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22
    心爱的玩具大喊大叫。他拿着胡漓留给他的电话号码,喊着叫着,贪婪地在那薄薄的纸片上亲吻着。

    重新躺会自己床上的时候,原川还是忍不住傻笑出声,跑了一次没关系,第二次他是不会让他再跑了。他把那张纸贴在自己嘴上,回想着昨晚胡漓潮红的脸,软糯的呻吟,想着胡漓放浪形骸地姿态,下体不争气地又硬了。

    他把手伸下去,像以往每一次春梦醒来那样,撸动着自己的性器,想象那是胡漓泥泞绵软的肠肉,一层一层包裹上来,吸附自己,吮吻自己,渴求自己,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地射了出来。

    去公司的路上,原川就把胡漓的号码存在自己手机里了,为了防止输错,他来来回回看了不下五遍,确认没有错以后,才小心翼翼地打了个电话回去。

    那边接的也快,还没等原川说话,便直接道:“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等会再给你打电话。”说完便挂了。

    原川望着暗下来的屏幕,一脸迷茫,随后又微笑想到,莫不是他知道自己的电话?

    他笑得甜蜜蜜的,胡漓可不这样想。他的脸发红发烫,想着今天早上自己夹了满穴的浓精颤颤巍巍地站在客厅写小纸条就有些羞恼。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再和这个负心汉有什么瓜葛,偏偏再碰到就像个不知羞耻的荡妇贴了上去。

    他挂了电话,看着屏幕上原川的名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原川刚一进办公室就引起了全体办公室成员的围观,一个二个地冲上来逼问道:“昨天那个大帅哥(大美人)跟你是什么关系?”“你怎么认识胡漓的?”“你知不知道胡漓是我们公司的第一大美人,你是怎么勾搭上的?”

    同事们七嘴八舌冲上来喋喋不休,原川好半天才从那些支离破碎的信息中拼凑出一点有用的信息来胡漓居然跟他是一个公司的,还是楼上设计部的名GAY!能把他约出去吃饭的都是些超有钱又超帅的钻石王老五。说着又上下打量了下原川,那意思分明就是,怎么会被你小子捡了漏。

    原川的脸就黑了七八分。

    他一言不发地坐在工位上,看着自己给胡漓接连发的几条信息都没有回音,这才明白早上说什么很忙没空晚点回复,其实压根就是不想搭理他吧。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这么简单的道理他还不懂么,原川打定了主意要去堵人,反正都在同一家公司,要堵人方便的很。

    怎么想就怎么行动,午饭时间还没到,原川就坐了公司电梯蹭蹭蹭跑到设计部门口去堵人。胡漓在办公室伸了个懒腰,正准备出去吃饭,老远就看见入口处青年翘首以盼的样子。吓得握着手机就蹲在地上,一步一挪的往外面蹭,他真是失心疯才会给原川留自己的电话号码。

    "找什么?我帮你找吧。"

    冷不丁地面前就出现一双黑色的皮鞋,端正地摆在自己面前。抬头看上去,皮鞋的主抱着胳膊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你休想再躲着我。"胡漓站起来,他躲他?开玩笑?!他可是修炼了一两百年的大妖精,怎么会害怕人类!一甩头,一挺胸,他还是那个高傲得不可一世的胡大美人。

    是啊,胡大美人还是胡大美人,但是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条软件开发部的小尾巴。旁的人问,"你们怎么天天都在一起啊。"原川挤眉弄眼答道:"最近跟了个项目,设计部和软件开发部合作哩。"再问,"你们这么亲近,关系不一般吧。"胡漓就抢答:"哪能啊,我们就高中同学过一学期。"对,一学期,第二学期他胡漓就"转学"了,其实他们一点都不熟!

    活像那天主动扑上来求操的是空气,不是他胡漓,把个原川恨得牙痒痒。

    那天揪着胡漓出去吃饭。

    吃个饭胡漓都不安生,还要跟隔壁桌的帅哥眉来眼去,把原川委屈大发了。找了个由头就把人哄着进了家门,一进门就把人按在门上亲。

    胡漓以为原川想做,顺从地张开嘴唇,双手搂着原川的胳膊,身体也不自主地软倒在原川怀里,乖巧地等待着远处的下一个动作。可是亲着亲着,脸上就有了湿意。胡漓推了推原川,"你家怎么漏水啊?"哪知原川把他搂得更紧了,淌着泪的脸蛋埋在胡漓肩膀上,温热的眼泪烫得胡漓心都碎了。

    "你不能这么对我。"怀里的那个人委委屈屈地说着,"你不能用完我就翻脸不认我。"胡漓的手在半空中僵了一下,落在原川毛茸茸的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好似在嗔怪原川的胡言乱语。

    "我好不容易才再找到你,你不可以再扔下我。"

    他可以像流氓,像地痞,像无赖小混混,可以像小孩子一样撒泼打滚,死缠烂打,不讲道理,只要他能留住胡漓,干什么都可以。

    八年前的不告而别,对他们两都是难以言说的痛楚。

    胡漓漫不经心地摸了两下原川的脑袋,如今原川的这一席话,是不是意味着其实他还有机会?他把默默流泪的男人的脸抬起来,刚想软言宽慰几句,就被那冰凉的沾着泪水的唇堵住了话语。

    然后然后就莫名其妙滚了床单。

    第27章发情野兽不高兴(微H)

    这种奢淫无度的日子,很是过了好几天。

    隔几天,原川就去设计部堵人,堵着了一起出去吃个饭,晚上再来一炮,第二天早上胡漓人就不见了。白天微信发着,晚上被窝里聊着,原川如饥似渴地搜集着关于胡漓的一切,同样也不允许其他男人的靠近。

    那天的眼泪就像是甜蜜生活里的一点调味料,加进去,日子就变得更浓稠一些。

    至少原川是这么觉得的。

    某日翻云覆雨后,胡漓趴在床上说不出话。原川压在他身上,亲他光裸的背肩,“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他想啊,工作日一起吃饭,周末一起出去玩,晚上还有性生活,标准的同志恋爱关系。

    胡漓听了心里咯噔一声,他不太清楚原川是个什么意思,暗示自己明明被“甩”了,可还是不要脸地凑上来,可是那天原川又哭着不让自己走。

    他沉默了一下,慢吞吞地说了句,“炮友关系?”

    然后又被原川压着操了个哭爹喊娘。

    炮友就炮友吧,原川坐在办公室愁眉苦脸地想,说不定还有转正的一天呢!

    他想得出神,冷不丁地就被同桌撞了一下,贱兮兮地凑过来说;“你跟胡漓关系不是很好嘛,你知不知道他最近新交了个小男朋友,阳光健气型的,啧啧,长得真是好看,你说这长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