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33
    划怎么办?洪朔月那里怎么办?”就算逃脱了回去还是一个死,教主向来说一不二的。

    “哎!我真他妈成冤大头了!”这个要自己拿画卷,拿不到就得死,那个要自己杀皇子,杀不掉就一辈子都要受折磨,这都是什么生活?可以不做吗?

    段季霜双手抱胸开始原地打转,清冷的目光忽然射向门口:“什么人?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呵!看来你们找洪某还真的有大事呢!”

    漆黑的拱门里,洪朔月玩味的走出,来到萧瑞身边时才好奇的问道:“说吧!看在你那令人忍不住想掉泪的曲儿上,说不定可以帮你!”

    “切!你还会哭?”萧瑞鄙夷的偏头,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为了一首歌曲而哭的那是女人。

    洪朔月并不生气,环胸斜倚在一棵小树上道:“别废话了,趁洪某还没反悔之前快快道来!”眼里有着浓厚的失望,如果不是有求于我,还会这般热情吗?

    萧瑞狐疑的看了他半响,最后上前附耳道:“我要前皇在明间所画的美女图!价格随便开!”

    “哦?”某洪不可思议的看向萧瑞,心脏不断的缩紧,还真是会狮子大开口,瀚海书屋什么珍藏没有?却没想到对方要的是这一件,想也不想的摆手道:“这个不行!你们白阴教还真是能耐,居然能查到浣纱图在我的手里!”

    “呵!我知道你留着有什么用,不就是想送给楚余风吗?这样吧,我保证,最后的主宰者一定会是他,到时候也会告诉他你的功劳也不小,如何?”

    “你好像很急的样子?”洪朔月再次觉得这小少年有意思了,白冥真是会找人。

    “没有它!我们两个就都得死,你说我急不急?”搂过霜儿的肩膀,开始装可怜:“我死了没关系,可霜儿以后的日子可要怎么过?难道你忍心看着这么美丽的女人守活寡吗?”

    段季霜嘴角抽搐,这种话她都说得出口?

    洪朔月低头轻笑了一声,眼里逐渐有了狡黠,说出的话足矣气死一百个萧瑞:“浣纱图给你没问题,至于价格嘛…。洪某的钱财可堆成一座山,这样吧,为了表示你的诚意,那么就将你的女人给我,一夜便好,如何?”天下间,哪有男人会把自己心爱的女人给另外一个男人?这或许是最委婉的拒绝了吧?他才不需要这小子去跟楚余风说什么自己也有功劳,就好比他说他请客,却要自己掏钱一样。

    ------题外话------

    小喜的QQ群:106850151

    第二十五章吻了萧悦君

    那么将你的女人给我,一夜便好…。脑海里重复着这句话,萧瑞的表情开始凝重,定定的注视着洪朔月,他依旧在笑,属于狐狸的笑容,看不出他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很想说‘那行’,不知为何却做不到。

    “洪五爷原来如此抬举季霜,好!一言为定!”段季霜心里有着狂喜,梦瑶,我们做到了,做到了,谁也不用死了。

    萧瑞痛苦的吞咽一下口水,危险的眯起眸子,自己这是怎么了?连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吗?虽然谈不上爱慕,可霜儿毕竟还是个黄花闺女,自己怎么可以让她的一生就这样毁于一旦?古代如此的封建,可又有什么方法阻止?

    是的,他怕死,他孬种,不敢去看霜儿那终于有了一丝笑容的脸儿,只是望着洪朔月道:“说话作数?”

    这一次该轮到洪朔月蹙眉了,看错人了吗?这萧瑞给人的感觉是那般铁骨铮铮,又那般维护段季霜,一定是有什么恋情,那为何会如此的忍痛割爱?真有那么严重吗?白冥要浣纱图给谁?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无所谓的耸耸肩:“没问题!美人,跟爷走吧,今晚一定让你难忘!”大手一把搂过段季霜的腰身,走向拱门。

    萧瑞站在原地,不断捏拳,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以前那么的不知天高地厚,无意间抬头,却看到了段季霜正转头冲他投来安心的眼神,心如同被放进了油锅里。

    直到不见了踪影才缓缓蹲下身子,双手僵硬的抱住头颅不断往膝盖里拉,早已被扔在地上的吉他被月光照得闪闪发光,二十一世纪绝对看不到的苍穹里星辰点点,无数虫鸣叫得正欢,却无法去静心的欣赏,那么的颓废。

    自己怎么可以任由霜儿去给别人糟蹋?萧瑞!你什么时候这么不是男人了?

    可又有什么办法?如果不这么做,自己会死,霜儿会死,幽儿会死,跟过霜儿的女孩们也全部要死,自己的命运好似全部被人们所掌控,无法逃脱,只要稍微有点权利的人就可以任意的威胁自己,不妥协就是死,老天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来惩罚我?

    许久后才苦笑一下站了起来,前一刻还喜爱得不得了的吉他也没心情去管,一步一步走向了大堂,或许这他妈的就叫‘命!’做人要学会认命,白冥,你们根本就不配做人。

    寂寥的背影令人心疼,何允墨弯腰捡起自己的宝贝,伤神的看着萧瑞,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现在所想的一切都是错误的,有一天你会求我不要让你离开这里,萧瑞,还是喜欢看你活蹦乱跳的样子,如此萎靡的一面还是我头一次看到。

    “小兄弟!你回来了?来来过来陪吾喝一杯!”

    刚进那安静的大堂就被那大胡子给强行拉去,完全就没有心情陪他喝酒,咽喉因为忍住哭意而疼痛难忍,无数自责不断吞噬着他的灵魂,仿佛千刀万剐。

    阿虎阿豹见大王如此喜爱这小兄弟,也就开始变得恭敬了起来,人如其名,虎背熊腰,为萧瑞拉开一张凳子恭敬的守候在一旁,相当的严肃。

    萧瑞很是感激的看了大胡子一眼,端起酒杯刚要灌入喉中时才发现气氛很诡异,歪头道:“为什么这些人都不动?老兄,你是什么人?”

    “不得放肆!”阿虎冷冷的瞪着萧瑞,示意他不可以再对大王无礼。

    公羊裴林摆摆手,举杯道:“在下复姓公羊,名为裴林!小兄弟可以叫在下公羊!”

    “公羊…。你老婆…。妻子是叫母羊什么吗?”乖乖!有这个姓吗?公羊?那以后不是要叫他公羊兄?

    “你!”阿豹无法置信这小子在听了公羊姓后还敢这般没大没小,当今天下,唯独奉阳大王一家姓公羊外,哪里能找出第二家?太不像话了,他居然骂大王是羊。

    突来的暴怒没有吓到萧瑞,依旧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端起酒杯就狂饮了起来,所有眼泪都被逼回了身体里,那是人们无法懂的泪水,一个男人,居然为了活命把身边的女人推给另外一个男人,呵呵!自己怎么可以这么的窝囊?

    公羊裴林再次无所谓的笑着摇头:“小兄弟真是风趣,那以后允许你直接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