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25
    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听到这样的回答以后,胡漓满意地笑了起来,“我有一个秘密想要告诉你,你凑近些。”原川便弯下身去,耳朵离胡漓嘴唇寸许。谁曾想,喝醉了的家伙突然伸舌头舔了一下,那地方敏感得不得了,当即把原川全身过了个电,捂着半边耳朵直起身来,只怕是连脖子都变得红彤彤的了。

    做了坏事的人却咯咯笑起来,原川也笑,心里是没了办法,只能认栽。

    “其实我是一只狐狸。”胡漓嘟着嘴说着。

    “是是,你是胡漓,你不就叫胡漓吗?”原川索性也趴下来,撑着半边身子,听胡漓胡言乱语,他只当是胡漓发了酒疯,说胡话哩。

    “不是的。”胡漓摆摆手,他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是一只狐狸精。”

    “是啊。”原川抓着他的手咬了一口,“你这个男狐狸精,不然我怎么被你迷得五迷三道的。”

    要是有胡子,胡漓都恨不得气得吹胡子瞪眼了。他挣扎着坐起来,蓬松的裙子里有什么东西在扫来扫去,他憋了会力气,头顶便突地蹦出两只毛绒绒的耳朵来。

    原川瞠目结舌。

    这……这变戏法呢?他几乎要尖叫了。要不是亲眼见着耳朵冒出来,他真的以为胡漓准备跟他玩什么情趣游戏了。可是……可是胡漓这么一副期待表扬的样子看着他,还真是可爱得不行。他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伸手摸了一下那耳朵,触感绵软,别有一番滋味。

    胡漓的耳朵瑟瑟了一下。

    原川觉得自己要被萌晕古七了。

    “所以……”胡漓深吸一口气。

    “所以?”原川也不由得跟着紧张起来。

    “所以你要是喜欢女孩子,我也可以变成女孩子给你,你不要……”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眼泪大颗大颗地涌出眼眶,他伸手末了抹,想要抹进,可是眼泪落下的速度远比擦掉快的多,“你不要再给其他的女孩子送花,也不要亲她们,更不要……更不要喜欢她们。”他说到伤心处,忍不住紧紧抱住原川,好像生怕原川会走掉一样,说话也断断续续的,听着格外惹人怜爱。

    “我再也不扔你的花了,也不扔你的小蛋糕,也不再怪你高二那年喊妖道来抓我了。”他把头搁在原川肩上,把人搂得死紧,温热的泪水不一会就沁湿了原川的衣服,把人哭得心都要碎了。可是听到后半句,又察觉着有点不对。原川眼里也噙了些泪,要掉不掉的样子,他把人抱起来,忍不住在那双布满泪水的漂亮眼眸上亲了又亲,两人的眼泪混合在一起,划在嘴里,倒也分不清谁比谁的更加苦涩些,“什么叫我高二那年喊妖道来抓你?”

    胡漓听他不承认,抽抽噎噎的,也不知道心里是痛还是涩,自己都原谅他了,为什么还不承认呢?

    “你……那年我喊你去西郊公园,可是,可是你没有去,你,你喊了个大蜥蜴去抓我,难道不是你吗?”他惊愕,原川比他更惊愕,“怎么可能,我那天在公园里等了你一晚上,是你一直都没有出现!”

    两个哭得红彤彤的眼睛一对视,原川瞬间明白了,怕是中了那假瞎子蜥蜴的离间!他真是又恨又气,恨不得回到八年前把那蜥蜴抓出来手撕。他捧着胡漓的脸左看右看,“宝宝伤着哪没有?是我混蛋,是我混球,是我对不起你。”

    可是刚刚似乎恢复了一丝清明的胡漓,此刻又哭唧唧起来,“你,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他猛地一翻身,跨坐在原川身上,“你不相信我可以变成女孩子吗?你……嗯……你别不相信。”继而掀起了自己的裙子。

    第30章  为什么男孩子一看唧唧就大了高H

    原川吓得捂住了眼睛。

    过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地拿开了遮住眼睛的手。

    胡漓掀起裙摆,两腿大张着坐在他身上,黑色的过膝袜紧紧包裹住他白皙修长的双腿,在往上一点,就能看见嫩生生的大腿根以及被内裤包裹着的已经勃起的男性生殖器。胡漓刚才显然是情动了,不然内裤前端也不会洇湿了。

    原川伸手隔着内裤布料在凸起的龟头上揉了一把,接着抱着肚子发出不可遏制的大笑。

    什么嘛,他差点以为是真的了。他把手臂搁在自己眼睛上,笑得喘不上气来。喝醉的人的话怎么可以相信呢,他又没醉,偏偏跟着胡漓一起发酒疯,果然,谈恋爱的人智商为负啊。刚才看见的耳朵也是错觉吧,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胡漓打了个酒嗝,他看原川笑得打跌,有些不明所以地往下身看去。看见下面鼓囊囊一团,眼泪啪嗒啪嗒就落了下来。怎么会呢,怎么回事呢,他明明已经很努力地施法术了啊,变不成女孩子的话,原川就不会喜欢他了呀。

    他把裙子彻底掀起来,伸手就要脱掉自己的内裤看个究竟,嘴里嘟嘟囔囔的,“不可能的,不会的。”他着急地曲起双腿想要脱内裤。原川吓得想要坐起来,这个画面已经够刺激了,要是胡漓把内裤脱了,穿着过膝黑丝坐在他身上,他能当即流出鼻血来,“你什么样我都喜欢的,不一定非得变成女孩子的。”

    他快,胡漓比他动作更快,人家脱裤子都要用手的,他捏了个法诀,带蕾丝边的粉红内裤就消失不见了。他捏着自己秀气笔直的性器看了看,最后满意笑道:“你看嘛,我没有骗你,我不会骗人的。”

    原川眼睛都要脱眶了!他揉了两下眼睛,再使劲眨了眨,以确保自己不是眼花,事实是,他确实没有眼花。

    只见胡漓阴茎下两个囊袋缩小了一圈,像是两颗小玉丸,底下连着的是蚌壳一样羞涩紧闭的两片花唇,以及隐藏在下面的幼嫩花穴。

    狐族在未成年之前确实是拥有两性器官的,成年以后可以自主选择自己的性别,但是不可逆转。所以,胡漓就算是利用法术想要强行改变自己的性别,也是不可能的,顶多回到从前的状态,就算真的改变了,也不过是障眼法而已。

    当然,两人都不知道这一茬。

    原川久久说不出话来,他现在不知道是该捂鼻子还是该捂嘴巴了。

    胡漓见他不理,还坐在人身上呢就往前蹭,一边蹭一边急道:“你看呀,我真的没有骗你。”他像是急于证明自己清白的小孩,举着证物就要伸到大人面前来表明自己说的不是假话。原川身上还穿着睡衣呢,布料粗糙,颗颗扣子扣得紧密,新生的稚嫩器官哪里受得了这了,从上面磨过去的时候,胡漓就被激得浑身打颤,双腿紧紧夹着原川的身体。再往前蹭一步,半露的花核从那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