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26
    有模有样的学出,所以说本公子的脑子里有着数之不尽的曲儿!”这可不是吹牛,当然,过目不忘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毕竟因为这个过目不忘而害死了那个最疼爱自己的大伯。

    也因为过目不忘,大伯临死前的一幕怎样都无法抹去,总是会在午夜梦回时清楚的想起。

    洪朔月抿唇想了半响,最后还是鄙夷的摇摇头:“既然你如此厉害,为何又要这位姑娘替你唱?这样吧,你的礼记我洪某说话作数,今日决不与你计较,倘若你再唱一曲,令大伙都高兴了,说不定今日之事就真的没发生过!”

    萧瑞却想也不想的拒绝:“这么娘的曲子我是唱不出来,这样,这首曲子很适合这里的环境,旋律优美动听,如果她表演完了,你们依旧不满意的话,我们再说别的好吧?”

    “如此有自信?”楚温栖不相信。

    “我从不打没把握的仗!至于礼记,你们听好了!”缓缓拉开折扇,斜倚在栏杆上像个教书先生一样摇头摆脑:“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五个男人都认真的看着各处而淡淡的点头,或许只有萧瑞不知道,就是专门教育皇子的太傅都没办法让他们如此的认真受教,倘若太傅在此,恐怕也要五体投地了。

    “故人不独亲其亲!这个故为‘所以’,所以人不独亲其亲,意思就是人不仅仅以自己的亲人为亲人,以自己的子女为子女,特别是九五之尊的天子,看样子你们的天子一定是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所有的皇帝都会将别人的子女当做自己的子女,而你们这些当官的也是一样的,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意思是要让人们在年老时有人奉养,以终天年,年轻的时候,国家提供条件来发挥自己的作用,让年幼的孩子在国家的爱护下成长,鳏寡孤独的老人及有疾病残疾的,皆能有所养,能做到这一点,才算得上一代明君!”

    能听到的除了太子嗤之以鼻外,几乎全都瞪大眼定定的锁住那个摇头晃脑的小少年,胸腔都开始血液翻腾了,他是如何能说得出连皇帝都说不出来的话的?谁教的?那人应该才算得上是才学渊博吧?

    “礼记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君子行礼,不求变俗,祭祀之礼,居丧之服,哭泣之位,皆如其国之故,谨修其法而审行之,去国三世,爵禄有列于朝,出入有诏于国,若兄弟宗族犹存,则反告于宗后,去国三世,爵禄无列于朝,出入无诏于国,唯兴之日,从新国之法,君子已孤不更名,已孤暴贵,不为父作谥,居丧,未葬,读丧礼,既葬,读祭礼…。你们那是什么眼神?完全听不懂还是?”天啊!可别说都听不懂,否则他真要喷血三四天了!怎么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

    第十八章后会无期

    薛子钦屡先回过神来,轻晃折扇道:“想不到你这小兄弟连如果治国都懂,我乃丘陵城御赐第四世家的薛子钦,虽不及王爷的位高,更不及圣兄他们富裕,可依旧是家财累累,倘若小公子愿意到旗下做事,定给丰厚的酬劳…。!”

    闻言,楚落尘更加吐槽,几句比较富有道理的话就收服了他们?

    还没等萧瑞回绝,段季霜便冷漠的来到他身边,横起小手挡住了所有人的靠近,不温不火的蹙眉道:“多谢薛公子美意,霜儿代她谢过了,白阴教的规矩就是要一辈子都为教主办事,一旦有了想逃开的想法,就会人头落地!”

    “那来本王身边呢?只要本王开口,白冥定会将你赠送与吾!”楚温栖见洪朔月好似对这少年很有兴趣便替他要人,至于他!呵呵!不管她再美,可终究是一双破鞋,再不济也不至于沦落到需要用别人用过的女人。

    呱呱呱!

    某男头顶再次出现了无数条黑线,真他妈的操蛋,他萧瑞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什么时候成货品了?鄙夷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搂住前面的冰霜美人道:“有如此清丽脱俗的美女陪伴,在下又岂会舍得离开?”霜儿!为何我不是男人呢?

    段季霜冷冷的转头,刚想给她一掌时又忍住了,这梦瑶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难道她喜欢女人?脸上虽然如同万年不化的冰雕,而胸膛却此起彼伏的狂跳着。

    “开个玩笑,干嘛生气?”收回手就拉着段季霜道:“各位!在下突然改变了主意,或许歌曲太过单调,那么就让在下表演一段舞蹈,洪五爷,为了你,我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洪朔月并没问对方为何要讨好他而献殷勤,只是皮笑肉不笑的走下台阶:“倘若洪某觉得一文不值的话,那么恐怕你的苦心也是白费!”好一个年少轻狂的男子,既然得不到,那就只有杀之,不识抬举!居然用什么为了美人而不愿意到他手底下做事,如果真如此的喜爱美女,那么娆儿不是超越了那个段季霜一百倍?

    “OK!noproblem!”萧瑞一点也担心他们会不满意,从来不看有码的毛片,为了这首歌头一次去看了整部三级版本的,那爱情才叫真正的唯美。

    “漏怕不?什么意思?”楚温栖很想理解成她是害怕了,不过看她的表情,那哪是害怕?反而自信满满,以前也没听过她会唱歌吧?洪五爷每年最少都会听十几首乐曲,特别是娆儿弹奏的古筝更是一绝,令他流连忘返,萧瑞是吧?太狂妄最终都没有好下场的。

    若有所思的望了大堂某角落一眼,目光停留在一位仅仅只是背部就美得让人冒鼻血的男子身上,那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墨发黑得发亮,金黄的发冠绣着两条刚嗷嗷待哺的幼龙,紫白两色织锦的长衫处处透着令人不敢去亵渎的高贵。

    发尾荡在臀部下方,宽肩窄腰,此乃当今备受宠爱的三王爷楚余风,虽然年龄小了两位哥哥两岁,然而无论是诗词歌赋还是射击乘骑,就连武功都样样超越了亲兄弟们,加上他那一进宫就被宠得不像话的母妃,更是锦上添花,皇帝基本就好似看不到另外两个儿子般。

    若不是楚温栖韬光养晦的跟在弟弟身边点头哈腰,恐怕一年连与皇帝一起用餐的机会都没有。

    萧瑞顺着楚温栖的目光看去,脸上那笑得很是嚣张的表情瞬间平淡,再注视到那个背影时,心,骤然传来阵阵刺痛,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如此的莫名其妙,怎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自己认识他不成?

    想到此,立刻就冲了下去,越过洪朔月来到楚余风的面前,一张好似熟悉又陌生的容颜逐渐刻入脑海,幽儿说过,这个呼风唤雨的三王爷是个很阴险狡诈的人,而且在后宫里,他就像是一个魔鬼,所到之处就会令那些姹紫嫣红瞬间黯然失色,怒恨交加,却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