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24
    。胡漓漫不经心地扫了原川一眼,原川便对着胡漓做了个鬼脸。

    胡漓:“……”

    后来又听说,设计部的胡总监大发了一通脾气,把手底下的几个小实习生骂得狗血淋头,暂且不表。

    玫瑰花照送,小蛋糕照送,只是垃圾桶里出现了别的花,可是原川却没再上来看过了。

    到了公司完成了一个大项目,庆功的那天,两人已经差不多三个星期没说过话了。到了晚上,俊男俊女们把礼服一穿,端着酒杯在公司包下的酒吧里玩嗨了。

    原川在茫茫人海中一直在找胡漓的身影。

    主持人在台上慷慨激昂,青年才俊们的欢呼声简直要把他的耳朵震聋,可是那个光彩照人的人啊,还是一眼就被原川看到了。

    他穿着绛红色的西装礼服正和自己的同事说笑着,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子,露出光洁的侧脸和饱满的耳珠,熠熠生辉的黑色耳钉衬得人更加摄人心魂的美。

    原川端着酒杯,就那么远远欣赏着他那摄人心魂的小胡漓。

    冷不丁酒吧的灯全灭了,那个呱噪的主持人在台上说些什么现在玩个什么狗屁接吻游戏,“请亲吻你身边的人,等到灯光亮起还在接吻的话,就可以得到丰厚的礼品!”

    一听这话,那些躁动着的荷尔蒙就在狭小的酒吧空间里胡乱飞舞。那些年轻的男女们叫着笑着搂着吻在一处,原川奋力向胡漓走过去,没想到半路却被人拉住了胳膊,按着头就亲了下去。

    啊,小辫子。啊,小礼服。啊,小耳钉。

    这不是胡漓是谁?

    原川简直欣喜若狂,抱着怀里的人吻得陶醉。

    他吻得面色潮红,淋漓尽致,简直使出了浑身解数,势必要让胡漓在这一吻里了解到他内心的苦楚与愧疚,更是期望能够用这一吻得到胡漓的原谅。

    他把怀里的人吻得气喘吁吁。

    灯光亮,音乐起,原川把怀里的人一放开,这他妈怎么变成了个小姑娘?!

    他抬起头茫然四顾,发现胡漓就站在离他大概一步之遥的地方,抱着双手看着他冷笑。

    这一定是他们狗日的陷害我!

    胡漓转身就走了。

    原川想追,却被面前的姑娘拉住了手,“诶,你吻了我,可是要负责任的呀。”说着又羞羞答答起来,“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没想到那天你居然送了我花……我……”

    “妹妹,对不起,你冷静一点,我是个基佬,祝你今后早日找到如意郎君。”他握着小姑娘瘦削的肩头,说的情真意切,生怕惹起了一丁点的误会。

    那姑娘起初有一点懵,后来醒了才吧嗒吧嗒落下来泪,一生气一跺脚甩手走了。原川也想走来着,可是姑娘走了,于是被拉着扯着非要他上台去领奖。接吻时间有点长,旁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羞涩,早早放开了彼此,就他,搂着人不放,居然还进入了前三甲。

    抱着一堆布偶玩具,原川有些不知所措。他真的想跪在胡漓面前自铲耳刮子说自己认错了人,可是再抬头,胡漓已经不见了。

    他狂打电话,也没人接。

    胡漓的同事说,胡漓和其他人去别的地方喝酒了。你问什么地方?这我还真的不知道。

    原川便抱着娃娃们回了家,他心里隐隐有个声音在跟他说:“完了完了,全完了,胡漓以后再也不会理他了。”他想去胡漓家找他,可是他压根就不知道胡漓家在哪里。

    胡漓对他而言就是个谜,七八年前是谜,七八年后还是谜。这个谜把他迷得七晕八素的,他还没来得及解开这个谜呢,就又把这个谜弄丢了。

    第29章女孩子的裙下到底有什么

    原川晚上一个人抱着毛绒公仔睡觉。他心中有许多凄苦,无法诉说,不知道胡漓是去哪间酒吧喝酒了,会不会喝完就被人带回家了?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眼见着过了凌晨一点都还没有睡意。

    却在此时门铃响了。

    他从猫眼里看了一眼外面。

    楼道里的感应灯灭了又亮,原川只能看见一个一头栗色长卷发的女人抵在门上,低着头看不清楚面容,她身材高挑,穿着抹胸的小礼服,外面披着个小西装,站也站不稳,高跟鞋在静谧的楼道里发出哒哒的声响。

    不知是哪里来的醉酒女人,兴许是按错了门。

    她猛然抬起头来,原川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可那张脸怎么看怎么和胡漓有七八分相似。他有些狐疑地走上前去,想要一看究竟。可是那女人不再按门铃了,改为疯狂拍门。她一句话也不说,倒像是和门有仇似的,一味地疯狂拍打,防盗门被震得啪啪直响。

    这下子,原川更不敢开门了。

    倒是邻居先开了门,吵吵了两句。醉酒的女人边拍门边大喊,“原川,你给我滚出来。”吓得原川立刻打开门把人拉了进去。那人一进屋就跌坐到了地上。

    原川蹲下来,“这位姑娘,你认得我?你是哪位啊?”他看那女人醉得不行,无奈道:“哎,算了,不管你是谁吧,你告诉我你家在哪我好把你送回去啊。”

    那女人抬起头来,脸上布满了泪痕,不说话就让原川变了脸色,这,这不就是胡漓吗?他把人抱起来放到卧室床上,“哎哟我的小祖宗,你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你不是和同事一起去喝酒了吗?”

    喝酒怎么喝得穿了女装?不会是什么惩罚吧。这样一想想,原川的脸色就黑了几分,“宝宝,你原先的衣服呢?”他脱掉了胡漓的高跟鞋,怎么底下还穿着丝袜呢,他脸色怪怪的,要是这都是自己穿上去的还好,这要是别人穿上去的……他就要打人了。

    再看胡漓呢,脸色酡红,双眼紧闭,一副人事不知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哪里搞来的栗色长卷假发,倒更显得人有一种雌雄莫辩的美。他摸了摸胡漓冰凉的脸,又刮了刮小巧的鼻子,“要不是喝醉了,你是不是都不会来找我?”说着他又叹了口气,准备去弄点热水来给人洗洗脸,却被人给拉住了。

    胡漓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眼,两人四目相对,便见着胡漓眼里又集了水汽,“你喜欢这样子的我吗?”他说的委委屈屈的,抓着原川胳膊的手用了点力,眼睛睁得更大了些,似乎想要抵挡睡魔,“你喜欢吗?”

    面前的人张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女性化的打扮让胡漓整个人越发妩媚起来,在这样的注视下,原川颇有些不好意思,“喜欢,”他说的很真诚,也不在意胡漓喝醉了到底听不听得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