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17
    头却是一张不认识的朝气蓬勃的脸。那男生身量高大,和原川有的一拼,此刻脸上挂着纯真的笑容,活脱脱像一只等待接受主人褒奖的金毛巡回犬。

    胡漓楞了一下,“哦”了一声,身为妖精他还没习惯接受除了原川以外的人类的善意。那声“谢谢”含在嘴里,到底是因为羞涩,有些难以启齿。不能用法术,反正他自己拿着也挺累的,既然有人愿意拿就让他拿呗。

    两人并排走着,才走了没多久,就听见有人从后面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喊着胡漓的名字。他便停了下来。声音的主人跑过来,却是原川,他跑到那高大男生身边,接过了男生手中的凳子,“谢谢你啊,我来吧,我跟他一个班的。”

    那男生迟疑了一下,抓着凳子的手有些不舍,两人便拔河似的站着。站了一会,胡漓倒是不耐烦了,谁爱要那凳子谁要吧,这太阳大得晒死人了,二话不说就往教学楼走。那男生最后没有办法,还是松了手,对胡漓说了声再见,便跑走了。

    原川站在主席台的时候就一直盯着胡漓在看了,到了散场,便见着胡漓孩子气地踢了一脚凳子,又认命般地提起来,他觉得好笑极了可爱极了。还没笑两声,就看见有个高大的男生跑过去自告奋勇地帮胡漓拿凳子,而且胡漓居然还不拒绝!

    要知道,平时谁要是碰了胡漓的东西,胡漓那样子恨不得当场让你死!也只有原川敢拿敢碰敢用,可是今天……他嘴绷得死紧,在人海里一路连撞带跑才奔过去把那男生挤走了。

    不舒服,心里就是不舒服!

    但你要他问胡漓为什么让那个男生帮忙拿凳子?那个男生是谁?你们认识?他也问不出口。一来,他们只是同桌,他没有这个立场;二来,这岂不就是昨天自己脑补的胡漓的干爹?!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

    等进了教室,原川一拉抽屉,从里面哐里哐啷地掉出来一地信封。粉红色的,上面还画着爱心,谁看都知道是什么。班上顿时就炸了锅,挤着推搡着聚拢着,就要围过来看是哪些女孩子给咱们班的前校草写情书呢!噢,是了,之所以是前校草,就是因为胡漓来了成了新的校草呗。怎么一个运动会,前校草风韵犹存,死灰复燃了!

    他们知道那些是什么,胡漓可不知道。见大家都抢着要看,难免起了点好奇心,从缝隙里随便抢了一张撕开来看。原川本来被同学们闹着,有些不好意思,有些脸红,嚷嚷着想把情书抢回来,不让他们看!可见着胡漓手上也拿了一张,顿时更尴尬更着急了,生怕胡漓误会了些什么,但又隐隐期待着胡漓看了信以后的表现。

    眼见着胡漓脸黑了,原川脸更红了,还能为什么,兴奋的呗!

    第21章老子看上你了!

    一整天,胡漓没有和原川说一句话。

    起初原川觉得胡漓不高兴了,心底里还是有点暗爽的,但是一整天都不理人就不好了嘛。他咬着笔,思忖着该如何打破这个僵局。是当着胡漓的面把这些信都倒掉好,还是当着胡漓的面把这些信都撕掉好?他权衡着哪种方式比较柔和不必伤那些女孩子的心,又能够表明自己坚定的决心。

    他想着这些,胡漓跟他想的可不一样。他脑海里回忆着刚刚看到的书信上的话,那个女孩子也说了喜欢。喜欢什么呢?喜欢原川吗?这个喜欢和原川在梦里说的“喜欢”是同一个意思吗?那个女孩子也想跟原川做他们在梦里做的事?

    想着想着,胡漓心里腾升出一种不行不许的愤懑感。下意识地觉得原川和他妖精打架富过了就不可以再和其他人打架。这种占有欲伴随着一种不知名的情绪不断攀升,他以为那是愤怒,可尝着尝着,心里就泛起了一点苦。就是这点苦,叫他心中酸涩难耐,牙龈痒痒,握着笔的手那么一撇,就把一支水性笔活生生捏断了。

    原川目瞪口呆。

    没想到胡漓个子小小,手劲居然大成这个样子,这要是平日里被那么“招呼”一下,半条命就没了啊。

    两人对视一眼,均是默默不语。

    后来,原川还是当着胡漓的面处理掉了那些情书,胡漓对此表示若有所思。

    要不要,他也像那个女生一样,给原川写封情书?胡漓重新在笔袋里拿出一支笔,在手上转着玩。他来这里,别的没学会,转笔的技能一天比一天高超。等玩烦了,玩厌了,就嘟着嘴,把笔夹在上面。

    他第一次,这么真心实意地想要占有些什么。这就是喜欢吗?他有些喜滋滋的想。干脆告诉原川那些梦都是真的好了。告诉他自己是妖精,可以钻进他梦里,他以为的那些旖旎缱绻的梦,其实都是真实发生的。他们确实那么浓情蜜意地搂在一起,抱在一处,絮絮叨叨地说了些甜言蜜语。

    那么!写点什么好呢!

    语文课的时候,胡漓拿出一张白纸,端端正正地在上面写了两笔,又给划掉了,原川斜着眼睛瞅了两眼,没看清。他上午是那张白纸,到了下午,换成了另外一张白纸。直接硬邦邦地冲上去说你只能喜欢我一个,好像是不太好的,写你以后只能和我一个人妖精打架?他嘟嘟囔囔地又写又划半天,等到别人都放学回家了,晚上了,才偷偷地溜进教室,把叠成一小块的信慎之又慎地放在原川的抽屉里。

    隔天一大早,原川就在胡漓怪模怪样的眼神中走进了教室。他整个人都被胡漓吃人的目光弄得紧张兮兮的,生怕是自己脸上沾了什么东西,或者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你昨天生物书带回家了吗?”胡漓撑着脑袋问他,笑得坏坏的,眼神里看起来还有些期待。

    “没……没有,怎么了?”原川有些磕巴。

    胡漓“哦”了一声,尾音脱得长长的,很有些意犹未尽,他笑眯眯的,心情很好的样子。

    原川心里生了些许怀疑,双手在抽屉里摸索片刻,便抽出了话题的主人生物书。他狐疑地拿出来看了看,见没什么异样,刚准备再塞回去,就被胡漓拉住了手腕,捏着抖了抖。

    手抖了抖,书就跟着抖了抖,便从里面轻飘飘地落下一张被叠起来的纸。他看着眼熟,狐疑地看了一眼胡漓,就见着胡漓嘴角噙着一抹笑,轻轻哼着歌,阳光从窗户透过来,斜斜地落在他脸上,使得整个人都散发出柔和的光。额发细碎着,泛着金光,连鼻尖都在这样的和煦阳光里变得透明了起来。

    怎么看怎么好看。

    胡漓皱着眉头咳了两声,原川才回过神来,他打开手中的信纸,里面歪歪扭扭几个大字老子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