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4
    玛莎拉蒂来接他的男人肯定是个包养他的富少,要不怎么喊"干爹"呢。

    胡漓气得直哆嗦,要是能施法术把那些胡说八道的人的嘴巴都黏起来就好了,可是虎今对他下了禁锢咒,他在学校范围内施的法术只会对成年人起效,未成年人居然还有保护法!搞不定那帮子学生,他只好先从老师下手了。在学生里班长还算个小官,看那些学生都很听原川的话的样子,搞得胡漓对班长这个职位很是心动。

    他当即把姜老师拉到老师办公室里去教育一番。

    胡漓翘着二郎腿坐在姜老师的办公桌上,而受人爱戴的姜老师呢,正跪在地上等候胡漓的调遣。

    "我要当班长。"

    姜老师听了很是为难,"可是您才转到班上没几天,突然换换职务当班长的话,怕是不能服众啊,会遭人诟病的。"胡漓听了,气得一脚踹在姜老师的肩膀上,把人踹了个人仰马翻,"我不管,你不让我当班长试试。"他跳下来,一个箭步跨到姜老师身边,双手拎着姜老师的衣领,眼里流光溢彩不住闪动,姜老师刚起了点抗争的念头,一和胡漓对视,眼里泛起的点点涟漪就消失殆尽了,顺从道:"好的,主人。"胡漓拍了拍姜老师的脸,满意笑道:"这才乖嘛。"就听见办公室门外传来的磕碰声响。

    "谁?"他打开门往外看,只看见原川的半个背影,也不知道被听到了多少,切,他才不管呢。

    原川躲在拐角处,胸口上下起伏不定,不仅吓个半死,气都喘不顺呢。其实他什么都没听到,但是从门缝里看见的那个姿势就已经说明了一切。难道胡漓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是个"少爷"?在外不仅勾搭上了富豪干爹,在学校还染指了老师?难怪姜老师那么袒护他!

    可以不做作业,可以不考试,可以迟到早退,还不用做卫生,就算有人觉得不公平提出抗议,最后也都被含含糊糊的解决掉,不了了之罢了。

    说实话,起初他对胡漓尚且因为容貌而残存了几分好感,可是现在已经有点淡淡的厌恶了,但他实在没有想到,一向受人尊敬受人敬仰的姜老师也会犯这种错误。连带着对胡漓的态度差了很多,一想到这么个人坐在身边,顿时如坐针毡,可是胡漓骑坐在姜老师身上的画面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动情的双眼,微红的鼻尖,还有因为激动而微微发红的鼻尖,迷蒙地看过来的时候,真是……

    "让开。"胡漓面无表情道,从原川身边挤进座位的时候还故意地撞了撞桌子。

    真是要多可恶有多可恶!原川恨恨地想。

    第6章入梦

    胡漓进来后不久,姜老师也跟着进来了。他在讲台前面站定,拍了拍讲台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现在,我宣布一个事情,因为近段时间原川上课总是走神,给大家起到坏榜样,所以我决定,班长一职由我们的胡漓同学暂任。原川处于考核期,什么时候表现好了,什么时候重新做回班长。"此话一出,四下皆惊,顿时一片唏嘘声。

    配合着胡漓得意的小表情,原川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先前在办公室看见的那一幕。他本无所谓,可偏偏那幅画面不断地冲刷着他的脑神经,下意识拍案而起,"我不服。"姜老师顿时满脸的汗,瞥了眼胡漓,见主子满脸不高兴,只好硬着头皮道:"这是我做的决定,你有什么不服你讲出来,难道你的意思是我在污蔑你?"原川指着胡漓说道:"谁当班长我都服,但是就他,我不服。"胡漓高翘着小下巴,嘴角崩得紧紧的,秀气的鼻尖冒出点点莹白汗珠,看得出来他很紧张。

    姜老师的汗都快流到嘴巴里了,入口咸涩难忍,生怕主子一个不高兴,等会吃亏的还是自己。

    "那你想怎么样?"

    原川站得很直,一米八几的个头如同一颗参天大树,"如果胡漓在下个月的月考成绩超过了我,我就把这个班长位置让给他。"他面无表情,神情里透着股孤冷绝情,看得胡漓牙痒痒,"好,"他大声道,"那我们就下次月考见个分晓!"当天晚上,胡漓就愁得睡不着觉,开玩笑,他哪里会做什么物理化学生物题啊,历史还成,毕竟那么多年不是白活的,历代皇帝都要和自己称兄道弟,政治马马虎虎,可以说点我要和你一起建设社会主义国家,地理课怎么办啊,还有数学英语,可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一只外国狐!

    他有想过交个白卷或者自己写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上去,然后让老师把分改高点,可是,可是卷子发下来以后谁都看得见上面写了啥啊。真的是!原川是在发什么疯!噢,对了,他傻呀!他可以让老师提前把答案给他!嘿嘿嘿!傻子才和原川那个缺心眼玩什么公平游戏!

    他抱着抱枕在自己床上滚了一圈,说起缺心眼,他倒有点想去看看那个缺心眼现在在干什么。他心中默念,片刻后就隐去身形凭空站在原川卧室窗外。缺心眼正趴着桌子上看书写作业呢,看了眼时间,都快半夜十二点了,怎么还没做完?他从窗外走进来,自顾自地坐在原川身边,趴在书桌上看原川奋笔疾书。

    人类啊,真是个奇怪的东西,总是要做些自己搞不懂的事情,或者追求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再就是情啊爱啊的,不得不说,他刚来学校没几天就有小姑娘跑过来给他递纸条,上面写的都是我喜欢你啊放学见啊什么的,他都懒得搭理。买菜要用到几何图形吗,出去旅游要用到地理知识吗?打篮球用得着计算抛物线重力和前进轨道吗?

    房间不大,蔚蓝色的墙纸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十分宁静祥和。墙上贴着几张球星海报,角落里有一把落了灰的吉他。书柜里的书被塞得满满当当的,胡漓趴在桌子上面,盯着原川认真的侧脸发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凡人总要和自己过不去。

    啊,没想到凡人也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看起来高大英俊,但实际上还是比虎今差了那么一点。他哼哼唧唧的趴在桌子边看原川做作业,自己的作业一点都没写也完全不担心,灯光暖黄温暖,夏夜静谧宜人,蝉鸣一声声传来,胡漓脑袋一点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等到指针过了凌晨一点,原川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啪"地关掉台灯才把胡漓吵醒。他坐起来揉揉眼睛,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会睡着,刚想移形回家,就感觉到原川房间里涌起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那气流低沉回转,犹如一只巨蟒在黑暗里盘桓,顺着床脚一路爬上原川的床榻上,刚要张口吞噬掉原川梦境,就被胡漓一只手捏住了七寸。

    俨然是一只梦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