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42
    ”萧瑞后退三步,与正在抿唇而笑的美人并肩:“霜儿,你很委屈?”

    段季霜唇角微扬,强忍住笑的样子越加的迷人,最后斜睨向萧瑞道:“有点!”

    “哇!你们两个以为做老大很好做啊?我得时时刻刻保护你们的安全,有危险是我要冲在第一个,而且我也不是那种独享荣华的人,你们应该偷着去笑了!”他对手下可是很照顾的,在现代不就是因为太照顾,所以老妈成天叨叨叨,叨叨叨…。

    就在幽儿要继续反驳时…。

    “这么开心?那白某是不是应该不要打搅?”

    魅惑人心的嗓音自一块巨石后传出,片刻,俊美无双的白发男子轻轻摇着折扇而出,嘴角的笑很浓,卓尔不凡,无时无刻都像极了一位绝世好人,没有心机,仿佛特好欺负般,易亲近。

    “见过无叶公子!”

    段季霜快速弯腰拱手,幽儿匍匐在地,只有萧瑞浑身的汗毛都因为对方的声音而根根竖起,脸色逐渐阴沉,干脆看都懒得去看就冷喝道:“霜儿幽儿,我们走!免得沾到晦气!”

    白无叶无所谓的冲幽儿抬手,后又快速追上萧瑞道:“喂!好歹也是白某出手救了你们不是?否则依那太子的脾气,早就将你们一干人等杀灭口了!”

    “你还好意思说!”萧瑞气急败坏,根本就不管对方武艺有多高强,转身揪住他的衣襟拉近距离咆哮:“有你这样救人的吗?知道什么叫有始有终吗?你那算什么救?我们还不是差点被你害死?因为你,我还得去给他们唱歌道歉,白无叶,你简直就是个自私鬼!”

    “我哪里自私了?”白无叶自然也有些不满对方揪着他的衣领,但没阻止,觉得甚是好玩,活了半辈子,这是头一个敢这样对他的人。

    “你敢说你当时所谓的救我们不是为了贪图玩乐吗?你根本就没把我们当人看,不是吗?”该死的!真想一拳打死他。

    段季霜和幽儿都捏紧了小拳头,这梦瑶会不会玩得太过火了?虽然无叶公子看起来是很善良,可是他只是表面很温润和善,谁要真惹急了他,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乱刀砍死的,为何她就学不会规矩一点?能不这么大逆不道吗?

    白无叶更加觉得好笑了,干脆一把将萧瑞搂进了怀里,低头附耳道:“如果不是白某,试问你有机会让洪朔月上你的床吗?他会乖乖把浣纱图给你吗?”语毕,大手别有深意的拍了拍萧瑞的小屁股。

    “那我还得谢谢你喽?”奋力争夺开,站在一米外,见他又在轻摇折扇就想吐血,武力打不过他,财力更是无稽之谈,一切的一切,自己都不如他,只能认怂道:“我懒得跟你废话,说吧,你来做什么?”

    “教主让白某跟着你们一起,好看看你们究竟要做什么,万一是背叛白阴教的话,可以直接先斩后奏!”温和的说完便伸手揽过萧瑞的肩膀道:“别反抗,你知道没用的,你请假的这段时间,白某必须相陪,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草!放个定时炸弹在身边也叫荣幸?真是气死他了,啊啊啊啊!老天爷,求你了,让老子能一掌就打得他倒地不起行吗?一定谢谢你祖宗十八代。

    烦闷的抓抓脑袋,就差没吐血而亡了,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你都这样说了,我们还能怎样?不过监视归监视,我们定不会背叛白阴教,可我做的任何事你都不许插手,明白吗?走吧!我的时间不多了!”

    白无叶再次抿唇笑笑,这个女子真是独特,连被监视了还能说得如此平淡,不是应该更加暴跳如雷吗?她到底都是怎么想的?

    在这青山的不远处,有一座任何人都不敢造次的皇城,里面住着一位只要一句话就能杀掉任何人的帝王,民间纷纷夸其爱民如子,除暴安良,斩贪官,贬污吏,只有皇城内的人知道此人到底有多可怕。

    御书房

    “父皇!不知传召孩儿所为何事?”

    昨日在月影楼傲慢的太子爷如今却双膝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连头也不敢抬起,饱满白皙的额头早已汗珠淋淋,好似已经想到了什么一样,所以眼里有着绝望。

    金碧辉煌的书房可比丘陵城最豪华的王爷府,奴仆成群,十来位中年男子并列在两旁,身穿朝服,可见是这南越国的重臣,如今全部聚集在一起招来太子,定是有天大的事需要商讨。

    正坐龙纹雕刻椅上的男子四十来岁,那精瘦的身躯可看出年轻时定是位少见的美男子,少许漆黑胡须因为抿唇的动作而扭曲,目光如鹰,浑身都透着严厉,又万般高贵,大手拿着一本奏折道:“说吧!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在青楼为了争夺一个风尘女子而滥用职权,要出手杀人!”

    楚落尘暗暗捏拳,抬头道:“一定是老三对不对?父皇,儿臣只是为了保护心爱的女人有错吗?你们敢说你们谁没爱过?娆儿虽是青楼女子,可她在儿臣的心里是冰清玉洁的,老三也喜欢娆儿,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一定是觉得抢不过儿臣所以来告状,好除掉我这个太子,他来当……!”

    ‘砰!’

    “畜生!你三弟为了保你不断的劝朕,没想到你不但流连花街,不务正业,玩物丧志,如今还要污蔑你的亲生兄弟,你简直无可救药!来人啊!把这丧心病狂的逆子给朕重打三十大板,再送到七皇后身边让她看看她都是怎么教育孩子的,没有朕的特许,永世不得踏出永乐宫半步!废其爵位…。”

    楚落尘大惊失色,爬着上前抓着早已气得脸色铁青的男子的衣摆:“不行!父皇,您不能这么做,母后她会疯掉的,父皇,儿臣求您了,儿臣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饶了儿臣吧…。!”

    “皇上请息怒,七皇后膝下就只有这一子,倘若您如今废了太子,那么七皇后定会绝望而终!”

    “皇上可给太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是啊!父皇,呜呜呜呜儿臣求您了,母后真的受不了这个刺激,儿臣一定会改过的,一定好好跟着太傅学习治理国家,求您开恩!”

    身着龙袍的中年男子很是厌恶的想一脚踢开不成器的儿子,出卖了弟弟,如今又拿自己的母亲来压人,简直就是废物,奈何真的无法开口再处罚太子,因为是他先负了对方,浓眉深锁许久才转身看着墙壁道:“倘若再有下次,朕定不饶恕,落尘,朕欠你母后的,这一次也算是还清了,暂且保住了你的太子之位,下一次可就没人能保你了!”

    楚落尘捏紧的拳头不断泛白,眼里的泪珠更甚,无数委屈都没法宣泄,父皇,同样都是你的儿子,为何待遇就差这么多?为什么同样都是您的女人,一个却要在那如同冷宫里朝朝暮暮的期盼您,一个却想将您赶都赶不走的锦衣玉食?

    老三向您告状的对吧?可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