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6
    点着,那么执拗地挑逗着,非要对方给点回应。

    胡漓整个人都傻掉了。

    他眼睛瞪得大大的,两人接吻的时候,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原川卷翘的睫毛和躲藏在眼皮底下不安晃动的瞳仁。

    好麻,好舒服啊

    他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见男女主人公亲吻过,这会亲自上阵简直羞红了脸还夹杂着半分难堪。舌头缩了缩,再软绵绵地抗拒两下,就被对方抱得更紧吻得更深。耳旁除了逐渐清晰的心跳声,还有接吻传来的靡靡水声。鼻腔里除了原川的味道,还是原川的味道。

    舌头在口腔里勾勾弄弄,不断地搔刮上颚,痒得胡漓脚趾头都蜷缩了起来,下身迅速膨胀鼓起,于此同时,隔着薄薄的牛仔裤,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臀部下方同样勃起炽热的硬块。他抗拒地想要抬高身体,就被人按着色情地往上顶了两下。

    眨巴下眼睛,两人的牛仔裤就都不见了。

    硬挺隔着内裤暧昧地顶弄着,前段吐出的黏液把布料沾湿了大半,布料卡进臀缝里,磨得胡漓一阵难受。他喘着粗气,难耐地勾住内裤边缘,给处于水深火热的屁股蛋儿一个喘息的时间。

    不行,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会坏事的……会坏什么事,怎么坏事,他却一无所知。

    他潜意识里想着要逃出去,可是身体酥软无力,只能被男孩搂在怀里为所欲为。亲嘴儿好舒服,人类每天都干这么舒服的事情吗?难怪虎今要他学习人类习性,学的就是这些吧。没想到这个土包子能让他这么舒服,现在看起来也没那么讨厌了。一吻结束,胡漓的双手已经自发地勾住了原川的脖颈,他嘟着嘴迷迷糊糊地还想继续,抱着他的那人已经开始亲他下巴了。

    细密绵麻的吻顺着下巴滑倒喉结,在上面轻轻咬了两下后,才开始不断的舔舐锁骨。胡漓抱着原川的脑袋,被欲望支配的大脑还在费力地想自己究竟在干什么,想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环抱住自己脊背的手勾着内裤的边缘滑了进去,在肉嘟嘟的屁股上抓了一把,继而开始抚摸股缝。

    眼见着就要探进那个秘密地带了,胡漓反手过去握住那只作乱的手。

    原川不满地皱着眉头,舔舐渐渐变成啃咬,顺着胸口往下,含住红蕊吸吮两下,牙齿衔住乳首微一用力,胡漓就吃痛地松开了捏着原川的手。

    手指重获自由,噗一用力,食指没入了半节指头。

    "不要!"胡漓夹紧屁股大叫出声。他捧着原川的脑袋,整个人哆哆嗦嗦的,大抵因为紧张,全身开始冒汗。真是怎么了呢,原川是在干什么呢?那个地方有什么好摸的。死混蛋!居然让自己疼!他不乐意了!

    牙齿松开乳首,粘粘乎乎地开始吮吻起来,胸口被吸得微微发胀,舌头来回拨弄着饱受苦难的乳头,直把上面亲得又苏又麻,水光潋滟。钻进小屁眼的手也开始摸摸索索,一会揉按肛口一会摸索肠肉。这下把他舒服的,又不想起来了。

    "嗯……"藏在喉咙里的叹息被逼出了声。胡漓低头看埋首在自己胸口的毛茸茸的脑袋,有些害羞的想,他又不是雌狐,再怎么吸也吸不出什么东西的呀。

    他摩挲原川的侧脸,对现下的处境很是难为情。怎么人类这么大了,还要吃奶的吗?他又想告诉原川这样是不对的,又贪恋那丝残存的快感。犹豫间,钻进后穴的手指变成了两根,来回进出着,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怪异感觉。

    第8章春梦一场【办公室PLAY(二)---初H

    勃起的阳茎探出了内裤边缘,濡湿的顶端在原川小腹肌肉上来回磨蹭,也就忽略了后方的怪异感。他一手扶着原川的脖子,一手移到下方,将整个阳具从内裤的束缚里解救出来,握在掌心里来回揉弄。好痒,好奇怪,好舒服。

    压在臀部下方的原川的阳物也笔直挺翘,硬邦邦一条肉虫觊觎着胡漓后方蜜穴。狐心浅薄,性瘾,二指并拢,几个逡巡来回,里面就泛出水花来。原川的大肉虫塞在胡漓腿根处,每一次摩擦就要把胡漓烫得喊出声来。进入的手指渐渐的变成了三根,左乳被吃得红肿涨大,一松口就又把嫩生生的右乳含了进去。

    不断涌出的前列腺液打湿了原川下体的毛发,弄得那片湿漉漉,亮晶晶的。慢慢慢慢的,后穴里手指的抽插让胡漓得了趣,随着进出的节奏上下摆动起来,他两腿分开跪在原川身侧,胸乳被人含在嘴里,屁眼里塞进手指,就这么赤身裸体的拥在一处,要多浪荡有多浪荡。

    他小时候见过狐族姨母就是这样和男人"打架"的。谁占了上风,谁就赢了。

    三指在谷道里揉捏,拇指勾勾绕绕的划过囊袋,搂着胡漓腰肢的手往下移,把两瓣紧实的屁股掰开,挺立的阴茎就猴急地往上顶。龟头热辣辣地蹭过大腿根处,在上面摇曳出一串湿痕。

    胡漓颤了颤,心里莫名有些慌乱,总觉得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掌控,可是他又贪恋此刻的温存舒暖,一时间竟难以做出决定。手指抽出,肠肉绵柔地缠绕上来。胡漓喘了一口气,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不明白为什么原川要把手拿出去,他哼哼唧唧地把屁股往下压,想再把手指吃进去,下一秒,一直觊觎在腿根的龟头就钻了空子,一举攻城略地。

    "不行,唔……"他挣扎着往上逃,什么亲亲什么舒服他都不要了。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男人入了自己的身子!他不是雌狐!不是!

    原川皱着眉头,低喘了一声,就算在睡梦中,阴茎被狠狠咬住的感觉让他飘飘然。他眼皮下的瞳孔剧烈地晃动着,几欲睁开,似乎是感受到怀里的人想要逃,禁锢住对方的手臂不断用力,同时下身向上顶,一寸一寸地将阴茎顶入胡漓体内。

    那一柄炽热的肉剑一点一点地打开了小狐妖的身子。

    "啊……"龟头蹭过肠肉的感觉太过清晰,似一把弯道,到最深处还不忘调整角度,撩拨藏在体内的骚软狐心。胡漓整个人后仰,露出光滑的脖颈,身体被男人的肉棒完全打开,甚至顶到要命的地方。原川放开被吮得一塌糊涂的乳首,继而一口咬在胡漓那小巧的喉结上。

    "不,不要……呜……啊啊……"就算是修炼成了精怪,作为一只狐狸,最柔软最要害的地方就是喉咙了,此刻被人咬住了,就只剩下了讨饶的份。

    原川掐着身上人的腰刚往上提了点,接着大力上顶,囊袋打在胡漓白生生的屁股瓣上,发出"啪"的清脆声响。这声咋一响,就好比打开了某种奇妙的开关,原川扒开胡漓股缝,就着两人坐着的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