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14
    川几乎是立刻就抱着胡漓站起来往前走去,他的指头深深掐进胡漓的臀尖,掐得胡漓几乎疼出声来,下一刻便把人放在了广播室的桌子上。

    屁股刚一接触冰凉的桌面就把胡漓激得浑身发抖,还来不及说什么,裤子就被人扒了。光溜溜的两条小腿在空中晃荡着,脚踝处还勾着他的条纹内裤,要掉不掉的样子。

    原川走上前去,几乎是凶狠地粗鲁地啃咬着胡漓的嘴唇,他将胡漓两腿分开,露出含苞待放的菊穴以及怯生生的小肉棒。原川食指并着中指在紧张地开开合合的穴口处随意地撩拨了两下,连裤子都来不及脱掉,挺着怒张的性器就想往里捅,刚入了一个头,胡漓就扭着身子喊疼,拧了那么一下,刚插进去的龟头就滑了出来,原川便气急败坏地去抓他的脚。

    胡漓简直要被这样的原川吓坏了。

    刚才那一下,胡漓感觉去了半条命,就算他们狐族本性淫,也挨不住这样生插硬上啊。最柔软的地方被那样捅了一下,他甚至觉得自己要被撕成两半。

    “不要!”胡漓扭着身子,一手捂住自己的后穴一手撑在桌上,两腿在空中胡乱扑腾,就是不让原川进他身子。他力气大得,原川几乎抓不住,末了,两人都弄得气喘吁吁的。原川使了蛮力,把胡漓整个搂在怀里,下手揉弄胡漓刚刚因为疼痛而软下去的小肉虫,黏腻喊道:“宝宝乖,让我入进去一,一就不疼了。”

    第17章广播室PLAY(H)--------咬!

    胡漓说不出好,也说不出不好。他的手半掩着下体,虚虚挡着,阻碍不了原川的攻势分毫,只剩下张着嘴细细呻吟的份。到最后,连那半拢着的手也被拨到一边,敞开了身子供人享乐。

    原川到底是不舍得粗鲁对他。

    他摸了摸胡漓的脸,继而是下巴,喉结,赤裸裸的胸膛。两指在因为情动而硬起来的小乳头上捏了两下,直捏得胡漓哀哀叫唤才放过了他,专心致志地撸动着胡漓勃起的硬物。那小东西勃起后长度和他巴掌差不多大,柱体颤动着,马眼徐徐出着精,显然是快不行了。

    阳具不行了,阳具的主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胡漓赤身裸体地躺在冰凉的桌面上,那桌子都快被他周身起的"火"点热了。他岔开着两条腿,模样乖顺地软在那里,看得原川简直是欲火焚身。嘴里叫着,腰肢扭着,得趣得紧了才坏脾气地掐住原川的手腕,想让作恶的人停一停。

    原川哪里停得下来?!面前的人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光滑的白色肌理泛着光,小腹抽搐着,汗涔涔的,凑近了些才听得清身体的主人在说些什么。

    "好舒服……嗯……要出……出来了……"他到了极乐,抓住原川的那只手越来越用力,眼见着就要登上高峰,原川却把手撤了。

    这种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滋味可把胡漓难受坏了,他无意识地挺着腰,迷茫地张开眼睛,像是在询问为什么不继续了。接着,就看见原川拉开他两条腿,对着生龙活虎的小鸡巴含了进去。

    几乎是同时,胡漓尖叫起来,身体弹跳坐起,抗拒地想要推开原川的头颅。

    不!不可以!他会受不住的!

    他拼命地想要并拢双腿,可是要害已经被人纳入嘴里。原川邪笑着,对着敏感得不得了的龟头重重一吮,胡漓就尖叫着射出了今天第一股精,喷了原川满脸。胶浊的半透明黏液顺着原川的脸往下落,他伸手刮下一点,又探出舌尖点了一下,才笑道:"真浓。"胡漓软倒在桌上,身体还因为极致的欢愉发着抖,他捂着半张脸,抽抽噎噎的,不敢去看原川的表情。怎么办啊,他哭唧唧的想着,又愧疚又羞耻还委屈,一方面痛恨自己的浪荡一方面又委屈着为什么原川非要这样欺负自己,非要看自己出丑才罢休。

    "哭什么?"原川凑上来拉开胡漓的手,他的手指眷恋地撩拨着胡漓尚且半软的阴茎,将脸搁在胡漓颈窝处撒娇般地磨蹭着,"你不舒服吗?我看你很喜欢的样子啊。"他舔掉胡漓脸上湿漉漉的泪珠,咂摸下嘴,继而虔诚般地吻了下去。

    吻那瘦削的下巴,吻那小巧的喉结,对着刚才被揪得红艳艳的乳头一阵啃咬,然后才顺着腹部滑下去,"再来一次好不好?"还没等胡漓回答,就又把半软的小肉棒含了进去。

    胡漓简直没眼看。他半眯着眼,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胯间原川毛茸茸的脑袋。双腿被架在那人肩膀上,半软的性器被一点点地吸得发硬发烫,流出的精液全被卷起的舌尖尽数舔去。

    太……太舒服了,太厉害了。他的眼里不可遏制地流出生理性的泪水,因为欢愉,双腿战战,忍不住把原川脑袋夹住了。他伸着细长的脖子,嘴里呜呜叫着,手探下去插进原川发间,受不住似得挺着腰。

    不知是原川太过厉害,还是胡漓自己本身太过敏感,这种甜美得令人恐惧得性快感犹如毒蛇般占据了他整个颅内。所以即使嘴上说着不行不可以不要,但身体却诚实地打开自己,目睹着自己的性器进出于青年红润的唇间。视觉触感双重刺激下,胡漓脑袋里成了一团浆糊,他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只知道抓紧这个给自己带来欢愉的男人。他就是漂泊在渺茫大海里的一叶孤舟,原川就是唯一能救他的藤蔓。

    "啊……啊……不……啊啊……"到最后,他嘴里只能发出单音节的呻吟。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表情似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又似感受到恐怖的欢愉。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就连后穴里被插进去了三根手指头都不知道。

    "原川……够了……够了……啊……快停下……我要……我又要射了……啊啊……"他瘫软着四肢,无力去阻止埋首于他下体的男人,身体过电般地抽搐着,陌生的情潮冲刷着这具年轻的身体。小鸡巴被吸得发麻,他一脚踩在原川的肩膀上,哭喊着射在了原川的嘴里。

    "哈……啊……"胡漓喘着粗气,享受着高潮的余韵,眼眶里盛满了水,不知道是汗还是眼泪,他的视野里模糊一片,连动手擦擦脸的力气都没有,就感觉后方入口贴上了一个柔软滚烫的东西。

    第18章广播室PLAY(三)____性事即战争

    他起初以为是原川的肉棒,呜呜咬着手臂准备迎接破身的那一瞬痛楚,可等了半响,那滋味甜美得让他几欲咬下一块肉来。那怪东西似蛇似活鱼,灵巧地在穴口扭动着,熨帖着每一处褶皱,甚至时不时地从缝隙里钻进去,逗弄那些等待已久饥渴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