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34
    在下裴林,如何?说真的,吾与小兄弟一见如故,亦可以说相见恨晚,如此能歌善舞的男子还是千古头一回见,而且全身都充满了朝气,能否交个朋友?”壮硕的双臂举在萧瑞的面前,眼里冒光,仿佛看到了什么奇珍异宝般。

    “好!萧瑞交你这个朋友!”根本就懒得去想对方是什么意思,端起酒杯便头一仰,辛辣的酒汁被全部吞入腹中,最后干脆拿起酒壶猛灌了起来:“来!洪朔月是今朝有爱今朝做,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好似坐着喝酒不尽兴,豪迈的大笑着起身仰头如同喝水。

    “他疯了吗?洪兄没告诉他今天的事已经不计较了吗?”行事向来低调的第一世家公子御焱博淡淡的问着好友们,帅气的五官有着好奇,从一开始他就在注意这个小少年,才华出众,眉清目秀,该不会是奉阳大王想将他收去做男宠?那还真可惜了。

    萧悦君始终讨厌萧瑞,即便是同姓,几百年前还可能是一家,却依旧厌恶,欺负他女人的男人他都恨不得他们全部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口气很是鄙视:“他还真厉害,在场这么多人,居然能想办法勾引住这公羊裴林,这个靠山确实够大,下辈子他都可以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了!”

    闻言,楚余风捏住白瓷杯的动作开始紧密,却也是不动声色。

    “砰!”

    “啊!”

    随着一声滔天巨响,那些一直不敢乱动的青楼女孩们都护住头颅蹲了下去,如此的惊心动魄,不断在心里喊道‘你们快走吧,求你们了!’

    一张椅子准确无误的砸在了角落那一桌,御焱博惊呼一声,同楚温栖一同侧身,碗碟随着椅子滑向了地面。

    “瑞老弟!”公羊裴林没料到这萧瑞的酒量差成这样,才喝了一壶花雕吧?怎么就开始向那一桌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人们扔椅子?很想阻止,但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说话确实难听了点,可这种话一听就是故意在气他,何必当真?

    男宠?他堂堂奉阳大王可没这个癖好。

    楚余风依旧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桌子上不少的茶水和汤汁开始溢向四面八方,抬脚顶住桌沿,迅速使力,‘嗽’的一声椅子向后滑去,远离了是非之地,坐姿开始变得慵懒,可见也有了醉意。

    “啪!”萧悦君大拍一下桌子指着萧瑞道:“你他娘的干什么!”有了公羊裴林撑腰就这么嚣张吗?

    萧瑞一步一步走向他,迷蒙的双眼确实有些昏眩,这身体不慎酒量,缺点如此之多呢:“勾引吗?”邪恶的弯起唇角,等到了萧悦君身边时就伸手揪住了他的衣襟继续追问:“你是在说我勾引他?”

    “难道不是吗?贪生怕死之徒,居然宁愿和男人苟且,恶心!”萧悦君刚要打断他抓着自己衣襟的手时,顿时被对方接下来的动作吓得瞪大了眼,瞳孔都接近快要凸出,里面写着两个字‘震撼’!

    “哇!”

    满屋子几百人全都不敢相信的揉着眼睛,真害怕是眼花了所以看错了,因为…。

    萧瑞挑衅的给萧悦君来了个法式热吻,不满意对方像木头一样不会呼吸,不会回吻,身体紧绷得像钢铁,丁香小舌挑起对方略显粗犷的舌尖,将近十秒钟才放开了他,痞味十足的评价道:“没想到你小子的味道这么好,男人味够足,初吻吧?被同性夺走了,感觉怎样?嗯?”一个连接吻都不会的男人居然说什么自己勾引公羊裴林,懂什么叫勾引吗?

    此时此刻!还真是掉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人们和萧悦君一样忘了呼吸,太过惊世骇俗了。

    ------题外话------

    小喜的QQ群:106850151

    第二十六章被扔大水缸

    萧悦君的脸色随着萧瑞的一字一句而一阵青一阵紫,并未跑到一角疯狂的呕吐,而是很平静的端过桌上一杯水,灌入嘴中,再猛漱几下吐在了地上,青筋突突的跳。

    “你真恶心!”

    “呵呵!恶心?你也知道恶心?”萧瑞步伐有些不稳,却还是指着萧悦君道:“你他妈的明知道男人和男人恶心,干嘛还说老子勾引男人?萧悦君,下次再敢让老子听到这种话,一定要你尝尝什么才叫真正的恶心!”

    嫖客们知道再也玩不下去了,都心惊胆战的后退着从侧门不断逃命,留下来有可能就是烂命一条。

    女孩们也怯生生的跑向二楼,大堂太过危险了。

    渐渐的,人烟变得极为稀少,应该说只有公羊裴林和楚余风这一桌,还有那躲藏在门后的太子爷。

    “你喝高了?”御焱博眉头微皱,坐姿很是端正,可见是个懂礼节的人士。

    循声看去,这里什么都不多,就他妈的帅哥遍地都是,萧瑞是酒过三旬,配上那从来滴酒不沾的较弱身子,早已三魂丢了七魄,可谓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更是想做就做,不会去考虑什么是否对不对。

    身子也轻飘飘的,可理智还很清晰,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也知道有些话其实不该去说,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指着御焱博道:“怎么?你也觉得老子是在勾引他?”

    酡红的双颊令人心神荡漾,楚温栖不断叹气,这女人也太不检点了,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去亲吻男子?

    几个大男人谁也没动,都开始很不友善了,只是瞅着那个醉醺醺的女人,深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

    “不不不!在下绝无此意!”御焱博见他走过来,快速起身向后退,他可不喜欢男人的,要真被亲了,以后还怎么做人?

    “那你跑什么?”萧瑞的笑容逐渐溃散,变得如同一个没了神智的躯壳,小手抓住御焱博的衣袖道:“你就是御焱博吧?丘陵城最大世家的公子爷,呵呵!都说你们这种地位高的人喜欢为所欲为,从不顾虑别人的生死,凭什么?我们也是人啊,也是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孩子,凭什么就要给你欺负?”

    “你喝多了!”御焱博很想一把甩开那个已经挂在他身上的少年,最厌恶这种喝醉了就撒酒疯的男人了,周围这么多人,成何体统?可刚碰触到对方的胸膛又瞬间收手,不可思议的俯下头,好似很想看穿对方一样,女人?居然是个女人。

    “我没喝多!御焱博,你告诉我,告诉我啊,呜呜呜为什么你们这些男人这么混蛋?霜儿她有什么错?因为我让她穿了蓝色的衣服,就被夏妖娆欺负,老子在现代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眼泪,来到这该死的地方,不得不服软,白冥一句话,我就得赴汤蹈火,否则就要人头落地,我们就这么该死吗?”

    “唔…。!你真的喝高了,快回去休息吧!”御焱博满头大汗,扔吧,对方是个女人,不扔吧,对方的娇躯一直磨蹭着他的火热之源,再这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