的,现在冰冰凉的贴在下体上,很是不舒服。抱着作业本进班还能遮挡一下,这下子坐在座位上只能夹紧双腿了,更何况同桌还是个女同学,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他别别扭扭地坐在那里,就听见胡漓说:"我要坐在那位同学旁边。"那位同学,哪位同学?

    原川的女同桌惊呼一声,涨红了脸,姜老师犹犹豫豫道:"可是原川旁边已经有同桌了啊,不如你先坐那个空位,等下次换桌位的时候老师再做调整。"胡漓闻言眼睛一瞪,姜老师表情立刻变了,拍拍桌子叫道:"陆晓晓,你先坐到空位上去。"一时间,教室里充斥着窃窃私语,同学们刚刚还说胡漓长得好看做什么都能被原谅呢,现在就变成了长得好看了不起啊,欺负人的坏心眼。

    陆晓晓涨红了脸,一时没了动作,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耳朵来,一向爱戴学生的姜老师今天怎么变成这样了?她僵着没动,全班同学都看向她,直把个小姑娘看得眼眶发红,泪珠儿藏在眼眶里,要出不出。

    姜老师一声:"快点。"

    那泪花儿就啪嗒一声滴在了书本上,渲染成了一朵纸花。

    "老师,这样太不公平了吧,还没到换桌位的时候,凭什么新同学来了,陆晓晓就要让位置给新同学啊,太不公平了吧。"全班估计也只有班长原川敢这么和老师叫板,其他同学都是大气不敢出。

    眼见着场面有些难以收场了,胡漓气得牙痒痒,好你个乡巴佬,居然三番四次和自己叫板,当即捏法诀散异香,想把一个班的同学都变成自己的傀儡,就像是这个姜老师一样。

    全班同学茫然地在班主任和原川之间看来看去,原川道:"既然这位同学这么喜欢这个位置,那我让给他好了。"他说着一边站起来,一边用书包挡在自己身前,收拾桌上散乱的书本和文具。

    怎么回事?他的法术怎么又失效了?明明加大了强度还散发了异香,这群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只有这个姜老师听他的命令。一向高傲的小狐狸此刻觉得吃了亏,怒不可遏,这个世上能让他低头的只有虎今!既然法术不成,只能牺牲色相了!不论如何他都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背着书包走到陆晓晓面前,低下头去温柔一笑,"这位同学,我的视力不是很好,想和你换个座位,可以吗?"说着他眨了眨那双无尽风流的桃花眼。

    陆晓晓是谁啊,陆晓晓长得再好看能和妖精比?再者小女生一般都有点颜控,看见长得好看的人就会犯点小花痴,会有点不好意思。胡漓凑得很近,笑容完美,眼神清澈真挚。陆晓晓刚跟他对视上,就立刻错开了目光,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