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7
    势,上上下下入了起来。

    胡漓眼泪流了满脸,"嗯嗯啊啊"叫了起来。肉棒破开肠肉,一下一下狠狠顶在狐心,激得他双腿发软,几乎跪不住。前面的小肉棒不知道什么时候射了,弄得原川小腹湿答答的,每一次用力,腹部肌肉马甲线凸起,那些粘稠的精液流了下来,一直流到两人交合处,形成淫靡的水声。

    射过一次的小肉虫跟着身体晃动的节奏甩了两下,被后方快感刺激得一点一点重新涨大起来。

    胡漓屁股发酸,屁眼儿被肉棒撑开,连褶皱都被撑平的样子。他被得没有办法,只剩下张着嘴嗯嗯啊啊的劲,嘴里胡乱叫着"不行,不可以。"不行什么,不可以什么?他说不出口。

    那毒龙肉钻,每一次都能找到他最骚痒难耐的地方,狠狠地挠那么一下,再退开,勾得他欲罢不能,从内里传来的巨大舒爽让他忽略了屁股被撑开的痛,呻吟声也从艾艾的讨饶变成了甜腻的喘息。

    "嗯……好舒服,还要……啊啊……"他全身都汗涔涔的,屁股绷紧,大腿滑腻得几乎扒不住。原川的手指深陷肉里,在绵软的臀肉上留下清晰的指痕,偶尔情急,扬手便在胡漓屁股上拍一下,直拍得臀波荡漾。

    那一根大棒子在内里捣来捣去,在梦境里,原川拥有无穷的体力。胡漓跨坐在他的胯骨上,每一次撞击屁股就拍打在囊袋上,震得他两个屁股蛋通红。前列腺一次次被狠狠摩擦,酥麻感从尾椎骨一路攀升至后脑,连腰都微微发起抖来。

    被磨得狠了,一股激流直升脑内,胡漓难耐地收拢双腿夹紧原川的腰,脚趾头都蜷缩起来,想要咬牙扛过这次快感。原川胡乱地在他脸上亲吻着,找了半天才找到胡漓的嘴巴。舌头在紧闭的唇上来回舔舐着,一点一点撬开牙关,这才长驱直入。舌头勾住胡漓的,咂巴着,吸得人舌头发麻,配合着下身进出的动作,把胡漓的呻吟全部吃进嘴里。

    最后那几下,得又急又快,几乎要顶进身体内部。原川死死抱着胡漓,阴茎又入得很深,饱满的龟头抵住狐心缓慢地研磨了片刻,磨得胡漓几欲尖叫出声,挺翘的小鸡巴把精液小股小股地射得到处都是。他紧紧搂着原川的脖子,指甲掐得原川背上全是印子,好歹才没被高潮的快感冲击得晕过去。

    大脑里绚烂到空白,射过两次的肉棒有些发酸,当真缩成一条小肉虫,软绵绵地服帖着。在屁眼里兴风作浪的大肉棒还没有鸣金收兵,小幅度地颠弄着,胡漓又忍不住想要讨饶,"别,不,不要了,嗯……"他脸上都是水,分不清是泪还是汗,亮晶晶的,夺人心神的美。因了高潮,此刻脸还是酡红一片,睫毛湿漉漉的,一副被欺负得惨兮兮的样子,这样的讨饶简直助长了欲望,让人把持不住。

    原川虽然双眼紧闭,但仍旧能清楚地看见梦里的一切。少年唇红齿白,双目含春,整个人被情欲渲染得通红一片,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此情此景,埋在胡漓体内的肉茎又涨大了一圈,堵得满满的,马眼一开,热辣辣的精液不断地冲刷着胡漓的狐心,烫得他整个人不住地哆嗦。

    屁股绷紧,肛口死死咬住柱身,贪婪地把最后一滴精液也吞吃殆尽。胡漓被内射的精液激得神智不清,前端肉芽还来不及硬起,就被逼着吐出清液,小股小股的水流从软绵绵的肉虫顶端流了出来。胡漓坐在原川身上,下身吞吃着男人的下体,哭得惨兮兮的,好不狼狈。

    两人相连的地方湿漉漉一片,分不清是汗液还是精液,办公室里的窗户开了,凉爽的清风吹进来带走闷热和甜蜜的气息。原川射完以后,整个人身体后仰,重新躺回原处,怎么叫都叫不醒。胡漓两条小细腿发着抖,好半天才从刚才极致的快感中回过神来,恨恨地捶了两下原川,才两手撑着,颤巍巍地把体内的东西拔出来。

    软掉的肉棒尺寸仍旧惊人,带着大量的精液从胡漓后穴滑出的时候,龟头蹭过敏感肠壁,惹得胡漓又是一阵低吟。整个后穴被磨得发红发肿,肛口微微长着,并不能完全闭合的样子,无法留在体内的精液从小洞中挤了出来,流得满大腿都是粘稠白液。最后分离的时候,还发出清晰的"啵"的一声响,足足让胡漓红了好半天的脸。

    自己这么惨,始作俑者却还在呼呼大睡。胡漓拿衣服擦自己大腿的痕迹,想着要不要把原川打一顿。可是在梦里揍人,对方也无法感受到疼痛,他恨恨的想着,看我明天上学的时候怎么收拾你!

    第9章他屁股疼不跑!

    他每走一步,内里就感觉有连绵不绝的精液流出来。内裤湿得没法穿,牛仔裤勒得他又紧又痛,粗粝的布料随着走动来回磨蹭着红肿的穴口,连走路都只能一瘸一拐,惹得他又有点想哭。还是回去把原川揍一顿好了!才踢了两脚,就看见办公室内有个影子鬼鬼祟祟的。

    胡漓走上前去,一脚踢翻了椅子,把后面那个瑟瑟发抖的东西揪出来。那怪东西圆鼓鼓的,脸上两朵红晕,像是喝醉了酒,身体呈现黄粉交加的颜色,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两只小爪子捂着眼睛,后面的长尾巴蜷缩起来,盘成一个圆圈,圆滚滚的身子还在发着抖。胡漓捏住它的尾巴抖了抖,"什么鬼!"那东西"唧唧"叫了两声,眼泪汪汪的看着胡漓,每被抖一下,嘴里含着的东西就吐出来一点,身体上的黄色少一点,粉红色就多一点,吐了一地乒乒乓乓的玻璃球。

    球里闪着些光怪陆离的影像,胡漓随便捡了一个看,这一看顿时闹了个满脸通红!可不就是刚才他和原川"打架"的那些画面么!这简直不能叫做梦魔了!色魔!他恼羞成怒地抓住梦魔两只脚一阵狂抖,抖得玻璃球落了一地,那小魔物整个变成粉红色才罢休,这才扔到地上,命令道:"把我带出去!"梦魔好不容易吃进去的东西都被弄得吐了出来,吐出来的东西都不能吃了呀!遂背过身去以表生气抗议。胡漓才不吃这一套,他一脚踹过去,梦魔圆滚滚的身子在地上滚了两滚,哎呦哎呦的叫唤起来。

    “把我,带出去!”胡漓恶狠狠道,两颗犬牙闪着寒光。

    梦魔:“……”

    他们出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胡漓一言不发,埋头往前飞,刚刚施法术怎么弄怎么不灵,现在倒好了,想干嘛干嘛。出了梦境,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早就不见了,连大腿间的黏腻精液都不翼而飞。原本射在胡漓体内的精液在现实里全都被原川的内裤兜住了。

    只是,只是身体记住了被爱抚的感觉,不论是被不断吸吮的乳首还是扒开来挨操的屁眼,濡湿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