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31
    下肚,酒量再好也禁不住他这么喝吧?

    并未回话,在这天下,算得上绝美的容颜虽然还有点年少,却老成十足,依旧冷着脸将辛辣的液体灌入喉中,倘若仔细看,能发现那双比玻璃还要亮的眸子里有着数之不尽的伤痛,不知是不是也和大伙一样因为得不到那个万般娇媚的女人,还是其他。

    骤然间,珠圆玉润的琴音响起,是所有人不曾听过的乐器所发出,顿时连楚余风都被吸引去了目光,可嘴角的鄙夷从来就不曾消失。

    双目微微闭起,陶醉的拨弄着那再熟悉不过的乐器,几乎不用去看就能弹得丝毫不差,令人不由在心里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微微叉开的双腿也随着音律而不断的前后晃动,如今,还真比那在万众瞩目下表演的明星还要耀眼,毕竟这里的人有几个听过这种先进的歌谣?

    第二十三章孩子?

    “要告诉我就不必藏躲

    其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即使你要远走

    还是你要分手

    我都会面对这一切结果!”

    不知是不是刚才段季霜有些跑调,还是这首曲子真的很好听,连准备叫好来为小兄弟打气的公羊裴林都屏住了呼吸,同样带着哀伤的曲子,却味道如此的不同,认真盯着那不断开开合合的小嘴,和常人无异,为何差距这般大?

    楚余风那醉眼朦胧的凤眼渐渐睁开,同所有人一瞬不瞬的望着台子上的女人,眼里的痛更甚,甚至痛到了恨的地步!

    “情散意尽人更难留

    其实我知道你不再爱我

    即使你要放弃

    还是你要找寻

    我都会面对你给我的所有

    终究是分手

    不用再找借口

    终究是结束

    不用再说!”

    忽然,萧瑞不再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睁开眼望向大伙,随着歌声,表情也跟着带着悲伤,如同一个被抛弃了的人,而眸子好死不死的与楚余风那很是阴冷的目光对个正着,自己到底哪里得罪过他?为何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里有着杀气?

    不容多想,柔和的曲调瞬间如脱缰的野马,开始激情澎湃,而视线就直直的盯着楚余风,无法移开,好想就是在为他而唱一般,这个人,他绝对认识!绝对,而且交情匪浅!那逐渐变的残忍的表情是冲自己来的,到底哪里认识过?哪里?

    “你为何想着别人

    对我如此冷漠

    让我心酸让我痛

    你为何这样无情

    留下全是伤悲

    让我独自去忍受!”

    “哇!好好听哦,他好俊哦!”十来个女孩都放开了身旁的客人,木讷的一步一步移向台前,痴迷的看着萧瑞,无论是豪迈的歌声,还是他的肢体动作,样样都让女孩明白了什么才叫真正的男人,真的好完美,魅力超越了所有的男子。

    男人味十足,就连三王爷也没这个本事吧?

    察觉到女孩们的青睐目光,萧瑞也酷酷的看向了她们,很是投入的没有再嬉皮笑脸,而他越是这样,女孩们就越是芳心大动,就连那个正走下楼梯的红衣女孩也情不自禁的上前,霸道的推开姐妹们,爱慕尽显面部。

    段季霜又一次的对萧瑞有了新的认识,如果你不是女人…。亦或许你不介意女人,呵!世界上哪有女人和女人短袖的?刚才还心乱如麻,而这一瞬间却又感觉疼痛难忍,感情游戏,是她最玩不起的东西。

    “你为何移情别恋

    不顾我的感受

    让我心碎让我后悔

    我知道一切不会不会再有从前

    让自己勇敢面对

    所有的错

    情散意尽人更难留

    其实我知道你不在爱我!”

    收音后就坚决的跳下台子大步走向楚余风,脸色也同样难看,抓起他的手臂就直奔后院,他倒要问问他什么时候得罪过他?这个男人对自己起了杀心,即便表演得再好又有何用?他对自己的恨超越了极限,绝对不是因为夏妖娆的事。

    那一定是和他有仇,难道是前世的梦瑶得罪了他?

    “噢!老天爷!”薛子钦惊愕的张嘴,奇怪!这三王爷为何不出手了?这萧瑞的胆子他是相当的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等到了无人之地时,才一把甩开他,莹白的月光下,对面的男子就像日月之神,高大伟岸,丝滑的布料下,手臂并不粗壮,却蕴含了不敢揣测的力量,也相当的讶异对方为何不反抗,更加确定的抬眼阴声道;“你认识我?”

    楚余风丝毫没有要理会的意思,高傲的抬头,看着墙壁不言不语。

    “为什么?为什么你想要杀我?楚余风,别他妈给老子一副你很了不起的样子,呸!最讨厌你这种喜欢玩阴暗的狐狸,说吧,以前到底哪里得罪了你?”小手揪住对方的衣襟,不断拉近距离,不问清楚就没办法解决,那么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他相信这个男人有本事杀了他,百分百信!

    “萧瑞,你真是越来越欠操了,对吧?”终于,楚余风低头俯视着矮他一个头的女子,大手一把抓住了她脑后的黑发,挑衅的向后拉,成功看到她满脸的痛苦:“你还真是厉害,能黑白颠倒,怎么?你很难过?你也知道难过?楚落尘不爱你,所以难过?”

    字字句句都如同咬着对方的灵魂,冰冻三尺的表情开始变得凶恶骇人,甚至正一步一步将萧瑞逼向墙根。

    某男完全一头雾水,该死的,说话就说话,居然揪头发,看来果然认识,而且他喊的是萧瑞,而不是梦瑶,忽然想起幽儿说过三年前这梦瑶也昏死过,然后醒来和自己说了一模一样的话,难道…。

    “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如今我什么都不记得,楚余风,你我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总之我不想死,如果可以弥补,那么我尽量!”和任何人都可以大言不惭,可这个男人不行,他完全是个将霸气、睿智、算计、喜怒不形于色、威严、残忍集于一身的人。

    “弥补?”好似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般,楚余风更加抓紧了萧瑞的黑发,狰狞的笑道:“你要如何弥补?好啊!把我的孩子还我!还我啊,你他娘的有什么资格打掉‘他’?你说啊?‘他’不是你一个人的,即使你终究要跟楚落尘走,可‘他’那么无辜,你的心就这么的残忍吗?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刚才不是还振振有词吗?”几乎咬牙切齿的将话语说完,如此强势的男人,却因此而气得满面通红,动作也越加的粗鲁。

    血红的眸子因为忍住那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而胀痛难忍,喉结更是滚动得厉害,从来就没这么恨过一个人,这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萧瑞沉默了,很想看出这个男人是在跟他开玩笑,可那种发自肺腑的痛不是能装出来的,况且他没有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