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8
    热的舌尖,火热滚烫的肉棒,直到现在他都还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孽根在身体里来回进去的感觉。

    他回到家里,虎今在自己房里呼呼大睡。

    完全不知道自己那“未成年的口粮”在别人的梦境里被人酱酱酿酿。

    胡漓一晚上没睡。

    第二天早早就到了学校,思忖着怎么给原川使绊子,他怀揣着小心思,一言不发地坐在座位上,连原川什么时候坐下来的都不知道。直到原川开始从书包里拿东西出来,他才一眨不眨地看着原川。

    原川被看得一阵无语,想了想说了声,“早。”才转过头去,继续整理东西。观其容貌神态举止,并无半分尴尬不妥,极其自然。相比来说,胡漓倒是被那一声“早”弄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胡漓“……早。”

    原川:“!”

    “你……你昨天晚上睡得好吗?做梦了吗?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吗?”他犹犹豫豫问道,要是原川说记得就扑上去把他的脸挠花!

    “没啊,我没做梦啊,一觉到天亮。”原川看了胡漓一眼,一本正经的拿出单词书开始背单词,谁也没瞧见他的耳朵尖尖红透了。

    “噢噢。”胡漓尴尬笑了两声,告诉自己,他不记得就好,他不记得就好,可是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里不高兴,连带着屁股也不高兴了,总觉得里面还塞着个什么!所幸生起气来!妈的,我这么难受,你却跟个没事人似的,想着想着就踹了原川凳子一脚。

    原川:“……”

    整整一天,胡漓都在生闷气,他自己尚且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别的人就更不知道了。他平日里人缘就不好,此刻没人搭理他,不知怎地,就更生气了,简直像一个恶性循环。

    下午有节体育课。

    胡漓屁股疼,手脚发软不想跑步,直接跟老师打了声招呼就坐到一旁看台休息去了,那里还有几个来了月事不舒服的小姑娘,见他来了,都爆发出小声的欢呼。帅哥虽然人不咋地,但是扛不住脸好看啊,只要胡漓不说话,乖乖当个花瓶,她们就很满意了。

    男生队里顿时爆发出不满的声音,有的甚至在嘲讽胡漓是不是也像女生一样痛经。胡漓坐在树荫底下,享受着凉凉清风,浑然不在意他们说了什么,原川倒是听不下去了。直接走过去拉起胡漓的一只手,“起来,跑步!”

    “不要!”胡漓“啪”地一下拍开原川的手,他屁股疼不跑!

    胡漓皮肤细腻光滑,因着天气闷热,手心暖烘烘的,还出了点汗。两人手相接的一瞬间,原川仿佛被电击中一样,讷讷的,有些困惑的看着掌心,这种触感跟梦里简直一模一样,即使被打开也浑然不觉。

    半晌后才重新抓起胡漓的手,把人拽起来,“不行!你身体这么弱!多做点运动对你有好处,起来和我一起跑步!”他把胡漓的手撰得紧紧的,像是生怕这人又从自己掌心挣脱开,不由分说地把人拉起来跑步。

    胡漓被扯得踉踉跄跄的,心里暗忖自己是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先是摊上一个不靠谱的“干爹”,又摊上一个和他处处作对的“同桌”,人生没有盼头了!

    第10章  电影院PLAY(一)手指调戏高H

    胡漓闭着眼睛,一步一晃地从空旷的校园大门往教学楼走,要不是虎今把他踢出来,他估计还能再睡上个三五小时。班上同学都坐着早读,他大咧咧地走进来径直想走过去坐下,原川伸脚把他拦住了,下巴一扬,"把垃圾倒了。"胡漓顿时就被气笑了,呦呵,老师都没发话,他居然敢叫自己倒垃圾,更何况他刚把面前这个人的"班长"职位挤下来,他有什么资格要自己去倒垃圾!他刚想发怒,就看见原川笑眯眯地撑着下巴说道:"作为班长,你当然要以身作则啊。这么多同学都看着你,等你作表率呢?"胡漓往身后瞄了眼,身后数十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看得他……

    也罢也罢,当了大王,也是得给小的们做点带头作用的。

    胡漓恶狠狠地瞪了眼原川,头也不回地去提垃圾桶了。

    原川被瞪了还笑眯眯的,也不知道是在发什么神经。

    到了晚上,胡漓就要去“报仇”了,他这么个锱铢必较的性子,白天受了气,晚上是一定要讨回来的。一回家,书包一扔,从笼子里揪出这几天吃他的梦吃得膘肥体壮的梦魔,用堪比地狱阎王的狰狞面孔,咬牙切齿道:“把、我、弄、到、原、川、梦、里、去!”

    梦魔捂住脑袋“唧唧“叫了两声,在空中打了个滚,就往原川家里飞去。

    夜空里,两条身影一闪而过。

    胡漓一睁眼,就看见前方一张巨大荧幕,四周黑漆漆的,他吓了一跳,正茫然四顾,就被身边的人抓住了手。

    “嘘!”原川转过头来对他说道:“安静点,电影马上就要开场了。”

    胡漓被这一声吓得够呛,梦里的人也可以讲话的吗?他屏住呼吸去看原川的脸,屏幕荧光闪闪映在原川英俊的侧脸,在上面平添了一层柔和的光。真好,原川眼睛还闭着,显然还在梦里。他抽了抽被原川握在掌心的手,没抽出来,脸就不知怎地变红了。

    电影院渐渐坐满了人,屏幕在短暂的广告以后,开始了正片。大抵是因为影片是原川自己的臆想吧,有些混乱不堪,看着看着胡漓就有点不知所云了。什么青年男子在打一个孩子啊,年轻的女人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啊,基调沉闷阴郁,胡漓也不大高兴起来。也有快乐的画面,一家三口在草地上放风筝,奔跑,脸上都带着笑。

    阳光!蓝天!草地!胡漓满意的点点头!他最喜欢在草地上打滚翻肚皮晒太阳了。

    他神情放松,整个人不自觉地向后仰,双腿大咧咧的岔开着,一不小心就被人抚住了裆部,隔着宽松的短裤,肆意揉捏着。

    胡漓的脸涨得通红。

    电影院里黑漆漆的,谁也看不见他俩的小动作。

    摸摸最舒服了,胡漓红着脸想着,忍不住把腿张得更大些,好让原川摸得更加顺利。

    小阴茎怯生生地立了起来,被运动裤和内裤压抑着,只在上面撑起一个小帐篷。渐渐的,胡漓有些不满足这样轻佻的爱抚了,忍不住跟随着原川的动作向上顶腰,意求原川摸得重些,再重些,止一止小鸡巴的痒才好。

    才挺了没两下,就听见原川轻笑,接着一只骨节分明微凉的大手钻进了松垮垮的短裤,先是在内裤上爱抚几下,把个内裤摸得湿了一片,便凑到胡漓耳朵边上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