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春情梦事(肉) > 分卷阅读27
    他闭着眼睛,仰着细长的脖颈,嘴巴无意识地微张着,渴望着原川的舌头入的更深,手指揉得更加大力。他颤抖着,哆嗦着,连抓着栏杆的手都快要使不上劲,他在等待下一次高潮的来临。

    “呜……啊……好深……好爽……啊啊……”

    原川被这样媚叫着的胡漓撩得头脑发昏发胀,色利熏心着,胀大的肉棒被勒得发痒发疼,他忍不住伸手下去抓了抓,便觉着自己的睡裤更湿了。

    不行,再这样下去,还没开始他就要射了。

    他松了唇舌,拿出手指,胡漓被这突如其来的暂停弄得很是欲求不满,半张着迷茫的双眼探寻地看向身下的原川,腰身却还在挺动着,磨蹭着原川为微热的擦脸。

    “宝宝……”原川喘着粗气,“我忍不了了。我要,开始,你了。”

    甜蜜的折磨总算是结束了。胡漓咽了咽口水,心想着,可算是要开始啦。继而坐到一旁,他醉得糊里糊涂的,本能的觉得热,便想脱自己的黑丝。

    还只拉开了一边,手就被抓住了。

    原川坐起来,拉着胡漓的手腕不让人动弹,“就这样。”他喘着气,“不是要变成女孩让我操吗?就穿这样。”他把自己脱得赤条条的,单单留了条内裤。硬挺的性器勃发得可怕,从内裤的边缘探出头来,不要脸地对着胡漓流口水。

    他拉着扯着,硬是把胡漓抱起来跨坐在自己身上,向下压着,隔着湿润的内裤用性器顶弄胡漓的花穴。一个人全身穿的整整齐齐的,单单没穿内裤,一个人呢脱的光裸,却单单只穿了内裤,怎么想怎么色情。

    那下体润着湿着,被原川隔着内裤撞了两下,胡漓就软得不成样子。外披的小西装早就在刚才激烈的前戏弄不见了,此刻胡漓裸着肩膀,穿着抹胸的小礼裙,贴着大腿根的黑丝粘了些黏液,早就湿得不能看了。

    "胸呢?"原川用手指摸着胡漓软软的胸肉,"也像女孩子一样长大了吗?"胡漓刚刚和原川接了个吻,被亲得头晕晕的,口腔里还隐隐作着痒,他痴缠着,还想要原川亲亲他。亲吻太过激烈,舌头钩着舌头,一个劲地往喉咙里伸,刮得整个口腔都痒痒的,连天灵盖都激得发慌。他还想要这种刺激,完全顾不上原川的问话,捧着对方的脸就把唇递了上去。

    原川便准备自食其力。

    他把小礼服往下扯了扯,勾着胡漓软软的乳肉摸了一圈,便摸到一个硅胶似的东西,一扯,那半圆形的假胸就掉了下来。没了假胸的支撑,礼服胸部就变得松垮垮的,原川再往下扯了扯,挺立的乳粒便卡在礼服边缘上。

    那一小点殷红,介于雪白皮肤和漆黑礼服之间,令人头晕目眩的美。

    "平胸美女。"原川摸着那乳粒,屁股往下蹭了蹭,使得阴茎得到解脱。

    留着水的小兄弟就和流着水的小妹妹打了个照面,"我开始草你了。"他对着胡漓的耳朵小声的说。

    第32章  女装双性PLAY(完结章)-------高H

    原川握着粗长的柱体,用滚烫的吐露着黏液的龟头戳刺着胡漓的花核。他低着头看着,顶弄着,还迫使胡漓观看这样场羞人的性事。每一次挑逗,胡漓便咬着牙闷哼,他搂着原川的脖子,尽量不去看身下淫靡的场景,可即便是这样,还是羞得浑身通红,两股战战。

    要玩就让他玩好了,反正是自己答应了的。

    越是不看,身下的感觉越是明显。他甚至能感受到原川的马眼在小口小口啄吻着花核上敏感的皮肤。

    “呜……别玩了……啊啊……再玩我就又要射……嗯……射了……”

    他讨着饶,把原川的耳珠含在嘴里舔弄,小声的在原川耳边吸着气,那声音魅惑诱人,原川根本把持不住。他紧抿着唇,一点点把龟头送进了绵软湿滑的嫩穴,刚一入了个头,就感觉到那些敏感的淫肉贴了上来,欢天喜地地摩挲着他的阳具,揉捏那些敏感的阳筋,妄图从马眼里得到一点恩泽雨露。

    “别吸我……”原川留恋般不住吮吻胡漓裸露的肩胛皮肤,“我会忍不住的……”他控制着进入的节奏,缓慢的呼吸着,连腹肌都变得紧绷绷的,唯恐克制不住一下子进去伤了那些柔嫩的媚肉。

    “忍不住什么?”胡漓全身暖融融的,原川的进入止了他身体里的痒,节奏舒缓,他便有点得寸进尺,想要原川再进来些,操进去,操到那些神秘不可知的地带,挖掘出他身体里最淫荡最难以启齿的淫性。他想着想着,花穴便不由自主地收缩吸吮。

    “啊……”胡漓夹得太过用力,原川简直要发疯,他捏着胡漓滑腻白皙的臀肉,猛地往上顶了两下,“忍不住想要狠狠操你。”

    那一下子入进来,逼得两人都喊出了声。从尾椎骨往上窜的快感攀升到后脑,胡漓指甲收紧,在原川身上留下浅浅指痕。

    疼痛更加刺激了原川的情欲,他收缩着臀肌,摆动腰肢,一下又一下狠准地顶了进去,挤开狭窄的肉道,撩骚一下藏在里面的淫荡软肉,退出去,继而更深更大力地进去。

    “啊……不……太,太快了……唔……”他摆着头,乳尖和原川硬邦邦地胸膛贴着,磨蹭着,从乳尖传来的那一点酥麻变成了欲望的导火索。

    也亏得原川经常健身,所以这样坐着的体位完全不在话下。他这样颠弄了两下,胡漓就一副溃不成军的样子。原川爽得头脑发麻,平日里牙尖嘴利不可一世的胡漓此刻正骑坐在他身上,乖巧得不像样子,叫他得红艳艳的,怎么看怎么动人。心里的愉悦超过了身体的快感,原川便觉着没那么急躁了,他甚至躺了下去,用腰腹的力量浅浅地在胡漓体内抽插着,就是不肯好好给身上人一个痛快。

    "怎,怎么了?"胡漓嗫喏着,无师自通般地自己翘起屁股吞吐了两下。他觉得不够快意,可是又闹不明白原川为什么要罢工,自己个动了两下,腰软的没有了力气。

    "宝宝自己动动看。"原川斜靠在枕头上,一只手来回抚摸着胡漓的乳肉,两指夹着乳粒轻轻旋钻拉扯,怎么玩都不够。

    胡漓瞧他那样子,哭唧唧的求了两次,原川都不为所动,真是专心致志地把玩着自己的乳头,便明白原川是铁定了心不肯好好自己了,遂咬着牙忍着羞耻动了两动。浑圆饱满的龟头在体内戳刺那些不知足的敏感点,胡漓闭着眼睛哀哀呻吟着,在原川身上起起伏伏。

    宽大的裙摆遮住了两人交合的下体,把那些淫靡的水声全都笼在那狭小的空间里。原川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