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43
    却愿意帮他说话,为了不损坏他的名声而将儿子说成是狼心狗肺的人,或许…。您早已不将落尘当儿子了吧?

    ------题外话------

    qq群:106850151

    第三十三章现学现卖

    “太子,还不快谢恩?”

    闻言正在走神的楚落尘看了说话的老人一眼,赶紧后退着叩头道:“谢父皇开恩!”

    “哼!”另外一排的几位官员鄙夷的冷哼一声。

    没错,如今朝廷分为两派,明争暗斗好不激烈,提醒楚落尘的则是当朝丞相汪汉卿,乃七皇后之父亲,另一派以国丈岳耀国为首,他乃如今最得圣宠淑贵妃之父,三王爷亲舅舅,由于太子顽劣不堪,更是对处理政策一窍不通,三王爷又满腹经纶,才华横溢,所以国丈一派很是嚣张。

    汪汉卿也是敢怒不敢言,女儿好歹是一国之母,无论怎样这国丈也应该由他来当,却不曾想皇上被那狐媚女迷惑,晕头转向,弄得如今朝廷就像个战场,一朝天子一朝臣,无论最后是谁坐上帝位,另外一派也会被抄家灭族。

    望着对岸那十几个官员,丞相一派也只是绝望的摇头,如果此时废了太子,那么就真的永远都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楚燕离再次坐回龙椅,看着亲生儿子那吓破胆的模样就更是愁眉不展,恨铁不成钢的摇头道:“朕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登基称帝,骁勇善战,精通各地语言,围场被称猎王,为何生出的儿子竟然这般的愚蠢!”

    “皇上!三王爷秉性善良,同样小小年纪就独领风骚,皇子里最为出类拔萃,孝顺父母,臣了解了昨日的情况,听闻太子被邪教毒打,还是三王爷报官相救,对兄弟更是情同手足!”

    国丈派最中间一四十多岁的男子上前拱手缓缓道出了心中所想。

    楚落尘的心仿佛被人狠狠的揪紧,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死死盯着地面,直到听到了‘情同手足’后才抬头瞪着男子大吼:“胡说!你好大的胆…!”

    “太子!”汪汉卿厉眼瞪向楚落尘小声怒喝,为何他就是不懂得如何看人脸色?皇上刚刚有了点好心情,难道一定要闹得皇上因为不开心而废了他吗?

    果然,楚落尘捏拳继续低头,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即便是被打死他也不会落一滴泪,一生中的弱点就两个,心爱的女人,母亲,可这一次,突然很想大哭一场。

    “宋御史你继续!”楚燕离看都懒得去看楚落尘,心情确实因为听到自己的儿子那么完美而有了笑容。

    “三王爷无论是战场,还是围场都颇有万岁爷年轻时的风姿,只能说万岁爷调教有方,淑贵妃更是贤妻良母,微臣都甚是羡慕了,如果犬子有三王爷的万分之一,微臣做梦唯恐都会笑醒!”宋文军笑得很是开心,却又适中的带点无奈,好似他真的很想儿子有楚余风的万分之一,却无能为力一样。

    “哈哈哈!好!宋御史,令郎听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可不要为了帮风儿说话而贬低他,否则可要责怪你这个做父亲的了!”龙颜大悦,冰冻三尺的气氛瞬间春暖花开,吓得心惊胆颤的丞相派都将心放回了原位。

    楚落尘幽怨的抬起俊容,就连皇帝看向了他也忘记回避,就那么愣愣的看着那个是他父亲的人。

    “太子,你最近可有跟着太傅学到什么吗?”楚燕离收住笑容,冷漠的看向楚落尘。

    “太子?皇上问你话呢!”汪汉卿真想上前将亲侄儿给打醒,这个时候走神,是不是不要命了?

    “是啊!太子您今天怎么了?”

    歉意的看了大伙一眼,薄唇自嘲的弯起,很快就继续叩头道:“回父皇,孩儿…。孩儿…。因为……!”

    如此吞吞吐吐,不用想也是什么也没学到,丞相派的都无奈的摇摇头,汪汉卿上前掀开衣摆,单膝跪地道:“皇上!微臣定会好好教导太子,绝不负圣望!”

    “皇上!太子完全不懂何为尊重他人,飞扬跋扈,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更不懂什么是整顿朝纲…。”留有山羊须的国丈也上前决定将太子在外的所有事迹一一禀报,添油加醋一点,那么大好的未来就在眼前了。

    “是啊!微臣听闻太子仗着有万岁爷撑腰,更是扬言杀人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喂!你们会不会说得也太夸张了?太子再不济也是太子,你们这样诬告…。!”

    楚落尘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说得一文不值,抬头打断所有人的议论道:“身为帝王,定要做到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吸!”

    全场震住,忘记了呼吸,这话要是三王爷说出,那么并不会意外,可是一向被公认是废物的太子…。

    “太子!这是谁教你的?”丞相喜出望外,想不到侄儿还能背出这等连他都不曾听过的道理。

    楚燕离缓缓抬眼,视线相当锋利:“刚才真的是从你口所出?”

    “是啊是啊!回万岁爷,是太子说的!太子,快回话啊!”丞相派的激动得手心都开始冒汗,就差没热泪盈眶了。

    “这…是儿臣有感而发,独自所作!”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同样抬头与皇帝对望,尽量将心虚压进心底,因为紧张而冷汗直流。

    “哼!不一定是从哪里听来的!”

    “就是!亲自而作,真是笑话!”

    国丈派不断的窃窃私语,国丈恭敬的冲楚落尘弯腰,很诚恳的问道:“微臣斗胆请教一番,太子可否将其中的意义讲来给大伙一听?”眸子里一道狡黠稍纵即逝,可见很明显的鄙夷着对方。

    “太子,说给他听,让他死了这个心!”身为郎中令的刘叔乐小声催促,后又回瞪了那些嚣张的人一眼。

    楚燕离微微捏紧宫女送到手的琉璃杯,楚落尘刚才说得太快,他并未一时听懂其中的真正含义,倒是兴趣很浓:“落尘!还不快将其中的大意说来听听?”

    “噗!”国丈后面的大臣都忍不住要嗤笑出声,这太子几斤几两他们还不知道吗?要真能解释出来才叫天降红雨!

    楚落尘不断吞咽着口水,嫣红的唇瓣也开始越加鲜艳,被咬得接近破皮,脑海里想着青楼里的一幕,萧瑞说的每一句话,最后现学现卖道:“意思就是人不仅仅以自己的亲人为亲人,以自己的子女为子女,所有的帝王都会将别人的子女当做自己的子女,而我等这些当官的也是一样,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意思是要让人们在年老时有人奉养,以终天年,年轻的时候,国家提供条件来发挥自己的作用,让年幼的孩子在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