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5
    梦魔来自世界尽头,由恶灵幻化而出,依靠吞噬人的梦境而生。缺失掉梦境的人类白天便会感到四肢无力,整日萎靡困顿,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失去了精气神。本来也没什么大碍,只可惜尽日胡漓心情不爽,殴打人类的事情他做不出来,没想到刚好这么只小恶灵撞倒自己手上,也只能怪它运气不好了。

    原川睡得很沉,但即使他没睡着也压根不会发现此刻他的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一切。

    这只梦魔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它低阶虚弱,胡漓隐去气息以后,它完全无法感知。要是知道这家隐藏着一个这么强大的妖怪,打死它它都不会来。

    梦魔发出尖锐啼哭,面前沉睡的少年睡容恬静,一看就正做着很美味的梦。只差一点,只差一点点它就能跳进这个普通人类的梦境里饱餐一顿了,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个大妖怪!饿急了眼的梦魔还不死心,就算被人捏着,也咬着牙往前冲,几欲将胡漓一同带入梦境里去,这是它最后的机会!到了梦境里,一切都由它做主了!

    梦魔挣动得厉害,周身胡乱扭动,胡漓被它扯着不住前倾,几乎抓不住。他猜到了梦魔的心思,也被勾得起了念想,想进入原川的梦里看一看,下意识地抓紧梦魔身躯,一同入了原川梦境里去。

    乍一进入,眼前便是一阵刺眼的白光。胡漓一手牢牢抓着梦魔,一手抬起遮住双眼,好半天才适应了梦境里的光线。他手中的梦魔也现了真身,是一只不足巴掌大的精灵,尖耳黑尾,胡漓把它双腿扒开一看,没有性别。那小梦魔呜哩哇啦一通乱叫,抱着胡漓的手啃了半天,胡漓也只觉得痒痒,随手一扔,小梦魔在草地上打了个滚就吃梦去了。

    蓝天,白云,芳草地,学校门口,阵阵读书声。

    胡漓无趣地踢了踢校门口的小石子,学霸就是学霸啊,做梦都还想着学校,简直了。这是他第一次进别人的梦,虽说狐狸一族会幻术能够制造幻境,但主动权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可是看别人的梦就不一样了,可能看见别人的回忆,看见别人的心中所想,未来展望。他背着手绕了两圈,觉得原川这个人真是无趣透了,不仅是乡巴佬土包子,连做梦都梦什么学校,简直没有想象力!他正准备找到那个小梦魔,让梦魔带他出去,就看见不远处凭空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光影斑斑驳驳,那人越走越近,面容精致,神情倨傲,可不就是胡漓他自己嘛。

    这下可是勾起了他的兴趣。

    "胡漓"表情地从他面前走过,看起来冷漠又不近人情。原来自己在原川印象里居然是这歌样子,不得不说,还真的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哼着小调,默默跟在"胡漓"身后走。

    上了楼梯,路过教室,再转过拐角笔直往前走几步就进了教师办公室。

    胡漓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梦里的"胡漓"会跑到这里来。再过了会,姜老师也出现了。"胡漓"脱了鞋子坐在办公桌上,姜老师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他的脚。

    胡漓:"?"这情景有点像那天他不高兴,踹了姜老师一脚,但是又感觉哪里不对。他凑上前去观摩了一下,不对劲,真的很不对劲,姜老师什么时候捧着他的脚了?

    姜老师握着"胡漓"的脚揉捏了下,情色地来回抚摸小腿,轻轻一扯,就把"胡漓"从桌子上拽进了怀里,呈现一副他骑在姜老师身上的画面。

    胡漓:"!"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门外的原川就出现了。他摆摆手往外走,告诉原川肯定是误会了什么,哪里知晓他自己在原川的梦里只是一道虚影,就那么直愣愣地从原川身体穿了过去。

    空间霎时如漩涡般扭转,场景转换,姜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而"胡漓"此刻正满脸潮红地坐在原川身上。"他"一手扶着原川的肩膀,一手撑着原川的胸口,而原川呢,曲起的一条腿正好能让身上的人服帖地靠在上面。

    姿势简直不堪入目!

    第7章春梦一场【办公室PLAY(一)---初H

    胡漓面红耳赤地上前想要把两人分开,可是刚一碰到原川的身体,就从虚幻中穿了过去,只好转战扯开"胡漓"。手碰上那西贝货的肩膀,顿时感到一股庞大的吸力自接连出升起,一阵天旋地转后,视野里就出现了原川那张双眼紧闭的,面无表情的脸。

    他怎么跑到原川身上了?!

    他的神魂好像被吸附在了这个傀儡身上,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傀儡所经受的一切。无论是触碰到原川温热胸膛的手,还是臀部相结的地方,都如火般炙热,皮肉下方,血液"哔剥"乱跳,烫得人如坐针毡。

    胡漓这是除了虎今之外,第一次和别人如此亲密的接触。打人不算,踢人不算,两人这么面对面地搂抱在一起,怎么想怎么奇怪。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是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劲,双腿软绵绵的跪在原川腰侧,那人的手一搂上来,就更挣脱不开了!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既然动不了,就只好念法诀施法术,结果屁用没有,打个响指吧,两个指头之间只摩擦出了一缕青烟。没有力气,更没有法术,原川还生得高大,胡漓被禁锢在怀里,只得做一刀嫩生生的鱼肉。

    圈在腰上的手动了两下,就顺着衣摆摸到了胡漓腰侧。男生手掌宽大温暖,碰到胡漓冰凉的肌肤,就如同在上面烙下火印。那火连绵不绝,来回逡巡,不一会就爬上了他的脊背。胡漓浑身被摸得软绵绵的,大抵犬科动物本就喜欢被人抚摸,这么一来仿佛被人戳中了死穴,顿时赖在原川身上不肯起来了。

    他把头抵在原川肩膀上,脑袋昏昏沉沉的,恨不得变回狐狸原形让原川给他好好摸摸才好,还没回过神来,上身的衣服就不见了,原本游弋在后背的手也来到了胸口,甚至轻佻地弹了弹他胸口的粉嫩乳首。

    "你干什么!"胡漓涨红了脸,双手护着胸口往后仰,活像个被地痞耍了流氓的小丫头。

    原川双目紧闭,浑然不觉,自顾自地脱了上身衣服,将胡漓搂了个满怀。两人赤裸肌肤相贴,惊得胡漓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只觉原川身体微凉,自己个灼热如火,羞得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就被原川按住后脑勺亲了个正着。

    温热滑嫩的唇瓣先是碰了碰,软舌便顶进了口腔。极具情色地在牙床上舔了一圈,被舔过的地方犹如触碰了麻经,噼里啪啦炸开,还没来得及平复下来,那坏东西便探入口腔深处,翩翩舞起来。

    那舌头一刻不停地逗弄着胡漓的软舌,有规律地一下一下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