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13
    清冷的面部有着愠怒。

    “随便你怎么不客气,哥哥这是为了你好,有床不睡睡什么石头?又不是乞丐,那床够大,以后你都跟我睡!”完全忘了对方是个武林高手,更不知道对方刚才只要稍微使力她就会瞬间粉身碎骨,只是一股脑的拉着对方强行前进,脸色同样很不爽。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段季霜没有再挣扎,就那么被对方拉着走向前方,蔹下的眼睑里有着别人不懂的情绪,最后看向紧紧抓住自己手腕的小手,完全不明白对方突然的示好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灾难,但绝对不会认为对方会平白无故的对她好。

    夜半

    本应该熟睡的某男却缓缓睁开眸子,侧起身凝视着近在咫尺的美人,与白日那朵孤傲的红莲比起来,还是睡着了的样子可爱。

    冰肌玉骨,脸蛋如丝般嫩滑,洁白的面颊将那淡红色性感唇瓣衬托得如同樱桃,它正紧抿着,令人想去亲吻,千金散去也愿意尝尝里面的味道有多甜美。

    白纱飘飘,夜明珠正发着浅淡的光芒,萧瑞突然将手臂伸到了段季霜的头顶,撑起上半身轻声喊道:“霜儿?”

    “唔!”

    似梦呓的声音自鼻翼中传出,段季霜微微捏紧拳头,故意制造出了还在熟睡中的姿态,倒想看看她到底想耍什么花招,心里不断发狠,生平最憎恨的就是这种表里不一的人。

    “睡得真香呢!真漂亮!”食指描绘着美人的轮廓,对方的熟睡令某男贼胆不断胀大,终于下定决心一亲芳泽,缓缓低头,轻轻含住了对方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嘴,厮磨半响才饥渴的将舌尖轻轻闯入,该死!果然甜美得足矣杀死所有男人,没有丝毫的异味,反而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题外话------

    此文QQ群:106850151

    第九章吃人心?

    舌尖不断舔舐过对方小嘴的贝齿,那么的嫩滑,真想问问她是不是会刷牙?

    就在痴迷时,突然察觉到有一道锐利的视线正注视着自己,试探性的抬眸…。

    “哇!你什么时候醒的?”

    见美人儿正睁着大大的眸子便快速翻身滚到一旁,惊慌的望着她,该死!偷香被抓个正着,顿时心慌意乱。

    段季霜深吸一口气,冷冷的说道:“以后不要这样了!”语毕便一个翻身对准了床外,继续闭目养神。

    完了,美女生气了,某男尴尬的咧嘴笑笑,用力抓抓后脑打哈哈:“哈!那个今天夜色不错,我…。我只是有点情不自禁,霜儿,你没生气吧?”美丽的大眼一眨不眨的望着那娇俏的背影,说真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了,男人本色嘛!睡一张床,本来就容易出事,该死!以前都是女人主动爬上他的床,根本就不觉得会心虚这一说,怎么这次这么紧张?

    “不要这样叫我!恶心!”段季霜依旧表情如霜,口气还是那么的生硬,不带丝毫感情。

    “唔!那白发妖怪不是这样叫你的吗?”萧瑞咂舌,乖乖!你厉害,被偷亲了居然还这么淡定,等等…。迅速低头看了一下身躯,啧啧啧!怎么忘了自己是女人的事实了?她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大变态?老天爷!求求你了,饶了我吧!

    段季霜长叹一声,秀眉间被皱褶侵占,好似很烦恼般,并为开口说话,可见有许多的无可奈何。

    萧瑞很知趣的不再问这个问题,失望的垂下头颅苦笑:“连你也喜欢他是不是?”所以才不喜欢我亲你?不喜欢除了他以外的人叫你霜儿?

    “不是!我从没喜欢过别人,如果你真的没什么目的,那么你是第一个肯用惹怒教主而来救我的人,梦瑶,你变了,变得我不认识了!”眼睑抬起,漆黑的眸子里全是苦恼,或许是她真的小人之心了,可在这个天下,又有多少是真正的为别人着想的?

    “算了!刚才我只是有些失态,忘了自己也是个女人,霜…。季霜,不管如何,我是真心希望你活着,开心的活着!”

    段季霜的话语里充满了对社会的无奈和绝望,她的想法很是悲观,她完全把她自己当成了一个别人的工具,这让萧瑞很是无奈,很想给她真正的幸福,可他现在不是男人,有什么资格去说这种话?

    美人儿微微一怔,却依旧面不改色,睡意早已跑到了九霄云外,坐起身定定的俯视着萧瑞:“你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某男狐疑,也跟着盘腿而坐,两只小手互相玩弄着,或许只有他自己不知道他此刻的样子有多么的令人无法抗拒,水晶一样的眸子如同一汪清泉,那么的澄澈,喜怒哀乐几乎全部写在了面上,没有丝毫心机可言,虽然没有朴媛秀的温柔妩媚,却也多了不少让人神魂颠倒的真诚。

    段季霜看得一时闪神,白里透红的脸蛋同样引人遐想联翩,但很快的就回过神来,蹙眉提醒:“你现在没有丝毫的武功可言,内力全失,而且连基本的轻功都忘得一干二净,明日我们就要去月影楼会洪朔月,他是货出原最富有的人,瀚海书屋的主人,武功底子一定很高,你就不怕他识破了我们的目的,对你大打出手?”稍微不注意就是一条命,她都不怕吗?

    说到正事,某男也开始一本正经,是啊!怎么忘了自己吃了毒药?手心里有一条黑线,幽儿说一旦那黑线长达手肘就会七窍流血,不管是真是假,何允墨也说过要珍惜生命,一旦死亡,就会成为游魂,那时候那混蛋还想不起自己的话,不是一辈子就这样断送了?

    “他很难搞定吗?”

    “嗯!上次我就试探过了,他只是搂着头牌不放,老鸨推荐了我三次,他都不曾正眼瞧过,而且要引诱他还只能去月影楼,丘陵城最大的妓院,达官贵族特别多,他每年都会在这个季节来会见二王爷,不会超过半个月,也就是说还有五天时间他就会回货出原,听说你如今无法勾引男人,那么我们就得想办法让他看上我,然后陪他回瀚海书屋,到时候就好找那副丹青了!”见她一脸的不解便继续道:“那副丹青很是名贵,整个天下都想据为己有,毕竟前皇很少提笔作画,那算是唯一的一副,四十年前前皇在民间所画,为了一名女子,画的也是那位女子,就是现任皇帝的母亲!皇帝他寻找了已经二十多年都毫无线索,可太子神通广大,找到了出路,并未宣告天下,他想给皇帝一个惊喜!”

    “他都是太子了,干嘛还要讨好他爹?皇帝的位子肯定会落到他的头上不是吗?”

    “你忘了?太子的位子不过是个摆设,皇帝如今宠爱的是淑贵妃,而三王爷是淑贵妃的唯一子嗣,皇帝曾经说过有可能会将皇位传于三王爷楚余风!太子虽然是皇后所出,可皇后失宠的事人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