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38
    还有心情跟他讲道理?还挺会调情,先下棋,再欺辱别人,哼!他绝不能让霜儿失身,不到片刻便脱得一件不剩。

    ‘咕咚!’

    洪朔月夸张的瞅着只穿了一件奇特小里裤的身躯猛咽口水,有瞬间的失神,下腹也急速肿胀。

    “怎么样?身材还可以吧?”萧瑞冷漠的看着他问,色狼,看得都移不开眼了吧?

    “哦!可以!”洪朔月感觉心脏就要跳出胸腔,从来就没遇到过这种女人强暴男人的事,一时间不知要如何应付,如一个痴儿般木讷的点头。

    ------题外话------

    小喜的QQ群:106850151

    第二十九章得到浣纱图

    厌恶的再次瞪了一眼那色迷迷的样子,很没形象的指着贞操裤道:“爷无法像女人那样服侍你,手还可以,不过我还从来没给男人做过这种事,反正以前我也经常自己做,我想你也是吧?”边说边将对方的腰带‘嗖’的一声抽掉,扯开裤头刚要伸进去时…。

    洪朔月蓦然清醒,一把推开萧瑞怒喝道:“你干什么?”偏头不敢再去看那绝美的身躯,该死的,当他是圣人了吗?

    “别装了!你脑子里想的什么我比谁都清楚!”鄙夷的瞅了一眼那一柱擎天的地方,速战速决一向是他的作风,二话不说就再次欺压了上去,将对方强行按在身下,小手如同蛇一样滑了进去:“呵呵!我现在可算明白了‘女表’子立牌坊是什么意思了!”

    “你放开唔…。你这该死的女人,别摸了…。!”要害被抓住,想一掌打死她都不敢,真是疯了,女人也有强暴男人的一天?

    萧瑞见他忍到了极致也不发泄,而且那张下颚有着少许胡渣的俊颜血红,也因为自己太过粗鲁而痛得有些颤抖的身躯,这才知道是自己会错意了,可万一一会他又要霜儿的一夜怎么办?缓缓压下身躯,与他面对面道:“看着我!”

    “滚!”此时此刻洪朔月都恨不得将那该死的登徒子大卸八块了,怎么可能乖乖听话?世态炎凉啊,而且转变也太快了,前一刻还在下棋,这会居然是这种局势,说出去了自己还怎么做人?确实痛得他有些难以忍受,可绝不会投降。

    对方一脸嗜血的表情让萧瑞有些畏惧了,蠕动的手开始变得温柔,头顶的青丝打在了洪朔月的面颊上,加上自己的衣衫不整,倒是一副令人喷血的画面,不再盛气凌人,轻声道:“你不是要霜儿的一夜吗?”

    洪朔月很不想理会她,可身体那么的诚实,随着对方温柔的动作,浑身都舒爽得快要飞上云端,俊脸越来越红,偏头和她对视道:“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而已,洪某虽喜爱有才情的女子,却从不胡来,只是想看看你有多爱她,如果你来了就给你了,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敢羞辱他,别说浣纱图了,一会就要了她的命。

    “啊?你试探我?为什么?”有毛病?

    “试探你的为人是否和见到的那般充满了正义感,刚才你什么都不用说洪某就会给你!”见她一脸的懊悔却微微裂开了薄唇,这个女人真的非常非常有趣,她的表情变化快到了无法想像的地步,在她的脸上可看到喜怒哀乐,天真单纯却冰雪聪明。

    就是行为太过大胆,纵然连他这个最沉着的人也会唬一跳,这绝对是他见过最惊世骇俗的一个女人。

    萧瑞悔的肠子都青了,刚要抽回手,对方却按住了他,不解的看下去,该死的,他一脸的祈求,是啊,有几个男人能承受这种诱惑?无奈的开始讲道理:“我是很喜欢霜儿,但这也是有情有义是不是?不值得打动你吗?宁愿自己上也不让她上,是不是?”

    洪朔月满脸欲火,声音逐渐沙哑:“先…。先帮…。我!”

    “自己解决去吧!”用力抽回手,不断的甩:“恶心死了!”从来就不知道自己也有帮别人解决这种问题的一天,真是疯了。

    某洪狠狠瞪了她一眼,起身整理好衣衫,他才不会自己去解决,该死的女人,不知道什么叫有始有终吗?做一半,她是没事,知道他此刻有多难受吗?

    “又开始装君子了,我又没说要笑话你!别告诉我你还没找过女人?”打死他也不信,这里的男人三妻四妾再平常不过,十六岁能找到个处男真是比现代的二十岁处女还难找。

    谁知洪朔月玩味的看着她笑道:“洪某还是黄花闺男,你说呢?”

    噗!萧瑞差点捧腹大笑,不过他看自己的眼神好像不对,同样将衣服穿好跳下床道:“浣纱图拿来吧!”

    “嫁给我!”

    语气很是平淡,打破了萧瑞自作多情的念想,抽回手,恢复了那个衣冠楚楚的绝色佳人,眉宇间却有着一种不属于女人的放荡不羁,好似刚才的事真没发生过一样,两人对视起来也不觉得羞涩,扬唇道:“你是个厉害的角色!”

    “何以见得?”洪朔月干脆斜靠在床柱上,如阳春三月的风,一派正经。

    “你不就是看中了我贪生怕死吗?会为了活命而出卖一切,所以才提出这种完全不可能的要求来为难我!”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值得人尊重吗?谁敢说他不怕死?除非对生活真的绝望了,没有追求了,那种人一心只想求死,可他不是,三年后他还要回到现代,孝顺父母,所以才怕归西,这也让人很鄙夷吗?

    洪朔月的笑容逐渐消失,看她全是自嘲,就起身安慰:“洪某绝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已经在洪某面前宽衣解带,就等于是我的人了啊!”

    “你爱我吗?”这叫什么狗屁的道理?他以前在多少人面前赤身过?难道都要嫁一遍?

    “这个…。感情以后可以慢慢培养嘛!我不会亏待你的,就算将来要娶门当户对的妻子,你的地位也一定和她平起平坐!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这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她无权无势,而且父母是何人都不知晓,又无财,行为举止又粗俗不堪,除了一张脸蛋和懂点才学外,几乎没有一点是可以和他匹配的。

    听了这话,萧瑞反倒觉得心里畅快多了,仰头拍了拍那结实的肩膀道:“老兄!我萧瑞要真是喜欢男人,那么我的丈夫他一定会是一个比藏獒还要忠诚的人,绝不是什么三妻四妾,如果他敢和女人有什么暧昧,相信我,一定切了他的鸟!”眸子里阴冷的光瞬间闪过,令人无法捕捉道,很快又笑道:“而且你看低我没关系,我自己看高我自己就OK了!”

    如此嚣张的口气倒是让洪朔月愣了许久,最后轻笑道:“呵!萧瑞,不是洪某贬你,在这南越,即便就是一个公主,她也没资格去要求丈夫一生中只有她一个女人,况且要男人衷心一位女子,那也是痴人说梦,男儿志在四方,岂会因为女人而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