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15
    的嫩红肠肉。

    什……什么怪东西!

    胡漓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可他全身被弄得软了,快感顺着尾椎骨一阵一阵往上涌,激得他头皮发麻。“原川……啊……啊……”到了现在,他哪能不知道那怪东西是原川的舌头!

    原川双手扒开紧致的股缝,把那柔软的嫩穴最大限度地暴露在自己面前。他嘴里含着胡漓刚出的精,一小股一小股地往肠道里哺着,舌尖戳刺着,做着润滑。来不及被屁眼儿吞进去的精液顺着股缝流在了桌子上,要多淫靡有多淫靡。

    胡漓这下子把嘴巴堵上都堵不住呜呜的呻吟声。

    阴茎射过两次以后,在短时间内根本硬不起来。他只觉得麻觉得痒,抓心挠肝的,身体里长了根小羽毛,呼哧呼哧地刷着他的血肉,痒得脚趾头都蜷缩起来。可还是流了水,一小股一小股地从软绵绵的性器里流出来,分不清是前列腺液还是尿液了。

    再这样下去身体就要被玩坏了!

    他呜咽着哆嗦着直起身来,腰发着抖,屁股羞得通红,抗拒般地推搡着原川的脑袋。他这样一动手,惹得原川不满意了。两手搂着胡漓的腰臀往前拖了拖,肥嫩的臀肉磨蹭过冰凉的桌面,而后大半个屁股都悬在外面,倒是更加方便了原川的动作。他用鼻子顶弄着胡漓的囊袋,舌尖一刻不停地撩拨着,把那些粉嫩褶皱舔得亮晶晶的。

    “不要……别……别舔了……唔啊……”胡漓哭喊着,怕是还没习惯这滋味,只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骚浪地出着水。他的身体倒是比嘴巴诚实得多,整个臀部下压,肠道绞着探入的舌头,十分不舍的样子。

    原川吃了片刻,便觉着舌头被缴得越来越紧,按照着往常,怕是胡漓爽得很了,他模拟着性器进出,戳刺了几个来回,舌尖就尝到了一点甜。他咂摸了两下,觉着有些不可思议。他用中指捅进去开拓了会,继而用大拇指扒开细缝,舌头往里钻了两钻,真的淋到了一股子甜。

    他有些惊喜地吻了吻半开的菊穴,“宝宝,你出水了。”一抬头,却见胡漓仰着脖子,露出光洁的下巴,他两手揪弄着自己的乳头,一副不能言语的样子。

    胡漓爽到了极点,才会仰着脖子啊啊叫,性器流着水,他真的害怕自己会当场尿出来。只好忍着羞耻岔开双腿往后仰,两手抱着自己的腿,把翕张着的小屁眼儿送到原川胯下,对着滚烫硬起的阳具磨了两下。本想撩拨撩拨原川,没想到把自己撩进去了。吞吃进去的那么一点真的不够,更别提滚烫的龟头碰到被舔得发骚的肛口,能烫得他浑身激灵。

    “进……恩……进来……”他咬着唇支支吾吾地说着,脸上粘了些汗珠,双颊飞红。原川忍不住凑上去亲胡漓的嘴,手还抓着胡漓尚未完全勃起的肉根,“你还没硬怎么办?”

    胡漓搂着原川的脖子,亲亲密密地在他脸上吻着,“没事,我……我想要你。”

    他都射过两次了,原川还硬着,再玩下去,还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他怕自己丢盔弃甲,怕自己在原川面前狼狈不堪,就算是原川认为这是在做梦也不要!

    他黏糊糊地用自己沾满了液体的下体去蹭原川勃起的鸡巴,急切地小猪仔般地哼叫着。原川咬着他的耳朵,把胡漓两腿环在自己腰身上,扶着粗壮的阳具,一点一点了进去。

    “嗯……好胀……啊啊……”刚刚还被温柔对待的菊穴哪里受得了这个,只入了一个头,胡漓就喊起疼来。他紧紧抓着原川的背,在光裸的肌肤上掐出月牙型的印记。这点痛对原川来说简直是微不足道,却更激烈地刺激起原川的性欲,他紧紧抱着胡漓,像是要把他嵌进身体里,下身蛮横地一挺,只听胡漓“嘶嘶”吸着气,那物件就整根没入了。

    原川不动,留恋地吮吻着胡漓耳后的那一小片皮肤,等到胡漓用后穴夹了他一下,才小幅度地挺着腰。他们抱在一起,小幅度地晃动着,像是在灯光下跳华尔兹的情侣一般。

    “舒服吗?”原川低声问道。他的声音里饱含着情欲,咋一听很有些沙哑性感的味道。胡漓把脑袋搁在原川肩膀上,手指抚摸着月牙印记。两人赤身裸体贴在一处,彼此硬起的乳头刮蹭着,有种说不出的奇妙的迷人的感觉。

    胡漓没有答话。

    原川没有一上来就大开大合地干,反而把自己深深埋在胡漓身体里,龟头抵着狐心,碾压着磨蹭着,撩得胡漓瑟瑟发抖。不争气的阴茎在这样温情的律动中又抬起了头,硬邦邦地戳在原川的腹肌上,诏示着身体的主人是多么的欢欣。

    原川感觉到了。他用拇指按摩着胡漓的铃口,调笑道:“宝宝,这么舒服吗?”

    他那副掌控整场性事、高高在上的姿态让胡漓一阵窝火,抿着唇咬着牙,后穴狠狠“咬”了几下,“咬”得原川猛吸一口气,鸡巴滑出肉穴,再猛得顶进去,干得胡漓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场战斗,到底还是胡漓输了。

    第19章  事后双双脸红!

    被操得狠了,屁股里很是不舒服。胡漓状似乖乖地坐在凳子上,实则苦不堪言。刚才他只不过是夹了两夹,就被原川扒着两片屁瓣,从下往上狠狠贯穿。敏感柔软的内里哪里受得了这个?被火热滚烫的肉柱在里面磨过来蹭过去的,龟头破开狭窄肉径,一次一次准确地往狐心上顶,爽得胡漓屁股都出汗了。可是,当时爽是爽了,爽完以后呢?

    他愁眉苦脸地挪了挪,大半个屁股悬在板凳外面,让被磨刀红肿的肉穴得以喘息,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刻趴在广播室的桌子上睡得正香,嘴边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哪里还有半点先前折磨人的凶狠模样。

    是的,没错,他们妖精打架完了以后,原川就睡着了。他不记得自己到底射了多少次,也就更不知道原川射了多少在自己屁股里。只知道他觉得自己受不住了的时候,赶紧把人弄睡着了。屁股里黏黏糊糊地全是精,从桌上跳下来的时候,他甚至双腿一软就要跪下去。

    他施了法把房间和两人身上都弄得干干净净,又开了窗,想尽办法驱散了刚刚激烈情事的气味。这才咬着牙,扶着腰,战战兢兢地坐在椅子上,等待原川醒来。原川眉头舒展,面带微笑,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美梦”,半点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他这么难受,原川却舒舒服服地睡着!

    胡漓一步一挪地走过去,先是观摩了一圈,确保没有露出半点蛛丝马迹,才抬脚毫不客气地踹了过去。他这一踹,又连忙收回脚,不知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