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18
    你了,今晚八点西郊公园。顿时噗一声笑了出来,巨大的狂喜炸得他头皮发麻,还生了些心想事成的不真实感,他心里哆嗦着,像灌了蜜一样的甜,面上却不怎么表现出来。

    他现在恨不得拿着这张纸条围着操场跑二十圈!哦,不!三十圈!

    他不动声色地压着嘴角,慢条斯理地把纸条重新叠起来放进笔袋里。用余光一瞥胡漓,就看见对方皱着眉老大不情愿的样子。内心里偷偷笑着,叫你平日里都不理我。

    胡漓忍啊忍,忍了半天,到底是没忍住。下课铃一响,踩着原川的椅子腿问道:“你什么意思?”

    原川露出一副莫名其妙地表情,“我什么什么意思?”

    胡漓怒了恼了,他觉得自己被人戏弄了,恼羞成怒地就要伸手去拿原川笔袋里的纸条,就被原川抓着了手。两人对视着,一个生气一个无奈。

    这脾气,真是逗不得一下子。原川想了想,伸手在胡漓手心里挠了一下,挤眉弄眼着,“西郊公园风景不错的。”

    这就是应了。

    胡漓红着脸把手抽了回来,哼了一声,表示这还差不多。

    第22章发生在西郊公园的一切!

    今天是周末,下午下了课没有晚自习可以回家了。

    放学铃声一响,胡漓背着书包就往外冲,半点不敢看原川表情。那会才五点半,还早得很,他却不想回家,于是径直去了西郊公园。

    城西的西郊公园才建起来没两年,绿化做的很好。胡漓背着手在公园里走来走去,满意地点点头,活像是这个公园的主人。绿化不错,设施也不错,更何况风景还是一等一的好。公园中心是湖,湖边立着些路灯,还有些柳树。等到了夜晚,天黑了,圆形的白色柱灯都亮了,风一吹,杨柳依依的样子,特别适合谈恋爱。

    噢,那边还有夜间游乐设施。等看风景看累了,还可以拉着原川去坐摩天轮。他晃到摩天轮下面站了会,仰着头往上看,凡人好像有个传,什么等摩天轮升到最高的那个地方的时候,在上面接吻的情侣可以在一起一辈子。

    胡漓舔了下嘴唇,他不仅要在上面接吻,他还准备在上面来一发。

    不行不行了,一想到那些情色画面他就口干舌燥,跑去买了根冰淇淋吃才压住了心里头的那团邪火。一根吃了不够,再来一根。他咬着冰棍,几乎把整个西郊公园转完了,一看表才七点钟,又只好慢吞吞地往约定地点挪。

    天色渐渐变暗了,夏末初秋的最后一点余晖也渐渐被暮色吞食殆尽。

    怎么还不来,胡漓嘟着嘴从石墩上一跃而下,刚背着手走了两步,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匆匆而来。他惊喜地回头一看,却是个穿黑衣戴墨镜的中年人,便不好意思地急急从他身边过去。路过的时候,他嗅到那人身上有种同类的气息,狐疑地看了一眼,便被那人喊住了。

    “小兄弟是不是在等人?”那人笑道。

    胡漓看了眼周围,摩天轮下面冷冷清清的根本没人,他绕回来,“你是在和我说话?”

    墨镜男伸手比划了一下,“他是不是大概这么高,穿件白衬衫,下身一条牛仔裤,清清瘦瘦的。”

    胡漓迟疑了一下,点点头,便凑得更近了些。

    那人便又笑了,“这就对了,他叫我帮他传了话,说是……他不会来了,他答应你的事情也办不到了,大抵这话的意思是叫你死了这条心吧。”他每说一句,就往前走两步,正待胡漓心神不稳的时候,踱步到了胡漓面前,“你说是吧,小狐狸。”说着,伸手将墨镜往下拉了拉,露出一双黄褐色的眼睛。

    那眼睛当中一条竖线,眼白处是黄褐色的,周围泛着鳞片。

    蛇!不,是蜥蜴!

    胡漓猛然往后退一步,他的指甲长了寸许,显然是进入了备战状态,“你把他怎么了!”

    “怎么了?”那蜥蜴见暴露了,索性现了真身。他扔了墨镜外套,身量暴涨,全身呈一种墨绿色,纠结的大腿肌肉把裤子撑得破破烂烂的,一条强劲有力布满鳞片的大尾巴在虚空中来回扫荡着,若是一不小心,就会被拍得粉身碎骨。

    “我告诉他,他最近被秽物缠身,他便以为我是个道士,喊我来抓你。没想到,却是一只九尾玄狐,今天你的妖丹就是我的了。”他说着,便扑了过来。

    别傻了,这是傻白甜文怎么会有打斗场面呢

    胡漓起初是不相信这只大蜥蜴的话的,可是等他把那大蜥蜴收拾掉了以后,跃于空中俯瞰整个西郊公园,发现空无一人的时候,他才真的相信了。

    他全身混着泥土和血,指甲断了几根,尾巴上还沾了点血,粘成一团,破破烂烂的,狼狈不堪。地面因为刚才的打斗,被炸得凹凸不平,几乎无处落脚。胡漓捂着刚才被大尾巴拍得发疼的胸口,几个轻跃就跳到摩天轮最高的那节车厢上坐着。

    身上有几处破了,骨头可能断了几根,碰碰就疼,可是再怎么疼也比不上心里疼。他坐在车厢顶端,第一次这么仔仔细细地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那边是垃圾虎今买的小楼,这边是他是现在就读的高中。腿在虚空中晃荡着,踢得铁皮车厢“哐哐”作响。

    他就这么静静坐着,那也不去,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午夜十二点,指针和分针重合,夜晚空寂的风刮过,树梢摩挲着沙沙作响。

    “回去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虎今站在了他身后。

    胡漓狠狠抹了把脸,他脸上冰凉一片,似有水渍。他忍了好半天才止住的,然而虎今话音刚落,豆大的泪珠便顺着脸颊不断滑落,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远处路边的灯忽闪忽灭,虎今望着那灯陷入了沉思,他摸出一根烟抽了起来,袅绕的白色烟雾随着风不一会就消散了。

    又过了半晌,胡漓下定决心般地站起来,一言不发地飞走了。

    第23章  酒吧中央我最闪亮

    胡漓转校了。

    原川是在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才得知这件事情的。

    昨天晚上他在约定的地点等了四个小时,一直到凌晨,胡漓都没有出现。他暗自揣测着,是不是胡漓记错了日子?是不是他家里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赶不过来?他也有想过去胡漓家里找他,可是眼瞅着都凌晨了,算了,还是明天去学校问他吧。

    等到了早上第一节课上课铃响,胡漓都没有出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