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7
    走多远,我不叫你不许出现在我眼前知道吗?”何允墨是神仙,他一定会很快发现他错得有多离谱,说不定下一刻就会凭空出现,莫要吓坏了这小丫头的好。

    “啊?那吃饭呢?”

    “吃饭也不许叫,滚滚滚!”妈的,哪来这么多废话?

    “哦!好吧,按理说您醒了就应该立刻去见教主的…。我走!”幽儿撅嘴,无奈的起身离去,不断的回头等待着主子反悔,然而走到洞口都没见对方叫她,只好拉开铁门走了出去,赶快去通知教主的好。

    半个小时后…。

    “何允墨!我告诉你啊,再不出来就要你三天下不了床啊!”某男悠哉悠哉的坐躺在玉床上抖动着小腿,话语很是嚣张,仿佛知道对方会害怕一样,不断自言自语。

    只是一双手很不规矩的在胸口乱揉捏,还别说,虽然不知道这具身躯的面貌,可这肤如凝脂是真真切切的,怎能错过?色是男人的天性,谁有意见?

    一个小时后……。

    已经威胁得嗓子冒烟的某男无所谓的挑眉:“好吧!可能你现在没空,大爷先睡一觉,如果醒了后发现还是这身体,你就死定了!”语毕,翻身调整了一个最好的姿势与周公下棋去也。

    ------题外话------

    此文QQ群:106850151

    第四章贞操裤

    幽幽清晨,美丽的春姑娘穿着一片绿色的衣裳,招展地笑着走向大地,给自然界披上了一层新装,使万物显得无限生机,一缕缕金黄色的阳光撒在披上新装的竹林草地,光束照耀着竹叶上的露珠儿,令它显得那么的晶莹透亮,那么的生机勃勃。

    铁门洞外,幽儿乖乖地坐在一块石凳上,双手托腮,看似可爱的少女实则小手一转便能无声无息的要了敌人的命,在这里没有弱者,就是一个烧火的火夫都武功高强。

    但她对洞内的女子很是尊敬,对方不开口她就可以在这里坐到死,直到对方叫她为止。

    滴答

    阴暗潮湿的洞内依旧不时发出这种滴水声,很有规律,如同音乐的旋律。

    很快,床上爬睡着的某女开始皱眉,被子和身子几乎扭打成一团,可谓是毫无形象可言。

    妈的!

    某男心里咒骂了一句,这种滴水声很明显就还是在那个黑洞里,无奈的睁开眼,即便是知道此刻的环境,却还是伸手摸了一下腿间,或许是男人的缘故,承受能力比较坚强,无所谓的起身扫视了一圈,没见到那个可爱的圆脸小姑娘还是有点怕,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莫非自己是小龙女?该死!不管是什么可也是女人,奇耻大辱。

    一个翻滚很利落的下床,再瞅着远处一张两米高的铜镜走了过去,不管如何,这个何允墨可能是暂时不会来了,肚子咕咕的叫,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个道理太他妈对了,胃部几乎快要痉挛。

    然而惺忪的眸子在看清镜子里的人是谁后,却骤然胀大,就那么傻傻的呲牙与倒影对视…。

    女子一身纯白纱衣,脸色晶莹,肤光如雪,瓜子脸儿上有着明显的酒窝,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二十岁年纪,身形婀娜,恰似明珠美玉,纯净无暇。

    因惊愕而微张的小嘴里可看到两排洁白的皓齿,不染纤尘。

    不过很快,萧瑞便不再惊讶,也不再愤怒,只是若有所思的瞅着镜子,脸上写满了悲悯,对自己的悲悯。

    这一刻,他不想哭也不想骂,无法说出自己此刻的心情,一定要形容一下,那么可以用一首歌来表达。

    ‘爱大了吧!受伤了吧?……’

    朴媛秀,居然是朴媛秀,老天爷,你是故意整我还是可怜我?是不是见我两年多都没追到这个女人,所以死了干脆让我来做她?你厉害!

    如此悲催的命运可以找谁去诉苦?如果老子不爱那个女人,是不是就不用变成她了?是不是自己老在脑海里将朴媛秀脱光意淫,所以老天爷看不过去,毕竟对方那么的清纯,所以就给了这残酷的惩罚?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也不是你站在我面前我却看不到你,而是你爱了多年的女人根本就不认识你,直到你以为快要得到她的时候,老天爷让你变成了她。

    “何允墨!你他妈的王八羔子,你等着,老子追到地府也要将你干死!”完全没有想过她就算想,可有东西去弄得对方三天下不了床吗?

    然而听到突来的爆吼声,幽儿敏锐的跳起身,踹开铁门冲了进去,兴奋的禀告道:“小姐,您终于醒了,教主说了,要您醒了后立刻去聚魔堂见他,估计是又要您接任务了!”

    萧瑞不再赶人,不屑的冷哼一声,挽起裙摆很潇洒的掖进了腰带里,直到满意才挑眉,还真怕一步一个跟斗,再次来到玉床上后便慵懒的侧躺在玉枕上,高高翘起的一条腿儿不似女子那般矜持,而是抖弄得很是欢快。

    “你叫什么?”终于开始仔细的打量小美人,很无害般,啧啧!不愧是没有污染的环境,连一个小丫头都这么美,关键是为何这里就她一个人?自己是小姐,那么身份地位一定有,是什么样的小姐?大户人家?

    幽儿凑近小脸观察了半响才退后回话:“幽儿!”

    “OK!”萧瑞满意的点头,真懂事,食指边敲击着玉石床边命令:“幽儿!我这人不喜欢被人当女人看,这样,从今以后你只需叫我哥哥,或者帅哥,靓仔,懂吗?再叫小姐我会翻脸!”

    习惯了命令人的口吻恐怕一时半会儿是无法改掉。

    “什么是帅哥?靓仔?”又是新奇的词儿,小姐这次醒来怎么变这么多?

    “就是说我很美的意思,难道你不觉得我很美吗?”为了能听到这现代的词儿,决定使用美人计,兰花指翘起,波光流转的望着对方,与刚才判若两人。

    幽儿嘿嘿笑了两下,好似对方的自卖自夸很搞笑般,不过还是点点头:“小姐,您本来就是这南越四大美人之一,幽儿怎能说您不美呢?您难道不知道吗?”为何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怎么就是改不了口?烦闷暗想了一会,最终在心里笑了一下,不愧是他萧瑞看上的女人,无论在哪里都这么的吃香,南越?南越是哪里?不行,自己不能一直坐以待毙,万一这何允墨一辈子都发现不了他做错了,自己不是要饿死在这里?阳寿未尽死了就得做游魂野鬼,呸!像倩女幽魂一样?万一真来个什么鬼王,能与猪媲美,要强暴自己怎么办?NONONO!

    这丫头好骗吗?如果说失忆了她会信吗?或许说睡一觉就忘了一切……

    心里七上八下,对于这里一丁点都不知晓,还有那个什么教主又是谁?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