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13
    一句话来。

    胡漓挑眉正想发火,倒是原川先看不下去了,“胡漓,过来,帮我看下稿子。”

    胡漓就不情不愿地坐过去了,把那沓稿子翻得震天响,嘟囔道:“这有什么好看的?”他抬起头一看,却见原川的耳朵也红了,比旁边那些同学红得更彻底,他便起了逗弄的心思。

    拿着一张单子,故意上前凑得很近。上次在梦里,胡漓就发现了原川的耳朵很敏感,吹一口气,舔一舔,对方就能激动半天。他忍不住贴着原川的耳朵道:“这张稿子看起来很不错啊……”话还没说完,原川就捂着耳朵躲开了。

    胡漓抱着肚子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又笑不出来了。

    只见原川两眼含着春水,脸颊绯红,怎么看怎么像情动的样子。

    胡漓咽了咽口水,怎么办,他快要忍不住了。

    伸手在背后偷偷捏了个法诀,想要把里面的人赶出去,可是念到一半才记起来法术对学生没有用,他想到早上把自己带来的那个老师,施法对象就换了。

    约莫十来分钟后,便有老师来敲门,将其他三名学生都叫了出去,门应声关上,施法落了锁。空空荡荡的校广播室内只能听到机器运转的声音,以及两人紧张的呼吸原川是因为独处而心跳加速,胡漓……胡漓却是动了歪心思。

    他伸手招来梦魔,只要一点点粉末就能让原川沉沉睡去,要不是不能对学生施法,他早就布置幻境了,哪里要这么麻烦。

    眼看着原川揉了揉眼睛,趴在桌上睡觉,他那色情的小肉棍早就按捺不住撑起帐篷了。

    “叫你平常欺负我!”胡漓掐着原川的脸颊肉不放手,一松手就看见白嫩的脸蛋上出现一个手指印,慢慢地胡漓的目光就被原川的嘴唇吸引住了。他凑过去,在原川脸上嗅来嗅去,能闻到若即若离的茉莉花的气息,胡漓表示很满意。

    接个吻吧!

    他嘴唇印在原川唇上,柔嫩的四瓣嘴唇相贴,光是舔弄已经不能让胡漓满足了。他跨坐在原川身上,一手捏着原川下颚,将自己的舌头伸了进去。这下算是喧宾夺主了,胡漓有些得意洋洋地想道。前几次都是自己被原川亲得气喘吁吁,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当然要一次性讨回来啦!

    他在原川口腔里上下扫荡,舌头尽量钻到任何角落,亲着亲着又觉得有些累了。

    第16章  广播室H(一)____让我入进去一

    他吻得生涩毫无章法,应付任务似的在原川口腔里舔来舔去,只是撩拨了一会没有生气地舌头,就……真的生气了。

    胡漓恶狠狠地咬了咬原川的下唇,急切地用隆起的胯部磨蹭原川的下体,得不到一丁点反应。这还有什么乐趣可言?他烦躁地扯了扯衣领,召唤出了小梦魔,指了指睡得死气沉沉的原川,咬牙切齿道:“把他,给我,弄醒!啊,不!让他以为现在是在做梦!”他每说一个字,就弹一下梦魔的脑袋。

    小梦魔抱着脑袋“唧唧”叫了两声,打了个滚就又消失不见了。

    原川慢慢张开了眼睛。

    他入眼便见胡漓跨坐在自己身上,神色茫然惊讶,刚想说点什么,就被胡漓捧住脸吻上了。

    又在做梦吗?他迷迷糊糊地想,张口接纳了伸入的柔软香舌。管他的呢,就算是做梦也好,他巴不得天天做这样迤逦糜烂的梦。原川两手抱住胡漓腰身,双手顺着敞开的布料往里摸去,腰间嫩滑细腻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再往下一点点还能摸到两个浅浅的腰窝。

    他的指尖出奇地热。

    每一次抚摸都烫得胡漓颤抖不已,他只能更深更深地张开怀抱拥住原川。

    香甜的气息在两人鼻尖来回逡巡。

    舌尖划过贝齿,不断逗弄着胡漓的舌尖,来不及吞咽下去的唾液顺着嘴角,在浅色的衬衫上洇成一个深褐色的斑点。那大手摸够了腰肢,在股缝间粗鲁地磨蹭两下,就伸到了秘密地带。

    “唔!”胡漓挺了挺身,内裤勒得他勃起的肉茎有些难受。他伸手从身后拉出原川的一只手,牵引着来到身前。直到这时才松开胶着的四片唇瓣,“摸摸我。”他红着脸道。说完后又立刻黏黏糊糊地亲上去,舍不得结束这甜蜜的亲吻分毫。

    原川无声的笑了。

    梦里的胡漓比平日的胡漓更加坦率、惹人怜爱。双眼里掩藏不住的灼人情欲,看得原川心都化了,忍不住就想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为他服务简直是荣幸啊。他啃咬着胡漓的嘴唇、下巴,湿漉漉的吻让空气中暧昧的气息更加浓郁。

    一手拉开胡漓的短裤,让一直被束缚的小肉茎得以探出头来,他用食指和中指夹着敏感柱体上下套弄,从铃口涌出的粘液粘了他满手;一手绕到胡漓身后,撩拨着尚且羞涩紧闭的入口。

    这么一点点的快感根本不够!

    胡漓急切地随着原川的动作向前挺动着,让小鸡巴在原川温暖的大手里来回摩擦,一面又惦记着被人入了后门的快感,时不时向后压下去想要把作恶的食指吞吃下去。

    “脱掉……”他趴在原川耳朵边小声说道,“把我的裤子都脱了,还有衣服……唔……”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双手插进原川发间,说话的热气尽数喷洒在原川的耳畔,原川几乎立刻就硬了。

    他红着眼睛,几乎是恶狠狠地盯着胡漓看,看胡漓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心。

    坐在身上的那人,微垂着眼睑,因为害羞,连鼻尖都红成了粉嫩的一团,穴口若即若离的吮吸着徘徊不入的手指,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情欲。胡漓感受到原川的勃起,一面得意着,觉得不是自己一人这么狼狈,一面又迫切着,为什么原川还没有动作。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在原川脸上不断亲吻着、舔弄着,咬着原川的下唇,含含糊糊又羞羞答答地问道:“为什么不继续了?”

    “你喜欢我吗?”原川捏住胡漓的屁瓣,两手包裹着白嫩的臀部,来回揉捏拉扯,隔靴搔痒着,偏偏不给胡漓个痛快,好像非要胡漓说个明白。

    胡漓咬着唇,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像是撒娇又像是小兽在生气。原川左等右等,胡漓就是不说话。他看着面前人艳丽的脸,心里暗想着,他为什么要和梦里的人较真呢?他几乎都要放弃了,胡漓搂着他,胯部恶意碾压着原川勃起的肉棒,弄得两人都气喘吁吁才小声说道:“喜欢的。”

    他喜欢这样黏腻的吻,喜欢这样肌肤相亲,喜欢这个人给自己带来的欢愉。

    还……还喜欢这个人。

    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