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47
    ,她还是喜欢眼前的主子,太有朝气了,而且能化险为夷,仿佛没有她办不到的事一样,说的话稀奇古怪,做的事也新鲜有趣,令四周的人都忍不住想开怀大笑,还很体恤手下,就算她此刻忘记了武功,却还是愿意死心塌地的跟随。

    “天啊!不是说百姓安康,皇帝爱民如子吗?”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有穷到去卖命的人?这也太夸张了吧?

    在萧瑞张大嘴,露出惊恐模样的一瞬间,七皇后为她擦拭汗珠的手顿住,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不断盯着萧瑞的脸看,那么专注,最后手抖了一下,若不是常年久居深宫,学会了克制自己的言行举止,恐怕早已蹲坐在地。

    而萧瑞也察觉到了贵妇人的反常,虽说伤口好像并不深,却还是痛得撕心裂肺,所以说话有些艰难:“大婶,你怎么了?”

    “夫人!您没事吧?”阿米放开萧瑞,双手开始在七皇后的身上摸索,深怕出了一丁点差错,晚上皇上就要到永乐宫了,此刻可千万出不得差错啊。

    “没…。没什么!阿米,快些拿出点银两答谢侠士,咱们出来多时,该回去了!”

    刚要起身,却被一只手拉住。

    萧瑞神色很是紧张,追问道:“大神,你认识我是不是?你以前见过我?”她的眼里写满了恐惧,这意味着什么?

    “没!呵!老妇人怎么可能见过你?这样吧,我们带你去看大夫,好好上药,也不枉你帮我们追回钱袋,现在就不要说话了,小心伤口会增大!”七皇后边说边起身走向前面开路,不断的思考着一些事情,心里说了几十个‘不可能’。

    “拉住她,给本宫全部灌下去!”

    记忆里,那个独占丈夫二十来年的女人凶狠毒辣,平日温柔贤淑,让所有人都会产生错觉,实则背地里却如那残忍的蛇蝎,这个女孩她一定见过,同样惊恐的模样,那么鲜明,当时被那个女人强行灌入落胎药的女孩一定是她,绝对不会看错。

    可不是已经消失了好多年了吗?怎么可能在这里见到?还是帮自己追回钱袋的侠士?未免也太过巧合了,莫非这就是天意吗?

    ------题外话------

    qq群:106850151

    第三十七章龌龊的何允墨

    “呜呜呜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

    萧瑞一瘸一拐的按着腹部借助幽儿的力量艰难的前行,不断想着要如何向后面的段季霜道歉,她一定很难过吧?

    忽然,听到了前方凄惨的哭泣之声,那是属于年迈老婆婆的,不解的抬头,顿时倒抽一口冷气,该死,自己这算是做什么好事?钱袋追回,小偷丧命,怎么忘了刚才将一个白菜摊子推翻了?

    只见那新鲜的小白菜已不再翠绿,瘫坐在地的老婆婆那么无助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箩筐辛苦摘来的白菜满地都是,将进入胡同的道路铺垫,完好的所剩不多。

    要是在现代,他可能根本就不在乎这么点白菜,这能值几个钱?连他一条领带都不够,可来到古代后,却发现有时候一文钱都能造成影响,人们穷到居然去卖命,真是不可思议。

    老婆婆并没有要讹人的意思,刚要叫幽儿拿钱出来时…。

    “老人家!您还好吧?”

    七皇后缓缓蹲下身子将那些被踩烂的绿色小白菜捡起,真糟糕,全烂了。

    “呜呜呜好什么好?你们这些人做事没脑子,你们穿得富贵,是有钱人,哪明白我们这些人的辛酸?你们都可以锦衣玉食,老婆子家贫如洗,儿子被拉去服役,媳妇儿又跟人跑了,剩下我这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老骨头,种点菜想给那可怜的孙子买身好衣裳,却被你们给糟蹋,种了这么久却没有收获,你说我能好吗呜呜呜!”

    老婆婆很是不近人情,不断的责备。

    萧瑞心里很是难过,那么说她家就只剩她和她孙子两人了?是啊!亲手种植,浇灌,好不容易收获了,却又被自己给摧毁,任谁都受不了,也蹲下身子道:“婆婆!这些菜就全部卖给我吧!”

    闻言,老婆婆却没有兴奋,而是擦擦眼泪拨开她们的手道:“你们这些有钱人就是这样,做错了就用钱摆平,不是什么事都可以用钱来解决的,老天爷在看着,这样糟蹋粮食,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七皇后见萧瑞很是为难,不知所措,就赶紧从阿米手里接过钱袋,拿出十两黄金塞进了老婆婆的手里,温柔的笑道:“我们是说真的,其实刚才这位侠士是在帮我捉拿窃贼,老人家,我们是无心的,在这里给您道歉,这些菜就全部卖给我吧!”见她不收就继续道:“我是真心需要这些菜,我家老爷也是个清贫的人,又在官场,我想用这些菜亲手做一碗汤给他喝,他一定会用心品尝,不枉费婆婆您辛苦的种植!”

    一听是当官的,老婆婆有些畏惧,看着眼前的黄金,说不心动是假的,家里穷得几乎揭不开锅,没有一个顶梁柱支撑,孙子几天都尝到过油性,这么大一颗黄金,够家里吃几年了,怎能不被诱惑,但人都有自己的尊严,摇头道:“你要真的喜欢就全给你吧!”

    “不!老人家,钱你一定要收下,这不是赔你的菜钱,而是帮我们老爷给您的,当官者,理应照顾百姓!”

    “是啊!拿着吧,老人家,我们看得出来您是位不为钱财的好人,可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的孙子想想!”阿米边将白菜收在一起边跟着劝解,这婆婆要是位男儿,那还真是会大有作为,一个人能将钱财视为粪土,就一定是正人君子。

    “那…。就谢谢夫人了,不知夫人的丈夫是哪位官爷?他日定到府上拜谢!”老婆婆感激涕淋,跪下给好心人行礼,在这互相贪图利益的朝廷中,居然还有这等好官?她为何不知道?

    萧瑞深深的凝望着那位贵妇人,不得不说她很有观察能力,连自己都没看出老婆婆是认为大伙看不起她才不接钱的,可这贵妇人居然能不动声色的说服她,到底是什么人?她一定认识自己的,是两连多前吗?为何一副惊恐的模样?

    越想就越迷惑,很想问问她为何看到自己就仿佛看到鬼一样,可她要不想说,自己逼迫又有何用?

    七皇后慈爱的摇摇头:“如果做好事都是为了别人答谢,那么就不叫好事了!”

    老婆婆也傻了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七皇后看,许久后才起身道:“老婆子真是出门遇贵人,谢谢你们的慷慨解囊,定会铭记在心,老婆子就先回去了!”说完便转身离去,频频回头,一滴泪再次滑出,好人啊,好人!

    “阿米,都捡起来!挑那些还能用的!”

    就连段季霜都开始认真打量这面生的太太了,看来世界上的好人真的还是有很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