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12
    我说要你学习人类的日常生活行为习惯,你倒好,给我学到人家床上去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胡漓只感到周身气压很低,百兽之王的气焰一开,胡漓恨不得跪下去,好歹脸颊肉被揪住了,他就是要跪也跪不下去啊。

    “我没有。”他有些愤愤,莫名还有些心虚,反正死无对证,他也不怕什么。

    虎今眼睛一眯,“你没有?那就是他强迫你的咯,那我去给你报仇。”他说着松了手,装模作样的就要往教室里走,胡漓把他的手一拉,“不要。”

    陆晓晓激动地猛戳原川的背,“你看呐!手拉手了!”

    原川皱着眉头低声说了句,“我看到了。”语气十分不善的样子,他想到那些传闻,想到虎今骚包的轿车,想到班主任办公室里看见的那一幕,越想越觉得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十分碍眼。

    胡漓真的像传闻那样……吗?他怀疑惶恐心绪不宁,恨不得拉住胡漓好好问问才好,但是他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去质问胡漓呢?

    正想着,胡漓推门而入,气鼓鼓地瞪了原川一眼这才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却是刚才那句“不要”,让虎今转变了态度,窥伺了自己的内心。要不是看在原川在梦里把自己伺候得那么舒服的份上,原川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还用得着虎今动手?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想的嘛。

    陆晓晓钻过来问道:“胡漓,你干爹今年多大啊?”几个月下来,这姑娘倒和他们混得火热。

    多大?千八百岁的,只怕比这世界上的龟仙人还长寿些,说出来吓死你们,就连他自己都快有一两百岁了。看虎今那样子,说他是五十多岁的老头,都是没人信的。

    “二十八。”胡漓拍板了。

    “你干爸只比你大十来岁?”陆晓晓震惊了,“你们生活在一起么?这算是你哥哥吧!”

    “是啊。”胡漓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我无父无母嘛,所以是我干爸养我呗。”

    他说的轻巧,听的人可是倒抽一口凉气,这什么情况?这又是什么复杂的关系?

    陆晓晓拍拍胡漓的肩膀,“还好你是个boy,不过你干爸那么帅,搁我我也乐意啊。”

    “???”胡漓不明白。

    原川倒是一副老大不高兴的表情,“别说了,背书!”

    陆晓晓嫌恶地看了一眼原川,对胡漓说道:“别理他,他最近发神经。”随即又兴致勃勃道:“那你有干妈吗?”

    得了吧,还干妈,这傻逼老虎平日里连个朋友都没有,更别提有人愿意和他双修了。胡漓老老实实说没有。

    这一声没有,把陆晓晓萌了个彻彻底底,“天哪,”她高喊,“钻石王老五攻X高中生傲娇受,嘤嘤嘤。”

    “闭嘴吧,陆晓晓。到时候运动会没人报800米,我就推荐你。”原川威胁道。再说下去,他就要被自己的想象力打败了。

    哪知陆晓晓充耳不闻,只惦记着要和胡漓套套近乎,“胡漓你运动会报什么项目?”

    胡漓眼珠子一转,手指原川,“他呢?”

    陆晓晓“嘁”道,“有人就是这么走运,他要去广播台念广播稿,哪像我们这种平民还得在太阳底下晒着做运动。”

    胡漓说道:“那我也要去广播台。”

    原川和陆晓晓都表示不太相信,然而事实证明,他们真是太年轻。

    第15章接个吻吧!

    运动会当天,原川没有去教室而是直接去了校广播室。他声音好听,天生一副播音腔,声音随着麦克流出来,能把人酥掉半边身子,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低音炮,故而早早就被选进了校播音室。

    时间尚早,播音室里空无一人。原川打了个呵欠开始调整麦克,等到运动会以后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播音稿被送进来,到时候可有得忙了。他这几天睡得都不怎么好,连胡漓都很少出现在自己梦里了。他每天晚上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胡漓出现,连带着自己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他又打了个呵欠,接着又来了三人,播音室的人算是来齐了。正当大家撸袖子准备干活的时候,播音室的门又被打开了,负责学校文艺体育的老师走进来,错开半个身位,露出身后少年漫不经心的脸。

    那老师拍拍巴掌道:“今天是场硬仗,同学们辛苦了,我担心人手不够,因此带了位小同学来帮你们。这是胡漓,好像和原川是一个班上的吧,大家互相照拂,等会中午会有人送饭来的。”他朝胡漓接着道:“你就坐原川旁边吧,看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胡漓点点头,那老师就走了。

    原川咽了口口水,目视着胡漓坐在自己身边,他沉默了一会才道:“嗯……你坐一会,等会有事我再喊你。”胡漓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那神态简直就是在说,“就算是有事,你也不能叫我。”

    大抵是平日里在学校风评不太好,虽然长了张人见人爱的脸,但其他人都只偷偷打量了他一眼,并没有人上前跟他搭话。胡漓坐了会就觉得无聊,站起来在狭小的播音室里走来走去,一会看看麦克风一会看看控制台。

    原川熟练地把一张光盘放进碟机里,随即开始播报今日事项。胡漓听得好奇,索性直接坐在原川身边不动了。把原川弄得那叫一个紧张,讲话都有些磕磕巴巴的,弄得旁边调音的同学看过来好几次了。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总是想在在意的人面前露一手,显得自己有能力有实力,可往往越是在意,就越是容易出错。他已经暗暗懊恼好几次自己的失误了,可是往旁边看一眼,胡漓的目光却被别的事物吸引了,一点都没关注的样子。

    他又忍不住把自己和胡漓的干爸比较起来,竟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你……”

    胡漓闻声看过来,觉得真是无聊透顶了。他起初还觉得校播音室是个好好玩的地方,来了以后才发现真的是无趣极了。相比较之下,那些在运动场上奔跑跳跃的身影倒是比这里好玩多了,陆晓晓原来是个大骗子。

    还有面前的这个人,明明想问些什么,怎么自己一转过头来又不问了。他看了原川看了半响,恨不得要在原川脸上看出朵花来,直把原川看得两家绯红,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才翻着白眼把目光放在运动场上。

    无聊到要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眼睛滴溜溜转,一会这个同学身边坐坐,一会另一个同学身边看看,本就一张面若桃花的脸,还没说几句呢,那些个小同学脸就红得跟个什么似的,半天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