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10
    看清男子的洁白双手并不似女子的纤细,略显粗实,却也是修长美丽。

    让萧瑞吃惊的是对方居然带着一个头盔,如同古代的血滴子般,面部是钢丝横竖交叉的模样,密密麻麻的四方小洞,也就是说只有对方能看清自己,自己永远也别想看清他的模样。

    锐利的目光也正在注视自己,好像即将要爆发的雄狮,自己有得罪他吗?

    “哇!”

    就在所有人不解这四堂主为何今天如此无礼时,萧瑞瞅着前方大声赞叹,极品,真是极品。

    “怎么?昏迷两年多就忘了你的身份了?”

    钢铁套里再次传出了如此迷人的嗓音,不用去看他的容貌就可听出每个字里都带着疏离,更无情似冰。

    幽儿身体抖了抖,怎么办?小姐是真的失忆了,为了主子也好,为了保命也好,柔声道:“启禀教主,小姐她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奴婢也是刚刚得知!请饶恕她的冒犯之罪!”

    闻言周围许多人都开始偷觑向萧瑞,好似对她的失忆有着很大震撼般。

    “哦?失忆了?”男子好似不相信的捏紧大手,望了那个嚣张傲慢的女人半响才沉声道:“你刚才为何惊呼?”

    萧瑞搓搓手臂,这男人的声音怎么透着一股寒冰之气?令人浑身发冷,瞅着他背后的座椅,啧啧啧,和田玉所雕刻的庞大座椅,记得有一次跟着父亲去拍卖会,仅仅只是一个和田玉做的观音相就要上百万,所以对和田玉很是了解,那阳光下发着淡淡星芒的椅子是和田玉,绝对不假,不过还是双手环胸没好气的回道:“当然是教主您那气宇轩昂的体魄了!”呸!浑身都散发着阴冷邪恶之感,还气宇轩昂,真肉麻!

    “小姐!您…。哎!”幽儿真是恨铁不成钢,都说教主只在乎武艺的,绝对不会被女人吸引,他不可能因为女人而将多年修炼的武艺功亏一篑的,怎么又开始勾引了?

    白发男子们都在心里不断摇头,都说吃一堑长一智,这个梦瑶为何又犯同样的错了?

    果然!白冥嗤笑了一声,话语充满讽刺:“梦瑶!本尊养你们这些卑微的女人不是要你们来对本尊使花招的,全天下的女子谁有你们在人前的地位高?教你们武功为的是能给白阴教带来用处,你自小就如此爱慕于本尊,实乃感人肺腑,只可惜,我对男女之间的感情毫无兴趣,你的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怜对我来说不值一提,你的存在就是接受主子给你的一切任务,如若不是你的脸蛋还有点用,刚才你就已经去黄泉报道了!”

    每一句话都说得很是不轻不重,不温不火,却发自内心,这一点恐怕是个人都能听出来,萧瑞的脸色不断变黑,阴冷的望着那个自大狂,他什么时候爱慕他了?我靠!兄弟,你别忘了你带把,老子会喜欢带把的吗?

    “跪下!”

    就在萧瑞要冲上去给那男人两拳时,一个手持长剑的男子鬼魂般飘到了他的身边,口气生硬,却也不容拒绝。

    “呸!老子连老头子都不跪,你们这些平辈有什么资格…。唔!”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小腿处一阵刺痛传来,‘咚’的一声双膝落地,漂亮的脸儿扭曲一团,屈辱掩盖了先前的自信,抬头想站起来,却察觉到双肩正被人强而有力的按住,愤恨的望向白冥,在心里狂骂不止。

    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此刻再惹怒对方肯定没果子吃,还是忍一时的胯下之辱好了,大男人能屈能伸,这点羞辱算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呢。

    白冥很是能察颜阅色,见萧瑞不会再反抗后才轻轻摆手:“退下吧!”语毕目光又转向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红衣女子,嗓音转换为阴郁:“霜儿!你还有什么话说?”

    “属下死而无憾!”

    萧瑞大惊,见那些黄衣女孩开始抽泣就暗暗捏紧了双拳,慢慢抬头,头盔男子居然那般慵懒的宣判了对方的死刑,这么好听的声音,说出的话却句句都惹人厌恶。

    “白阴教从不养废物,你们都互相转告下去,如若谁以后完成不了本尊交予的任务就提头来见,不需要回来禀报,霜儿啊霜儿,不过是一个男人你都搞不定,以你的姿色他不可能不上钩,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毕竟对方貌美如花,死了还是有那么点可惜的。

    此刻,某男开始觉得这个头盔男说出的话不再性感诱人,而是犹如地狱发出的警报,赛场上发黄牌的裁判,那么的讨厌。

    “季霜没有什么可多做解释,也完成不了此项任务!请教主赐死!”

    “死?你为什么要死呢?”最瞧不起这种自动求死的人了,萧瑞愤怒的推了她一下,人不是应该想方设法的求生吗?

    白冥挑眉,冷笑道:“梦瑶!你忘了?你是怎么回到白阴教的?既然你说失忆了本尊暂且也就不计较以往的事了,但是教规你有必要再听一次,任务失败者,杀无赦,既然霜儿无法吸引洪五爷,那就你去,就你这容貌,恐怕天下男人没有几个可以抗拒,虽然你如今无法伺候男人,但这女人身上不是就只有下半身可以满足男人,这一点我想你懂吧?”

    “懂!当然懂,吹箫嘛!”靠!这些都是以前女人常给他做的,看来这个霜儿是因为没有勾引到洪五爷,所以要被杀,即便是跪在地上也掩饰不了那一身的铁傲骨,他永远都不会唯唯诺诺的。

    “吹箫?”白冥有些不解,勾引男人吹箫做什么?

    萧瑞见都一脸的不明了就径自起身冲白冥勾勾手指:“想知道吗?那你过来我告诉你!”小白兔一样的目光很是无害,然而那弯起的唇角却透着一股邪气。

    一片白色中,白冥一身墨色的长袍,黑暗的气息环绕住了他整具身躯,兴许是觉得颇有趣味般,还真皱着眉头起身走了下去。

    “大胆…。唔!”

    守卫们完全没料到教主居然真的会听她的。

    萧瑞在心里笑翻了天,好好哄骗的小白兔,眨眨眼:“再近点,这个还是不要让别人听到的好,少儿不宜!”

    如此神秘的模样再次勾引得所有人都想听一听,连幽儿都好奇的竖起了耳朵。

    “还要近?”几乎到了要碰到对方的胸脯时才收住脚步,昂首挺胸的负手而立,等待着神秘的解答。

    “把头低下来我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吹箫!”该死的,自己怎么突然这么矮了?他居然高了他一个头,上帝,太不公平了,女人凭什么要这么矮?

    白冥扬眉,兴许是知道在这里无人敢耍他,所以百分百肯定对方不是在逗他玩,倾身弯腰,宽阔的胸膛因为这个姿势露出了少许,真是美得不像话,从未被人抚摸过的身体处处都洋溢着洁净,不食人间烟火,还透着一股淡淡的麝香味。

    萧瑞边捏紧拳头边附耳呢喃道:“这男女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