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37
    方法就是自己真的很厌恶和男人有亲密的行为。

    不过也确实很恶心,该死的,他一定会杀了他,一定会!

    ------题外话------

    小喜的QQ群:106850151

    第二十八章别冲动啊

    “洪朔月!敢乱来老子就杀了你!”

    一句惊天怒吼将大堂里所有人的目光拉向了二楼,均是一同蹙眉,这小子说话为何如此粗鲁?

    ‘蹬蹬蹬!’

    萧瑞站在楼梯上指着那些人怒视:“洪朔月进了哪间房?”

    不光是萧悦君等人,就连俊美不凡的楚余风都露出了惊艳之色,只见楼上少女十九模样,身材高挑,体态轻盈,不雅的言行举止此刻也显得活泼可爱,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愠怒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她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比。

    来不及将男人发髻换掉的某男见一群人都愣住就继续追问:“洪朔月他在哪里?”

    正在呕吐的萧悦君震撼的起身,一瞬不瞬的望着萧瑞,不知道为何,或许是一直以为对方是男人的缘故,这一刻他尽然觉得对方像天仙下凡,眼珠飘忽了几下,指着最角落的一间道:“里面!”

    楚余风很快便没了好脸色,扫视了一圈,再次烦闷的喝起酒来。

    “这家伙居然是女人!”薛子钦好笑的看向萧悦君:“你也不吃亏,此女虽然行为很是粗俗,但还算得上一代美人!”

    废话,小姐乃四大美人之一,和夏妖娆齐名!幽儿瞪了他们一眼,继续站在同样傻了眼的公羊裴林身畔,这是个大靠山,小姐为何不抓住?

    萧悦君俊脸微微泛红,尴尬的坐下道:“咳!什么一代美人?充其量也就算清秀一点!”话虽这样说,却不自觉的用舌尖去顶弄那对方舔舐过的贝齿,凤眼微挑,斜睨向那个正往角落客房冲去的女人。

    “上天啊!小兄弟他…。怎么变女人了?”公羊裴林倒是有些不满意,怎么会是女人呢?仿佛被欺骗了一样,起身烦闷的说道:“撤!”

    “三王爷!您认识这位小姐?”

    萧悦君想了很久才不自在的开始打听,心里有着点失落,如果自己娶了萧瑞,娆儿会伤心吗?不娶的话又有点不是男人,对方和自己有了口舌之吻,那就定要负责,做男人还真难,明明是她自己亲的他是不是?这样就得被迫娶妻,娆儿会明白的。

    楚余风咧嘴笑笑,然而只有楚温栖知道,这种笑容并非友善,里面藏着太多太多的怒气,确实,楚余风转动着白瓷杯不解的问道:“萧兄是想从本王这里知道她的事情?”

    “呵呵!如果你们都没看到,那么萧某可以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可这小姐大庭广众之下亲吻了在下,如不负责的话,她将来……”

    “她!你要不起!”

    没等对方说完,楚余风便不屑的打断,连他这个未来的国君都要不起,就凭萧悦君?

    萧悦君瞬间捏拳,目光开始转换为阴冷,仿佛被人羞辱了一番,起身指着楚余风眯眼道:“三王爷!向来我萧悦君最敬重您,为何当众如此羞辱?什么叫我要不起?一个身份卑贱的女人,如何就要不起了?”未免把他说得也太无能了吧?

    “萧兄!你怎么和三王爷说话的?坐下!”薛子钦吓了一跳,用力将大不敬的好友拉下,再打和道:“三王爷!您不必和他一般计较,其实薛某也很好奇,莫非这萧瑞是您的女人?”

    萧悦君已经气得又要呕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说他要不起一个妓女,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楚余风长叹一声,端起嘴儿酒壶为萧悦君斟满,而后又举杯道:“萧兄!本王并未有看低你的意思,而是这个女人你真的要不起!别生气,且听本王说完,此女心如毒蝎,做事果断,就是本王也要不起!”

    果然!这句话一出,萧悦君所有的怒气都瞬间不翼而飞,反而感到荣幸之至,赶紧端起酒杯与其碰撞:“刚才萧某冒犯了,敬王爷!”说完就赶紧仰头灌入喉中,看来三王爷是真的和萧瑞有过接触,而且看出了那个女人的狠毒,所以他这是在帮自己,刚才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三王爷应该不会生气吧?往后可要全部都靠他,四大世家已经明着都跟在他身后了,如果有什么改动,或者楚温栖还有楚落尘做了皇帝,那么四大世家定会被抄家灭族。

    “萧兄说哪里话,本王岂会那般小肚鸡肠?”见萧悦君终于松了口气就继续笑里藏刀的前倾身躯,邪笑道:“不过本王真的很不喜欢别人指着鼻子质问,哈哈!希望这事以后不要再发生!”说完就又狂饮了起来。

    “是是是!”萧悦君微微点头,刚才真是冲昏头了。

    “砰!”

    “洪朔月,老子要杀…。!”

    木门被大力踹开,看到的却不是洪朔月将霜儿压在身下驰骋的画面,而是同段季霜坐在矮桌前下棋,那么的恬静,连自己把门踹开了也不增抬眸,依旧在思考下一步棋该如何走。

    段季霜淡漠的转头,继而又不安的收拢秀眉:“你怎么换装了?”

    “啊?哦!想换就换了,洪朔月!你痛快点,怎样才肯把画给我们?”烦闷的抓抓后脑,很是尴尬呢,居然猜错了,一步一步上前,最后粗鲁的抓起洪朔月的衣襟逼他面对面。

    洪朔月有着些微的不满,可在看到萧瑞的一刹那,忘记了呼吸,怎么会是女人呢?不相信的伸手揉向对方的胸脯,唔…。真是女人。

    这个动作吓得萧瑞呲牙咧嘴,明白对方的意思了,真要上他,无所谓,反正都是别人的身体,三年后就会说拜拜,见霜儿正在运气就命令道:“出去!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准进来!”

    出去?什么意思?洪朔月一头雾水,怎么感觉自己羊入虎口了?这个萧瑞该不会要那啥他吧?不会不会,自己才是男人,就算要那啥也是自己那啥她的,难道是要和自己决斗?可她能行吗?

    “梦瑶!”段季霜无尽的担忧,可萧瑞此刻的目光太过决绝,而且气势磅礴,吞咽一下口水起身黑着脸走了出去,顺便将门扉关好,就那么蹲在门口竖耳倾听。

    “你…。想做什么?”洪朔月嘴角猛烈的抽筋,这个女人的样子居然这么可怕。

    萧瑞懒得跟他废话,将他拽上床,用力一推,再快速脱衣:“少他妈跟我装纯洁了,你不就是想上女人吗?老子给你上!”

    哦!原来如此!等等!什么上女人?某洪快速慌忙摆手道:“姑娘,您先别脱,喂!我没说要上女人!别冲动,有事慢慢说!”该死的,这个女人是疯子吗?

    早已气得肺都要炸了的萧瑞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