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16
    穿得与本姑娘一样,可洪五爷他眼光高得很,就你这冷冰冰的样子,他是不会喜欢的,别白费力气了,教主真是的,居然派你这不解风情的人来勾引男人,这样吧!你要真不想死,从这里钻过去,或许我还能帮你拿到美女图!”抬起一只脚踩踏在凳子上,小手指着双腿间自信满满的说道。

    段季霜深吸一口气,不屑的看向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那你信不信我一只手就能让你立刻去见阎王?”

    “噗!哈哈哈她好像还不明白夏姑娘的厉害!”

    夏妖娆也觉得很是好笑,扬唇道:“你敢吗?”连皇帝都不敢说来找她的麻烦,就这差点被教主杀死的小堂主?

    “连死都不怕的人,你说敢不敢?”段季霜抬眸阴冷的望着她,那种狠劲几乎一目了然,样子也极为认真,说出的话绝不是开玩笑。

    ------题外话------

    啊哦!下一章帅哥们才全部登场,女主要大显身手了。

    此文QQ群:106850151

    第十一章危机(求收藏!)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跟姐姐说话?”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红衣女孩上前狠狠冲段季霜的腹部就是一脚,狗仗人势的丝毫不畏惧对方的威胁。

    本来有些忌惮的夏妖娆也不再担忧,不管如何,教主不可能向着这个没用的堂主而责怪自己的,微微瞄了屋外一眼,嘴角渐渐的弯起,刚好也可以看看那些深爱着自己的男人们有多痴情。

    “唔!”段季霜倒退一步,无数屈辱占据了整颗心,脑海里回荡着那句‘我希望你活着’而按捺住了所有的怒气,夏妖娆说得没错,对于教主来说,自己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即便是武功还有点用,可白阴教比她厉害的多的是,怎么办?

    “看!还说不怕死,分明就怕得要死吧?夏姐姐,你根本就不用担心,就算教主他责怪你,可太子他们不会舍得看着你被欺负的!”红衣女孩鄙夷的望着段季霜,还别说,真有点令人佩服呢,刚才那一脚可是使了全力的,她居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明明春暖花开之时,这偌大的房间里却如此的冰冷,段季霜捏拳站得笔直,清秀的脸蛋表情如昨,从始至终就没任何的改变,只是眸子里有着别人猜不透的绝望,很想将这群女人全部杀死,然而迟迟不敢动手,为什么?怕死吗?确实不想死,但也说不上怕…。

    “你为什么亲我?”

    “因为…。我喜欢你!”

    回想起昨日的点点滴滴,冰冷了多年的心竟然在慢慢的被温暖,虽然不明白对方一个女人为何会喜欢自己,也不管她的话几分可信,如今,她不想对方有事,如果完不成任务,教主的话绝不是玩笑。

    “呵!还以为多清高呢…。”

    还没等夏妖娆说完,门口一个满脸喜庆的中年妇女冲了进来,先是看了一下段季霜脸蛋上的红肿,再若无其事的冲头牌姑娘附耳道:“娆儿!快点准备一下,太子他们来了!”

    “哈哈哈!圣兄!今天咱一定要不醉不归,抛去老人们的封建思想,有什么事啊咱回去后再说!”

    随着一道清脆洪亮的声音传出,女孩们都不约而同的红了脸蛋,或许这也是她们死心塌地跟着夏妖娆的原因,总是能见到许许多多的达官贵人和俊俏男子,而且吃香喝辣,客人每天都爆满,钱财也多得不像话,反正能让她们享福就好,那点嫉妒的心就先忽略过去。

    刚才踹段季霜的红衣女孩瞪大眼推了夏妖娆一下,催促道:“打自己一巴掌,快躺地上!”

    闻言,中年妇女怜悯的望了一眼段季霜,却也半字不敢多言,虽然身为老鸨,可她没权利对夏妖娆指手画脚,说起来她是这月影楼的主人,其实她也不过是教主身边一个最不起眼的小角色,教中人哪个敢得罪这个妖精一样的美人?

    ‘啪!’

    夏妖娆眸子一亮,狠狠甩了自己一个耳巴子,然后将头发胡乱的扯扯,躺在地上开始抽泣,周围的女孩们也惊恐的看着段季霜开始害怕的后退,如同受惊的小白兔般。

    老鸨秉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心态也站到了女孩们身边,所有人瞬间与段季霜拉开了一段距离,令她完全不解,为什么夏妖娆要自己打自己?难道鬼附身了?还真是活该。

    “洪兄台!当真五日后就要返回吗?难道你真舍得娆儿…。”戏谑的声音瞬间消失,好似被什么事情给震撼到了般。

    门口,六位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男子都眯着眼望着屋子里的一切,个个手中都握着颜色不一的折扇,以太子为首,那勾魂摄魄的凤眼里寒芒乍现,顷长的身姿几乎快要高过门槛,搁置胸前的折扇逐渐收拢:“这是怎么回事?”

    “呜呜呜!太子爷!娆儿不活了呜呜呜,这个女人仗着武艺高强就对民女拳打脚踢,好痛!”柔软的小手抬起,抚摸着脸颊,泪眼婆娑的好不可怜。

    “娆儿!”

    一身着水蓝色长衫的男子吓得脸色发白,想也不想的冲上前一把将那楚楚可怜的娇躯拉起拥进了怀里,很是失态,大手惊慌失措的在她身上乱摸:“哪里痛?告诉我,哪里受伤了?”

    “爷!娆儿身上不疼!”悲哀的垂下头颅,那么的凄楚,眼眶不断涨红,豆大的眼珠顺着美艳绝伦的脸蛋缓缓滴落,声音越加的沙哑:“娆儿只是心里很痛很痛,虽然我身份卑贱,被世人耻笑,呵!以前的我那么心高气傲,不知道原来做妓女这么的被人看不起,人人都可以欺凌,要不是有你们让我有了活着的希望,娆儿早就服毒自尽了,有各位爷的宠爱才安静的度过了这么多年,可如今…。爷!呜呜呜呜娆儿真的只有一死才可以不被人如此辱骂和欺负吗?”

    段季霜总算明了的在心里轻笑一声。

    冷眼旁观的五位男子个个面如霜雪,都一瞬不瞬的瞅着紧搂美人的萧悦君,听着心爱的人儿说出这么绝望的话,无不心脏抽痛,身为太子的楚落尘第一个想讨好美人的开口:“大胆!你是何人?居然敢虐打吾等的人?”

    终于听到权威最大的人为自己出气了,夏妖娆偷觑了红衣女孩一眼,见对方不断使眼色就赶紧推开萧悦君冲向了门口,留下萧悦君暗自不爽的捏拳,看似一群哥俩好的人们,又岂不是常常互相因为女人而算计?

    “呜呜呜爷!娆儿今天恐怕不能给上台表演了,呜呜呜呜!”

    或许男人都是属于豁达的种类,所有人只看到了美人儿哭得稀里哗啦,却无人注意到夏妖娆手里握着的银针正不断刺入腰间,可这一幕却被段季霜看得清清楚楚,还真是大开眼界,也终于明白这夏妖娆为何能让男人如此喜爱了,她在任何人面前都那么盛气凌人,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