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21
    胡漓的脸慢慢地变红了。

    第25章  419PLAY(二)H

    “不是这样的。”胡漓往后缩了缩。他被人压着,原川的双手就撑在他脑袋边上,被人牢牢锁在怀里。

    “不是什么样的?”原川低下了头,用审视的目光紧盯着胡漓的眼睛。刚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把胡漓的衬衣扯开了,露出内里白皙的胸膛和殷红的两点。那些被撕得粉碎的硬纸片随意地洒在赤裸的胸膛上,随着呼吸起起伏伏。

    是多年不见的英俊眉眼。

    胡漓咽了咽口水,根本听不清原川说了些什么。他扑了上去,用两只绵软手臂牢牢抱住原川的脖颈,他想要的发疯。他微微挺腰,用自己勃起的肉根黏糊糊地去蹭原川同样勃起的下体。

    灼热滚烫的两物件刚碰了个头,两人均发出了沉重的鼻息。

    那么不要脸地蹭着,滑动着。龟头流出的黏浊液体彼此交融,滴答落在胡漓小腹上,他同样挺着腰,毫不客气地把自己的精液尽数涂抹在原川赤裸的小腹上。

    “不想要我吗?”他笑起来,呵气如兰,“你可以干我一整夜……”

    真是……真是疯了……

    原川并起食中二指抚摸了一下胡漓的的嘴唇,胡漓便配合着张了嘴让他伸进去。两指在柔软的口腔内摸来刮去,夹起胡漓的舌头毫不客气地揉捏着。撩拨得胡漓口水都咽不下去,只能涂得两手指亮晶晶的。他被那样弄着,也起了逗弄的心思,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发浪是不是?便故意用舌头在两指上滑来滑去,吮吸着,舌尖勾弄着,一如当初被原川含弄下体那样含弄着原川的手指,甚至还用牙齿在上面轻轻地磕。

    他学什么都学的很快,记得也牢,即使是好几年前他也能把那些技巧记得一清二楚。

    原川却是黑了脸,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为什么胡漓的技术那么好!吻技好也就罢了,掰开屁股让他上也可以说是他心甘情愿,但口技那么好,到底是给多少男人口过?还是……还是给一个男人口过很多次?哪种都不行!是当初在学校帮他拿过凳子的?还是酒吧里随便找的什么男人?就像今天一样。他早就知道胡漓魅力很大,要不是有着一副臭脾气,在学校的时候就会有更多的人扑上来,男孩女孩都有。几年不见,魅力更大了,又没有他看着,一定……一定……

    他想着自己这么多年为了胡漓守身如玉,可是胡漓却天天在外面风流快活,被人压在床上这样那样……也会露出这样迷离又煽情的表情吗?

    他从胡漓口中拔出两根指头,直接就捅进了下体肛口。插得胡漓仰着脑袋,“啊”地大喊了一声。胡漓红着脸梗着脖子,怒瞪着原,可是下一秒他就瞪不下去了。插进身体里的两根手指开始弯曲,且变得灵活。在里面揉着弄着,很快就让胡漓软了腰,只剩下嘻嘻喘气的份。

    不知道该说是胡漓生性淫荡还是说他身体被开发的好,原川碰哪哪爽。就像是在梦里练习过千百万次一样,他熟知胡漓身上每一处敏感点,知道要怎么撩拨才会让身下的人软成一滩水,发出好听的呻吟。

    他俯下身去咬胡漓嫩软的胸乳,在上面流下牙印,轻舔,舔得胡漓全身过电似的发抖,最后才含住那一小点重重吮吸。胡漓双手插进原川发间,抱着他的脑袋哼叫着,身体打开着,胸口上挺着,期待起原川下一步动作,他实在是太想他了。

    “呜……还要……我要……啊……”

    原川把自己嵌进胡漓双腿间,只用两根手指就把紧闭的穴口打开了,插软了。他抽出自己的手指,把上面沾染的黏腻液体涂抹在胡漓腰臀上,硬挺的性器早就急不可耐地抵在了半开的肛口上,随着每一次呼吸浅浅地钻进去一个头再退出来。

    他还在调整者姿势,苦恼着没有润滑的东西怎么办,所以迟迟不敢进去。胡漓可不懂他的小心思,逼着一口气慢慢往下蹭着,想要全部吞进去。

    臀肉贴着胯骨,阴毛蹭着囊袋,他偷偷摸摸地将腰部往下压,把流着水的龟头吞了进去。

    “啊……啊……”胡漓揪着自己的乳头,叹息般地发出哭喊呻吟,努力地大张着腿,希望心上人儿能够更深更用力地操进去。

    原川便遂了他的愿。

    他抬起胡漓的腰,在下面垫上枕头,压着两条细白的腿,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干了进去。姿势蛮狠,动作娴熟,原川自己都没想到原来自己是这么脱离处男身的。他像是练习过千百遍,阴茎刁钻地磨蹭着肠壁,找到狐心狠狠碾压。他把他两条腿压下去,胡漓怒张的性器几乎要拍到他自己的脸上去。

    “啊……好厉害……嗯…………到了……啊……”他叫得爽利又软糯,屁股被人狠狠扒开,内里含着的粗长肉刃一寸一寸磨灭他的心智。他满脑子剩了情欲就是原川。

    大抵是眼神太过迷离,原川总觉得身下的人有些心不在焉。他在紧致的肠肉上狠狠磨了两磨自己的肉刃,缓解了内心的干渴,才停下凶猛地进攻。他弯下腰去亲胡漓的嘴,把咬紧的牙关一一舔开,逼问道:“是谁……谁在干你?”

    胡漓不明白原川又在发什么疯,他被不断攀升的快感情欲折磨得几乎要发疯。欲望的洪流在身体里横冲乱撞,迫切地想要找到一个出口,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但是他怎么可能认不出身上人,怎么可能让除了原川以外的其他人侵犯他的身子呢。

    “原……原川……是你……呜……是你在干我……”

    “别……别折磨我了……我……用力……啊……”

    浓精射了一股又一股。

    第26章撒娇男人最可爱

    隔天早上,原川一睁眼就发现胡漓不见了,他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大喊了几声胡漓的名字,没有人回应,他这才确信人是真的走了。阳光暖融融的,卧室还保持着昨天晚上的样子,衣服散落地满地都是,就连被褥上都还充斥着情欲的味道。

    这一切的一切都提醒着他,昨晚发生的一切是真的,不是梦,也就没了少年时期每一次清醒过来后的惆怅与茫然。失落是有的,他害怕过了这一夜就再也找不到胡漓了,但是去那家酒吧总能问到的。那么漂亮的一个人,不会有人不知道他是谁。他掀开被子,去厨房拿水喝,路过客厅的时候,瞥见茶几上压着一张纸条,走过去一看,却是胡漓留下的,上面写了他的电话号码。

    原川顿时开心得几乎要发疯,他像个得到了奖赏的小孩子一样,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