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2
    刑拘狠狠的璀璨口腔与身体,见男人只是疯狂的泄欲,再次微微的笑了,因为视线越来越模糊了。

    那是充满了自身嘲弄的笑,笑自己似乎比他更可悲,为何会爱上这么一个人?为什么呢?

    “说!他派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又和他说了什么?嗯?”男子似乎很享受在对方身上驰骋,所以忽略掉了怀里的身躯越来越虚弱的事实,边疯狂摆动边沙哑着嗓音逼问,见她不回话就继续冷笑道:“瑞儿!你要乖乖听话,本王会不计前嫌的宠爱你,如果想试图反抗,那么这里将会是你下半生的囚笼!”

    少女好似已经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了,半合不合的双眼透着所有红纱看向了不远处的一座雕像,它是由上等的汉白玉所雕刻,那是一个美丽少女翩翩起舞的一瞬间,石像笑得那么的甜美灿烂,完全将少女该有的天真烂漫表现了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子似乎累得不行时才终于将种子喷发给了对方,黑着脸一把甩开形同死肉的人怒吼道:“萧瑞!如果你再不说实话,本王一定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痛不欲生的!”

    “王爷息怒!”

    向来沉着冷静的人突然雷霆暴露,让寝宫里的女孩们吓的跪倒一片,身体更是像抽风一样抖动。

    男子根本就充耳不闻,抬起脚狠狠踩在了少女的背上,面部扭曲的发狠:“你说不说?本王如此爱戴于你,却给这样的回报,今天…”终于,男子好像发现了少女的不对劲,鹰眼微眯,狠狠的再次踹了几脚:“你想用装死来逃脱吗?不可能!萧瑞,你给本王起来!”

    “王…王爷,她好像…死…死了!”离得最近的一个女孩结结巴巴的提醒,趴在大理石板上的小手几乎冻得发紫,明明是三月的天,为何这么冷?

    一听这话,男子倒退了一步,俊美无双的瞳孔逐渐变大,最后焦急的弯腰将少女板正,看着她满脸都被血液染红,蹙眉伸手放到了她的鼻翼下…

    第一章过度而亡

    “谢…谢…老板!”

    边收钱边道谢的快递员幸福的拿着多来的小费笑得合不拢嘴,要是每个人都这么大方就好了。

    二十来岁的单纯小伙子,骑着单车继续前进,心里那个美几乎都写在了脸上,E市的某处人行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多如牛毛,小伙子板寸头,很是憨厚,好似脸上写着‘善良’二字般。

    或许是得意忘形了,难得收到五十块的跑路费,所以拐弯时忘了按车铃,等到他发现有一群人冲出来时已经晚了…

    ‘砰!’

    ‘哐当!’

    “我草你妈!眼睛被狗吃了啊?”

    属于年少轻狂的声音那么的嚣张跋扈,小伙子赶紧爬起来怯生生的抬头,一看是这街头的恶霸就赶紧弯腰道歉:“So…So…。So…rry…rry对…。对不!”

    萧瑞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加上对方的话更加气愤不已,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帅得一塌糊涂的俊俏容颜上杀气凛然:“你说什么?”

    “瑞哥!这小子骂你骚呢!”

    九个头发如同彩蛋的少年开始怒目圆睁,好似对方说了什么十恶不赦的话般。

    小伙子赶紧惊慌的摆手,很想再开口说话,却发现会越说越错,只好闭口不言,眸子里有着慌乱,上帝啊,为何我谁不撞,偏偏是这个臭名远播的萧瑞?

    ‘砰!’

    “我去你妈的!”脾气相当暴躁的萧瑞想也不想就直接一拳头狠狠打向了快递员的鼻梁,下手极狠,长这么大还没人这样说过他,该死的,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被人说成骚?简直就是忍无可忍。

    “打死他,打死他!”狗腿子们不断的呐喊。

    路人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都怜悯的望着快递员,惹谁不好,居然惹这个不但身世庞大,且坏事做尽的流氓?

    兄弟们的呼唤好似成了萧瑞的打气筒,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这土包子完全成了他的出气筒,提起对方的廉价衬衣就狠狠一拳打在对方的腹部。

    “唔…对…对…。不起!”终于男子将道歉的话说出了口,可对方为何还要打?他什么时候骂他了?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吧?

    被打扫的纤尘不染的街道四周绿树丛荫,树下却发生着这么可怕的事,忽然一个红发男子瞪大眼道:“瑞哥!他好像是个磕巴!”

    “嗯?”萧瑞也是一惊,与那小子对视半天,见他胆小如鼠的目光就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发现路人开始窃窃私语就无所谓的拍拍男子的肩膀道:“哥们儿!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完全就不像道歉的语气,可快递员却疯狂的摇头:“没…。没…事!”别说道歉了,他不要再找他麻烦就阿弥陀佛了。

    “算你识相!我们走!”优雅的大手轻轻拍了拍裤腿,狂妄的带着弟兄们离去,留下快递员不断的在心里庆幸。

    萧瑞!男,二十三岁,E市出了名的不良少年,至于到什么程度…。几乎谁要看到自己的孩子跟他在一起混,回去肯定是用皮带招呼。

    父亲是某集团的老总,上有三个姐姐,可以说他就是家里的宝贝疙瘩,唯一的继承人,奈何从小就不学好,殴打老师,吃喝嫖赌样样齐全,唯一值得大人欣慰的是他有一双过目不忘的眼睛,所以每次老师教的他都早已背的滚瓜烂熟了。

    还有一对过听不望的耳朵,也许就是因为这种天资,所以不去上学大人也不会束缚,糖水里泡大的阔少爷。

    “瑞哥!这是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黑客那里买到的,您看是不是…?”食指和拇指不断的揉搓,贩卖光碟的小少年笑得很是贪婪。

    “王成,你这小子能为瑞哥效力应该感到三生有幸,居然还敢要钱?”蓝发少年上前就要给他一个暴栗,吓的小少年垂头丧气的嘟嘴,这光碟他确实废了很大的劲才弄到的。

    萧瑞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拍拍小少年:“你干得不错,等哥们儿将来坐上黑道老大的宝座后,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红毛,给他一万块!”

    红毛嘴角抽搐,不就是一盘朴媛秀的裸照吗?又不是毛片,一万也太夸张了吧?不知道这个月您老的零花钱快光了吗?心里虽然犯嘀咕,却还是烦闷的冷哼道:“还愣着做什么?跟我来吧!”拿出银行卡便带着小少年离开了摊位。

    “瑞哥!可不可以给我们也看看啊?”绿毛双目冒光的瞅着萧瑞手里的塑料盒子,朴媛秀啊,韩国目前最红的星子,走的是保守路线,袒胸露背的很少见,如今居然有裸照,谁不心动?

    一头漆黑短发的萧瑞拿出香烟点燃,吐出一口烟雾才转头望着手下道;“你想死吗?”

    “唔!不敢!”照片而已,又不是人,瑞哥疯了,还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