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26
    扣子上磨过去,胡漓揪着原川的衣服叫出了声,“啊……”

    他呻吟甜腻露骨,是原川从来没有听过的魅惑性感,怯生生的性器前端滴出了一滴清液,原川便觉着自己肚子上一小块皮肤被什么温热的液体打湿了。

    不是吧……

    他觉得自己快要升仙了。

    胡漓咬牙忍着蚀骨的快感,一点点挪到原川跟前来,小鸡巴贴着人家的脸颊,非要人看清楚自己是可以变成女孩子的。原川一直憋着气,直到胡漓贴到跟前来,憋不住了才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正好喷洒在胡漓柔嫩的花核上。

    惊得胡漓呼吸都漏了半拍,他抖了一下,花径内里涌出一小股粘液打在原川的下巴上。蓬蓬裙兜了原川满脸,入目的就只有白色的裙子内衬和胡漓的穴儿了。

    就听胡漓哭喊道:“原川,我痒,我里面痒痒……”他说着摇了摇屁股,性器在原川脸上磨蹭了两下,涌出的液体涂了原川满下巴,他便发出舒服的喟叹。

    原川眼睛熬得通红,喝醉了的胡漓又骚又浪无比坦诚,他追求性爱的快感,释放着内心最原始的欲望,邀请原川一起堕入欲望的深渊。

    肿胀的花核因为情欲露出头来,颤巍巍的和原川打着招呼。鬼使神差地,原川伸出舌头在上面点了一下,入口微腥且甜。

    “嗯……”只这一下,就让胡漓叫出声来,夹着原川的两腿收紧,连脚趾头都蜷缩起来,好不容易才扛过了这一波快感。

    “啊……我……我还要……恩……原川,舔舔我……我还想要……”他像是食髓知味一般,压着挤着,想让原川再舔舔他。

    原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干了什么,脸涨得通红,就连眼睛也是熬红了。他气喘吁吁地想,这都是你要我干的,明天你不能怪我。不,就算是怪我,石榴裙下死,便是做鬼也风流了。

    他伸手钻进胡漓裙底,捏着胡漓两瓣柔嫩小巧的臀瓣,把人死死压过来,不让人挣扎分毫,舌头便挤进花唇重重舔在花唇上。

    “不……啊……”胡漓发着抖,他腰眼一酸,就这一下他就软了半边身子,只能扶着床头才不至于歪倒。他酒醒了大半,开始后悔借着耍酒疯的由头让人亵玩下体。可他身子软了,脾气便没了,只能哆嗦着哼哭着,把双腿分得再开一点,方便原川的舔弄。

    花核被撩拨得充血肿胀,混合着水声啧啧直响。一波一波的快感顺着尾椎骨攀升上来,再流经到四肢百骸。舌苔一下又一下,混合着湿热气息重重地舔在花核和花唇柔软内壁上,甚至到后来,原川起了坏心,翘起舌尖快速来回拨弄着那颗小小肉粒,把人欺负得只剩下呻吟的份。他啄着吻着,连花穴流出来的淫靡液体也不放过,尽数卷入口中。

    阴蒂被吸得发麻,再用牙齿在上面轻轻一咬,就能让人尖叫出声。

    “嗯……啊……好厉害……吸我……不……不……”那声音似痛苦似愉悦。不什么呢?他嘴里含着抗拒的话,臀部却下压,恨不得让原川把自己下体整个吃下去。他一手扶着床头的栏杆,另一只手探到到裙子里去揉搓没有被照顾到的小肉棒。

    金属的栏杆折射出一张布满欲望的迷茫双眼。

    第31章  女装双性PLAY--高H

    那舌头刁钻,把胡漓作弄得腰肢发颤,扶着栏杆起伏着,哀哀叫唤。伴随着一声尖叫,花径深处涌出一滩液体,却是胡漓达到了一次小高潮,流出的水儿堵都堵不住。花核被吸得发麻,花唇发酸发涩,原川才把舌头往穴眼里钻了那么一下,胡漓就哭嚷着不行不行。

    “啊……啊……不不,别……我受不住的……呜……别舔……”他拉起裙摆,露出原川汗涔涔的半个脑袋,描绘了半晌那眉眼,就想把屁股往后挪一挪,他实在是受不住了。刚才被吸花核他都受不了了,要是被舔穴儿,他能射出尿来。

    他想往后,原川才不让他得逞。按着屁股的大手使劲往下压着,舌头便灵活地钻了进去,堪堪往挂着晶莹淫液的敏感肉壁上钩了那么一下,胡漓便啜泣着射了精。

    “啊……天……”

    秀气笔挺的性器贴着原川的侧脸,一股一股地往外吐着白浊,沾湿了原川鬓角。花穴里淌着水,肉棒里出着精,下体湿得一塌糊涂,直到这时胡漓才被放过。他呜呜地哭着,“都说要你不要舔了,呜呜,你,你为什么不听我的……”他用手刮着那些粘在原川头发上的精液,“都弄脏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胡漓是天地孕育的精怪,体液比常人都要甘甜些。原川勾着舌头,刮舔着那些不可思议的奇妙液体,胡漓倒也乖乖地跪坐在那里,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倒不如说是没有力气。

    唇舌与花穴分开的时候,发出“啵”地一声响,原川意犹未尽地用手指刮了刮粘在头发上的精液,继而放进嘴里,喉结滚动,说了声“甜的。”胡漓就羞红了脸。

    他在被吸得红肿充血的花核花唇上亲了又亲,一手托着胡漓大半个屁股,一手探进了花穴。就算被原川搔刮舔进了淫液,因着刚才的情动,花穴里仍旧湿润一场,二指很快进探进了温暖的花径。

    “啊……嗯……”没有激烈地吮吸,光是按摩花穴的确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原川把花唇扒开,肿大的阴蒂便无所遁形,他用舌尖挑逗着花核,“变成女孩子你会更爽吗?屁眼爽还是花穴爽?”说话间喷出的热气尽数喷洒在敏感的阴户上。

    胡漓哆嗦地简直说不出话来,哪有人这样问的?

    “进……进来,嗯……”他拒绝回答原川的问题,干脆追求起内心的欲望,这样的撩拨刮弄远没有直接的干来的爽快。他摇着屁股,用泥泞的花穴摩挲吞吐着手指,妄图激起原川内心最深地情欲。

    原川也确实硬得不行了,他的肉棒裹在内裤了,早就撑起了大帐篷,就连睡裤都被他泅湿了一块。可是美味当前,就算是食指大动,他也想忍着慢慢享受。

    舌头顶替了手指的位置,无处可去的手指便抚上了瑟缩的肛口,才在上面揉了一下,那小口便撒着欢似的欢迎着原川的进入。被多次造访过的后穴熟练地含住了手指,而多次造访过的后穴的手指也熟练地按在前列腺上。

    每揉一下,胡漓便断气似的哼哭着。太刺激了,他根本就受不了。前后穴都被心上人玩弄着,那些噬心蚀骨的快感简直甜美得令人发疯。他摇晃着屁股,追寻着快感,再次勃起的肉茎摩擦着原川的侧脸,龟头蹭着那些毛茸茸的头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