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19
    想,这个小笨蛋,居然又迟到了,以后和他一起上学,这样就不会迟到了。他有些懊恼,昨天那会胡漓问他的时候,应该直接告诉他的。偏偏要卖个关子,换身新衣服干什么?哎,没事,等会胡漓就来了。

    他这么暗自苦恼着,内心却始终充满了甜蜜,以至于当班主任来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原川不敢相信。他就像是一个一脚踩在棉花里的人,整个人飘渺着,无依无靠。内心里巨大的迷茫夹杂着悲痛使他听不见任何声音,他难过得想嚎啕大哭,可怎么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下了课,放了学,原川二话不说就忘胡漓家跑去,一路上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跑到那别墅楼才发现大门紧闭着,一个人都没有的样子。他站在铁门外,大声喊着胡漓的名字,喊得喉咙都痛了,也没人出来应个声。他被逼得急了,没了办法,只得心里一边默念着对不起,一边翻墙闯了进去。他谨慎地敲了敲门,然后一鼓作气推开大门,却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留下。

    显然是早就准备搬走了。

    他花了好久好久,才认清自己被人欺骗,被人玩弄的事实。

    是了,那样一个人尖尖,怎么可能会莫名奇妙看上自己。明明每天都跟他针锋相对,是他自己痴心妄想,是他自己。

    没想到,人走都走了,还要这么耍他一回。

    是他愚钝。

    原川看着窗外发呆,半晌陆哓哓从后面撞过来,"接着,高三志愿意向表。"她挤眉弄眼着,"原川,你准备考哪个学校啊?"原川把那张纸翻过去,上面写着A大计算机。

    剩下的日子,原川只能与书为伴,很多事情他不敢细想,每每想起来心中都疼痛难忍。但结局总归是好的他拿到了A大的录取通知书。整个学校都沸腾了,学校拉起巨大横幅,毕竟A大的计算机并不是普通人能考得上的。原川也挺高兴的,不仅仅是因为这份殊荣,更重要的是,他会在那里找到胡漓。

    九月份一到,原川便动身出发了。他背着行李站在宿舍楼底下,假装是在找自己的名字,其实是在找胡漓没有,来来回回看了三遍也没有。他安慰自己,也许是调到了其他专业。可是等到开学很久了,他到处托人问,你们专业有没有一个叫胡漓的人?

    没有。

    他这才意识到,胡漓这个人,从他短暂又荒唐的青春里彻底消失不见了。

    弹指一瞬,白驹过隙。原川25岁那年研究生刚毕业就进了一家大型国企,晚上被同部门的同事推搡着,要给他办个欢迎会。做码农这一行的,模样大多不怎么样,难得出现个像原川这么一表人才的,女同事们看得都很芳心暗许。一时间,欢迎会空前火爆,他们吃了,唱了,一群年轻人还觉得不尽兴,互相怂恿着要去酒吧玩后半场。

    原川作为欢迎会的主角,不得不去,但他实在是不怎么习惯这种群魔乱舞的环境。随意蹦了两下,原川就找了个位子自顾自地喝起酒来。酒过三巡,他眼睛就有点花,怎么舞池中央那个人的脸越看越像胡漓了?还是长大版的胡漓。

    说实话,他已经很久没有记起胡漓了。刚开始那几年,痛苦过,茫然过,他觉得自己是喜欢男孩子的,也去尝试过和其他男生交往,可是没有感觉。他又怀疑自己其实是双性恋,既然男孩不行,就试着和女孩交往,不行,完全没感觉。到后来,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只是喜欢胡漓而已。

    可是胡漓胡漓,全天下能有几个胡漓。

    他又觉得单身也挺好,这么一单,就单了25年。人家只当他情窦未开、生而腼腆,于是更多的男孩女孩趋之若鹜,追求者连绵不绝,可惜的是他只是不愿意再被人欺骗了而已。

    要不是看见这个男孩的脸,他还以为自己真的已经完全忘记了胡漓。

    对方站在舞池中央,宝蓝色的西装外套,尖头皮鞋,头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露出那张精致万分的脸。他眼睛半阖,手里夹着杯香槟,身体跟随着音乐的节奏慢慢晃动着,迷人又缱绻的样子,很是吸引人的眼睛。

    不仅原川在看他,大半个酒吧的人都在看他。可是他一副浑然不觉,偏偏又十分享受的样子,不知道是在享受这香槟,还是享受音乐,还是享受年轻男女们爱慕的目光。

    不断地有人向他靠近,把他圈在怀里,邀请他,抚摸他。然后不断地有人上来“英雄救美”,挤走那些竞争者,再被其他的竞争者挤走。他都不为所动。

    实在是太像胡漓了。原川晃了一下因为酒精而变得迷茫的脑袋,使劲眨了下眼睛。那个年轻漂亮的男人又被人搂在怀里了,他们贴在一起摇晃着,男人的手贴在他腰上摩挲了一下,继而捏了捏他小巧饱满的屁股,又把人圈着往外走。他低头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句什么,惹得漂亮男孩“咯咯”笑了起来。那双眸子顾盼生姿,一对上原川的双眼整个人就僵住了。

    原川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继而愤怒地掷到地上,一言不发地走了过去。

    这他妈的就是胡漓!

    胡漓瞧见原川的第一眼整个人都僵硬了。

    他本来半醉着,冷不丁被人掐了下屁股,就想着要把人带到巷子里去把他的屁股挠开花。何曾想到会在这个地方,以这种形式重新遇见原川,他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啦。

    胡漓有些瑟瑟发抖。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些什么,可是一看见原川这么杀红了眼似地走过来,到底还是害怕,慌得不行,心虚得不行。好半天才给自己打气加油,告诉自己,明明当年是原川爽约在先。

    就见着原川已经站在自己面前,哦,还是一样的俊朗帅气。他眨巴了一下眼睛。

    他身后那个男人见有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颇有些不满。怀里的这个人他盯上好久了,怎么可以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弃,他虎视眈眈地看着原川,放在胡漓腰上的手紧了又紧。

    原川死死盯着那手,恨不得拿把刀子把那手砍下来,他都没有搂过。

    他走上前去,几乎是咬牙切齿,可是又强忍着,面部表情扭曲到不行,半天憋出一句,“好久不见啊,老同学。”

    胡漓愣了一下,“是啊,好久不见啊老同学。”

    那男人见怀里美人俨然一副要和面前的年轻人叙旧的样子,只好放弃了。他拿出一张名片,在上面落下一个吻才滑进胡漓的口袋里。

    “记得给我打电话,宝贝儿。”说完还自以为是地眨了下左眼,这才离开。

    胡漓双手插在口袋里,满不在乎的样子。他越是这样,原川越是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