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20
    心头窝着无名火,环顾了下四周,压低声音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位置?”

    他不知道的是,胡漓放在口袋里的手早已紧张地捏成了两个拳头,听得这句话半晌才回过神来点了下头,“可以。”

    出了酒吧门,原川还招手拦着出租车,胡漓却开了辆摸样骚包的莲花跑车。他把车停在街边,按了两下喇叭。

    “你这车……”

    胡漓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生怕原川怀疑什么,忙接口道:“我干爹买的。”殊不知这句话更是触了原川逆鳞。他有些无力,“我是说你喝了酒,不应该开车。”

    两人便并排坐在出租车后面。

    “去哪?”原川简直有满肚子的问题想要问胡漓,问他那天为什么没有赴约,为什么会突然转学,为什么没有读A大,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吧,以及……为什么会接受那个男人的邀请。可是夜已经很深了,除了酒吧就是24小时便利超商,麦当劳肯德基也都不适合谈话。

    他沉思了一下,“去你家还是我家?”

    胡漓放在身侧的拳头紧了紧,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原川便了然地向司机报了自家的地址。

    第24章  419PLAY(一)H

    严格来说,是胡漓先动的手。

    他跟在原川身后进了电梯,停在十六楼的时候,门开了,楼道内的灯光应声而亮。夜已经很深了,邻居的门紧闭着,楼道内静悄悄的,听不见一点声音。他在这种昏暗的暖黄灯光下,腾升出一种紧张感。

    原川开了1603的门,内里也是黑漆漆静悄悄的。他一边饱含歉意地说自己房间很乱,一边伸手在墙壁上摸索着开了灯。

    “啪”地一声,客厅亮了。紧接着,胡漓从后面一个箭步冲上来,“啪”一声又把灯关了。他转过身来,双手揪着原川的衣领,把人牢牢压在门上,继而踮着脚吻了过去。

    他吻得凶狠且粗鲁。吮吸着,啃咬着,用滑溜溜的舌头顶开原川微张的牙缝,在里面来回扫荡,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发着抖。原川只愣了那么一瞬,就将胡漓牢牢抱在怀里,一使劲,两人便换了个位置。

    他压着胡漓,胡漓搂着他的脖子。四片唇分开的时候,牵出了丝丝银线。两人凑得很近,借着月光能看见彼此轻颤的睫毛。

    “你是认真的吗?”原川意犹未尽地舔着胡漓的嘴唇,味道清甜,小舌软糯,明明是第一次接吻,可偏偏像是常客,他甚至知道哪里是胡漓的敏感点,舔弄哪里撩拨哪里就会让胡漓发出好听的哼哭声。

    胡漓偏着脑袋躲避原川的缠吻,好半天才喘过气来。他刚才真是发了疯才会那样扑上去,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更何况他一点都不后悔。他微笑起来,用鼻尖去摩挲原川的鼻尖,待到原川要吻上的时候,偏偏又偏着脑袋,让原川只能在他的唇角辗转。他抱着原川,感受着手下的皮肉,在那充满韧劲的腰肢筋肉上来回抚摸着,爱不释手。他曲起一条腿,隔着西装裤摩挲着原川的大腿,不够,完全不够。他搂着原川的腰,死命往自己这边压,感受着裤子下性器勃起的热度和硬度,这才满意地笑了。

    为了原川的坦诚,他决定给对方一点奖励。

    原川只觉得大腿外侧,被胡漓磨过的地方火烧火燎,又像是侵入冰水,被激得发抖,偏偏动不了,就只好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紧接着,敏感得、胀痛得不得了的性器就被个什么东西顶了一下,正好顶在痒处,他咬紧牙关才不至于叹息出声。

    却是胡漓拿膝盖在上面磨蹭着,暧昧地挤弄着。他神情倨傲,像是在昭告天下这片草地使用权的王者,又像是在得意着因为自己的一个吻而让原川失了分寸。

    原川爱极了他这个样子,一边在他脸上啄吻着,一边不要脸地用勃起的下体跟着节奏去撞胡漓的膝盖。带到胡漓膝盖没了力气,放下去的时候,却用手揽住了,环在自己腰上。搂着腰的手一用力,就把胡漓整个抱起来,两腿环着自己的腰,彼此怒张的性器隔着西装裤贴合在一起,向对方倾述着自己的相思之苦。

    胡漓抱着原川的脖子喘气,就又听原川问道:“你是认真的吗?”认真什么呢?认真地和你谈恋爱吗?可你当时为什么要跑呢?为什么还那丑蜥蜴来抓自己?他的眼里迅速升起一团雾气,湿漉漉的,情欲熏得他脑仁疼,眼底又热又难受,再逼一会,怕是要落泪了。

    他抱着原川的脖子,低声道:“上我。”

    原川耳朵里便只有这两个字了。他抱着胡漓,两个人在黑漆漆的屋子里转圈,鼻子蹭着鼻子,舌尖勾着舌尖。才刚一被放到床上,胡漓就开始脱自己的西装裤。他在床上挨着蹭着,动作凌乱地解着自己的皮带,两条腿扑棱着,价值昂贵的西装裤被他连拽带踩,弄得皱巴巴的,也不在意。原川比他好不到哪去,脱了外套,解了领带,里面还有衬衣和背心,等到都脱光了,地板上零散着,全部都是他们的衣物。

    胡漓脱了条裤子就不脱了。

    他穿着那件宝蓝色的西装外套,撅着屁股跪趴在床上,穴口翕张着,心里紧张又期待。

    "进……进来……"他咬着牙,等待被破身那一刻的胀痛和满足。

    原川却被他这样的放荡激红了眼。他说不清此刻心里是什么感觉,是狂喜?是愤恨?是妒忌?是痛苦?还是别的什么。那些情感充斥着他整个胸腔,彼此交织着,在里面窜出火来。

    他迫切地想知道,有过多少男人,才会成就胡漓今天的浪荡和妩媚。

    胡漓浑然不觉。

    他开始有点庆幸屋子里没有开灯,不然轻颤的双眸和酡红的脸就要出卖他了。他不想让原川知道他的羞涩和想念。

    胡漓闭着眼睛,双手揪着枕头,尽量放松身体,以显得自己的浪荡是多么的自然和顺理成章。

    宝蓝色的西装外套有些过长,遮住了他大半个屁股,更显得双臀之间的细缝隐秘诱人。他臀部浑圆,挺翘饱满,竟和梦境中的一样美。

    他等了太久,经不住摇了摇屁股,侧着脸,微张着眼睛去看身后的男人。眼角含春,带着一抹缱绻一抹红,就那么诱人的,用饱含情欲的眼睛赤裸裸地坦荡荡地看着原川。

    原川在这样的目光下再也忍不住了。他手法暧昧地划过那些光滑肌理,搂住人的腰,把人整个翻过来,直视着胡漓迷茫的眼睛,他从他的口袋里拎出那张带着古龙香水味的名片,当着他的面撕了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