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9
    道:“都湿了呢,我摸得有这么舒服吗?”说话间,舌头在敏感的耳垂上亲亲舔舔,“把两条腿都翘上来,踩在椅子上,让我摸摸小屁眼儿,看是不是也湿了……”

    他闭着眼睛,小声的说着诨话,转过头去,脸上清清白白一片,看起来一副认真看电影的正经模样,地下那只手却做着下流勾当。

    胡漓喘着气,被原川的话臊得全身发热发痒,特别是他的后穴,当真蠕动起来,吞吞吐吐的,好似真的流出水来。他悄悄地把腿弯上来,两腿大张踩在影院沙发椅上,兜头一件外套罩上来,遮住了两腿间的风光。

    原川拉着胡漓的短裤往下扯了扯,声音压抑低沉,还透着点撒娇的意味,“宝宝,把屁股抬起来一点,我脱不下来你的裤子了。”

    胡漓把屁股悄悄挪了挪,就立马被人扯着短裤连同内裤一起拉到了腿弯。

    灵活的手指拨开挺翘的小肉棒,一指沾了些微凉的液体,就这么送进了不断翕张的后穴。胡漓死死捂住嘴,涨红着脸看四周,生怕发出一点点声音吸引了观影群众的目光。脚趾头紧张地蜷缩起来,呜呜恩恩的,努力放松自己让那根手指进的更加顺利些。

    原川把两人之间的扶手抬起来,靠近了些,把微微发抖的胡漓圈进怀里,“小骚货,这么就受不住了,把我吸得这么紧。”他说着,手指在窄小的甬道里转着圈圈按摩着内壁,“把我的手指都泡坏了怎么办,嗯?”他咬住胡漓的耳朵,舌头色情的在耳廓里舔舐着,甚至模拟性交的节奏在耳洞里进出着。

    他到底知不知道犬科最最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耳朵了!

    胡漓两腿收紧,把原川的手死死夹在两腿间,更何况这个人还在耳边说些下流话,一时间不知道是捂自己的嘴还是捂原川的嘴了。还是捂自己的嘴吧!就算他们坐在最后一排,要是有人循着声音看过来就不好了,就好像……就好像今天白天全班同学看自己一眼……怪难为情的……

    这么想着想着,穴口咬得更紧了,小鸡巴痒得发慌,也不知道为什么原川这么喜欢玩自己的菊穴!好想让他摸摸啊!他喘着气,偷偷想把原川的手拉出来让他摸摸小鸡巴,后穴就被送入了二指!

    第11章  电影院PLAY(二)----高H

    那指法怪异刁钻,处处往他敏感点揉弄,时而并拢揉按狐心时而微开扩张甬道,底下传来咕咕作响的黏腻水声,即使被电影的背景音遮盖住了一部分,剩下的还是一声不拉的钻进了胡漓的耳朵里。

    他靠在电影院的沙发椅上,放浪形骸地让人亵玩下体,晶莹的肠液流了原川满手。

    “唔……”胡漓腰眼发酸,脚趾紧紧扒住柔软的沙发椅,在上面流下深深的指痕。

    “这么喜欢吗?小鸡巴痒吗?自己撸给我看,宝宝,我想看你自慰。”原川这混蛋搂着他,搂着他还不算,非要说些臊人的话。

    胡漓一手捂住自己的嘴,一手伸到盖在两腿间的外套下,先是碰到原川的手臂,瑟瑟了一下,才扶到自己挺巧的小鸡巴上。刚捏住龟头,就惊叫了一声,“啊……”却是原川入了三指,进进出出猛烈抽插起来。胡漓被手指操得腰发软,头胡乱地摆着,呻吟声滚在喉咙里,几乎要藏不住。

    原川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把头转过来,衔住了那哀哀叫唤的温软小唇,把个暧昧呻吟全部咽进喉咙里。舌头先是霸道地在口腔里扫荡了一圈,一一舔过贝齿,勾弄上颚的时候,痒得胡漓全身发颤,犹如打摆子一样。他尚且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手便摸上了肉棒,跟着原川的节奏,就那么上上下下的弄了起来。

    “小骚货。”原川咬了下胡漓那被自己亲得水光潋滟的嫩唇,心满意足地看着对方在自己怀里软成一团,浪出水来。

    胡漓脑袋已经成了一团浆糊,如若是往常有人这样说他,他必定整得那人哭爹喊娘。此刻爽得头皮发麻,原川讲了些什么,他倒是听不清了。

    粗粝的舌头在柔嫩的上颚皮肉上刮来蹭去,上头是连绵轻薄的吻,下头却是狂野热辣的进出。一时间,胡漓被激得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泪珠儿顺着脸颊滚滚下落,滴到原川脸上,洇得两人脸上湿漉漉的,到分不清是汗还是泪了。

    胡漓的手不知不觉勾上了原川的脖子,他的舌头被吮得发麻,后穴又热又胀,几次都爽得想大声尖叫,却都被原川用口舌堵上了。那三指按在狐心上,一顿碾压揉按,勾在原川背上的手用力抓紧外套,阴茎便一股股射出白浆来。

    “哈……啊……”好不容易松开了吻,胡漓也只剩下了喘气的份,太舒服了,进原川的梦里面原来是这样一件舒服的事情。他又抬眼去看原川,对方也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眼神阴暗、欲求不满。看着看着,不免对这个伺候自己的下等人心生点点好感,罢了!给他一点奖赏吧!这么想着,便捧住原川的脑袋啄吻上去。舌头在唇上蹭来蹭去,连唾液也吝啬给予。

    原川把后穴里被吃得紧紧的手指拿出来,手指微微张开,微弱的灯光下,还能看见牵连在指间的银丝,“宝宝好厉害哇,后穴都出水儿了。”他说着,就拿那沾了温热液体的手去摸胡漓的脸,在那细腻光滑的肌肤上蹭下条条可耻的哼唧。

    “你!”胡漓生气地瞪过去!这个愚蠢的下等人怎么敢这样对他!反正他也爽完了,准备翻脸不认人了!就被原川整个抱起来,放在自己家大腿上,惹得胡漓一阵惊呼,更是惹得前面观影的群主频频回头看过来。

    胡漓涨红了脸,小声对原川道:“你快放我下来!”

    “嘘!小声点!”说着却是牛头不对马嘴的话,“你想让这些人看全程吗?”原川双手从后面绕过去,钻进睡衣里,顺着还在微微发颤的腰肢一寸一寸抚摸上去,指头夹弄着刚刚因为高潮而挺立起来的乳头。

    “你不要了吗?”他问的委屈又婉转,还带着点孩子气的撒娇。热气全都喷薄在胡漓的脖颈间,烫得那一小片皮肤细细麻麻地起了鸡皮疙瘩。胡漓的裤子已经被他完全拨干净了,上面只留一件盖在腿间的外套,上面也被刚才的射精弄得湿漉漉的了。他隔着那层绵薄的布料,用火热硬挺的巨物去顶弄胡漓光溜溜的屁股蛋,甚至想要挤进股缝里,照着那淌水的红肿穴口一下一下撞击着,仿佛已经进去了,“可是你屁眼儿里流的水,把我的裤子都打湿了,怎么办,你要怎么赔我。”

    无耻!混球!无赖!衣冠禽兽!胡漓被他撞得浑身发软,说不出半个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