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22
    的萧悦君,那位就是洪五爷洪朔月,太子楚落尘,三王爷与第一世家的御焱博不在此!”

    原来如此!圣啸宇…。气势比皇子还要夸张,不是皇帝老子和那个得宠有可能未来做皇帝的三王爷就好,无所谓的歪头道:“我不想死,可今日事今日毕,你们打了我的人就得付出代价!”反正有人撑腰,他才不怕。

    “你叫什么名字?”楚温栖浑身杀气重重,开始威胁。

    “哦?想以后找我报仇?没关系,随时奉陪,听好了!”学白无叶般优雅的打开扇子,有样学样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不断的自吹自擂:“爷就是迷死万千少女,能让女人销魂蚀骨的一夜九次郎!”

    “噗!”突然,本来还满腔怒火的洪朔月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刚毅凌然的脸庞也因为憋笑而通红,薛子钦也温柔的用扇子将薄唇掩盖住,萧悦君见好友们居然还笑得出来就与萧瑞对持,上下打量了少年那消瘦矮小的身材嗤之以鼻:“还一夜九次郎?你这身体行吗?”他这么强壮的体魄都不敢如此夸大其词吧?

    某男嘴角抽搐,愤恨的抬头,小手狠辣的揪紧萧悦君的衣襟咬牙切齿:“那你要不要试试?看老子能不能干得你起不了床?”妈的,男人最忌恨的就是别人说他满足不了女人,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段季霜和白无叶同时屏住呼吸,或许因为他们知道对方其实是一名女子的缘故,有女人能弄得男人起不了床吗?况且她不要忘了她现在身上还穿着一件‘贞操裤’的!

    萧悦君忽然闪神,近在咫尺的容颜美得无法想象,就如同神人巧夺天工所刻画的般,细致的柳眉被故意画得有些粗壮,清澈的水眸,白如凝脂的肌肤…。倘若是一名女子,定能与娆儿平起平坐,只可惜是个男人,等等!他刚才说什么?嫌恶的一把推开他怒喝:“神经病!”一个男人说要干得他起不了床?怎么干?条件反射的收紧臀部,恶心!

    “怎么?既然不想试就不要质疑爷的能力,OK?否则定要你屁股遭殃!”

    “滚!”萧悦君越听脸色越难看,怎么会有这么下流的人?

    萧瑞很满意的点点头:“我叫萧瑞,箫声的箫,祥瑞的瑞,不是我吹,曾经想爬上我床的女人数都数不清,俗称千人斩!”话虽吹得很大,然而心里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可惜如今一人都斩不了了,苍天啊,你真是暴殄天物!

    “千人斩?”洪朔月再次不解的问出口,这个少年好生特别,说出的话都是他没听过的,而且如此的生机勃勃,毫无心机,心直口快,他知不知道如果不是白无叶,他刚才的每句话都足矣被斩头了?

    夏妖娆的心再次刺痛,为何洪五爷和薛子钦都好像对这少年有意思?不会不会!对方是个男人,自己才是他们疯狂的对象,哼!有朝一日定要这萧瑞永远也做不了男人。

    “这都不懂?”你们和我真不是一路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们不断摇头:“我对你们的智商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不知道礼记也就算了,连平时最常说的千人斩也不懂,意思就是上过千个女人!”当然有点吹牛了,可只要他想,一千人绝对有,这只是个比喻而已。

    顿时,满屋子寂静得可怕,已经被女孩们搀扶起来的楚落尘再次冷哼:“你这种话说给鬼听,鬼都不会信吧?”

    确实不信,某个斜倚在门口的时空大神赞同的点头,如同透明的幻影,任何人都无法触摸到,好笑的望着萧瑞不断吹牛的动作就想起他在现代对着电脑那啥的事了,还迷死万千少女,既然如此,干嘛还要‘自wei’?

    “好了!不跟你们扯这个了,信不信随便你们!”再次来到夏妖娆面前,见一堆男人都恨不得杀死自己就很是替他们觉得可怜,是不是大多数男人真是用下半身在思考问题?夏妖娆确实人如其名,妖娆妩媚,表现出来的又温柔可人,泫然欲泣的模样是个男人都无法抗拒。

    可这花越漂亮就越毒,刚才白无叶都识破了她的伪装,他们却还是如此的爱慕着她,以前不明白什么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意思,可如今眼前这群人不都是一个样吗?你们死不死与我无关,但…倘若刚才没有白无叶的帮忙,霜儿的头部恐怕早已裂开,想到此就心惊胆战,所以这事要是算了,自己还怎么对得起用生命来保护自己的女人?

    “你…。你想做什么?”夏妖娆颤抖着身子不断往楚温栖的怀里钻,花容月貌也如纸般惨白:“呜呜呜呜王爷,娆儿害怕呜呜呜呜!”如此的楚楚可怜,可眼里的毒光几乎是想忍都忍不住。

    “你们到底想如何?”楚落尘惊慌的挡在夏妖娆面前,嘴角血液未干,那嚣张的气焰终于消失,或许真的看清了事实,他们真的打不过白无叶,所以开始放低了姿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所受的屈辱他日定要找回,否则誓不为人。

    萧瑞才懒得管别人的尊严有多值钱,玩弄着折扇道:“给霜儿磕头道歉!”

    段季霜再次看了一下白无叶,确定他不会阻止后才小步到萧瑞背后微微摇头:“不用了!”她身份如此的低贱,怎能要一个太子给她道歉?还真受不起。

    “不可能!”楚落尘决绝的冷笑,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别说小小贱民了,就是到了皇帝面前他也是弯腰行礼,这少年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

    “好啊你!还挺有骨气,那好!”很是讨厌楚落尘那一脸的高傲,弯腰也拿起一个凳子道:“既然祸端是夏姑娘栽赃嫁祸惹出来的,刚才你打霜儿的一板凳就由她来承担,你们应该庆幸我只是以牙还牙而不是双倍奉还!”

    “不要呜呜呜呜太子!救娆儿,您是皇子,难道真的怕白阴教吗?三王爷就在大堂,他们不敢把您怎么样的!”为了保命,夏妖娆开始激怒楚落尘,也不管说出的话是不是不对,不管如何,太子不带她走的话,留下来一定会生不如死,白阴教不要废物,更不要叛徒。

    萧瑞再次觉得这个太子相当可怜,虽然嚣张了点,可很容易就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了,爱上一个不顾他生死的女人是何等的悲哀?这白无叶天不怕地不怕,刚才如果不是楚落尘体质不错的话,一定会骨头断裂而死,加上他本来就不受宠,要是因为一个女人而被打得半死不活,恐怕这皇帝老子也会立刻废了他。

    楚落尘转头用因为受伤而有些颤抖的右手将爱人的泪水擦干,强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道:“本太子还是有能力保护一个女人的,娆儿!希望这次以后你能下定决心要跟谁,不要再这样了!”语毕便坚定的瞪视着萧瑞:“人是本太子打的,来吧!”

    双腿叉开,双拳紧握,眸子合并,等待着痛苦的来临,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模样。

    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