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48
    。

    “大婶!您还真要这些白菜啊?”萧瑞将手里的几株送过去,还以为她是为了说服老婆婆才那么说的呢。

    七皇后扬唇冲萧瑞点头:“当然啊!这可是钱买来的,这样吧,我这里先给你点钱,你先去看大夫,实不相瞒,今晚我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去办,很重要,时间紧迫…。!”

    “不不不!您都说了,做好事是为了答谢就不叫做好事了,那我们也先告辞了!”这么好的大婶,他怎么可能问她要钱?那太不是男人了,急急忙忙起身将重量全部交给幽儿,也离开了人群。

    夜凉如水,天空像一块洗净了的蓝黑色的粗布,星星仿佛是撒在这块粗布上闪光的碎金,月头偷偷爬上树梢,照得大地披上了一层荧光。

    丘陵城某间朴素的客栈里,萧瑞睡得正香,几乎才到晚饭时间,早已与周公下棋去也,兴许是受伤太过虚弱的缘故,平日不到十点绝不上床的。

    帷幔外,何允墨顷长的身躯笔挺的站在床前,就那么淡淡的凝视着床上的人儿,记忆力,这是她头一次睡得这么规矩吧?俊美的容颜在视线转到萧瑞腹部时,微微皱拢。

    真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

    无奈的上前落座,白皙修长的大手掀开棉被,露出了对方穿戴整齐的亵衣,刚要将腹部的衣摆拉开时,又突然顿住,回想起那好似在昨日的记忆,对方贪玩的吻住了他的唇,那么的大胆豪放,要她一开始就是女子,可以理解成是个花痴,可她那时是男子。

    并不是看上了自己的样貌,那为何要亲自己呢?真的只是为了好玩吗?

    俊脸不断的飞上红霞,那故意假装正定的笑容却不曾消失,令人看不出他是因为有些难为情才不能果断的掀开对方衣摆。

    “唔…。何允墨…。出来…!”

    再次要伸手去掀开衣摆时,又怔住,仿佛是做贼一样,心虚的看向那不曾睁开眼的女子,拼命找着说词,但…。

    “杀了你…。何允墨…滚…出来!”

    萧瑞不知道此刻的她到底有多诱人,脸色不再惨白,反而粉嫩粉嫩的,性感的嘴唇如同那等待人们去采摘的花苞,娇艳欲滴,凌乱的浏海令那张脸更加魅惑人心。

    何允墨慢慢趴伏下去,将耳朵对准了那张梦呓的小嘴,发现喊的全是他的名字,心骤然缩紧,莫非她爱上自己了?不敢置信的转头,大手爱怜的扶上女子的俏脸,为何自己的心中尽然会有丝雀跃?

    终于,绝美的脸上不再有那掩饰一切喜怒哀乐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认真,视线仿佛移不开对方那不断喊着他名字的唇,沉寂了不知多少个世纪的欲望尽然在逐渐复苏,不断的告诫自己不可以碰这个女人,却还是抗拒不了心中的那把熊熊大火。

    缓缓低头,薄唇准确无误的贴上了那还在蠕动的小嘴,舌尖轻柔的描绘着女子的唇形,虽然越加的饥渴万分,却不敢猛烈攻击,人生最尴尬的事莫过于偷香被抓个正着。

    大手不听使唤的摸上了女子的胸脯,顿时下腹胀痛难忍,异性相吸,亘古不变,雄性永远逃不了雌性的诱惑。

    “咳!”

    就在何允墨差一点跳入雷池时,萧瑞却突然咳嗽,令他不得不起身。

    “你在做什么?”萧瑞眯开一条缝,愤怒的看着那个变态。

    “唔!什么做什么?”何允墨完全没料到她会醒来,顿时陷入了心慌意乱的境界里,不会吧?刚才吻她的时候她就醒了吗?

    萧瑞嘴角抽筋,咬牙切齿的撑起身体道:“老子问你的手在干什么?”

    何允墨闻言刚要抽回手时,又快速下移,用力按了萧瑞的伤口一下道:“哦…。那个刚才看你这里流血了!刚要给你止血的,结果听到你在梦里喊我,所以忘了止血!”

    “该死的!”萧瑞并没有尖叫,只是虚弱的倒了下去,痛得他就差没哭爹喊娘了。

    而那本来没有流血的伤口也因为何允墨那一下真的开始冒出鲜红,将白色的亵衣逐渐浸湿,而某男还指着她的伤口道:“你自己看,我没骗你吧,好了,我先给你治疗一下,不许乱动!”上帝,总算逃过一劫,否则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瞅着那开始解开他衣衫的男人,萧瑞真是有苦说不出,她又岂会不知道对方刚才所作的一切?何允墨,要找女人请去妓院,真是的,明明像个禁欲的正经人,原来这么龌龊,真是尴尬死了。

    流血?草!流血没流血他会不知道吗?真是自讨苦吃,早知道就戳破他好了,什么人嘛!弄得他肺都要痛出来了,真是死去活来!那混蛋居然还笑得刚才什么事都没做过一样,神啊,这都是什么人啊?

    伤口小拇指那么长,虽然确实不深,却还是让何允墨满脸的愠怒:“以后不许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别人的东西被不被偷关你什么事?”

    ------题外话------

    qq群:106850151

    第三十八章龙颜大怒

    “这不叫多管闲事,如果都像你那么想,以后谁还会帮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确实不错,可帮人也是一种乐趣不是?谁他妈知道那小偷那么可怕?”

    何允墨眉头微蹙,还是睡着了的时候可爱:“一个女人说话怎能如此粗俗?你应该学学如何做一个大家闺秀,好了!不说这个了,先给你止血要紧!”再说下去,恐怕小家伙要吃人了。

    萧瑞狠瞪了他一眼,呲牙忍着痛任由对方全部拆开白布,天啊,谁来告诉他要到什么时候才会不痛?半个月?

    “还有十四天的时间,你这伤口过于严重,这样吧,我用法力为你治疗,但你发誓你不会让任何人看到,且要装出伤还未愈合的样子!”何允墨很不忍心去看那洒了简单药粉的伤,口气变得愈加温柔。

    “真的?”闻言萧瑞喜出望外,再一次扯痛血液还在冒出的口子,见何允墨只是温柔的笑看着自己就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刚要叫他别废话时,却又烦恼的偏头道:“在人间随便施展法术,你会不会受到处罚?”

    何允墨感觉心中一道暖流划过,俊眉挑起,右手掌已经伸到了萧瑞的腹部上,调侃道:“你是在担心我吗?莫非你爱上我了?我可告诉你,仙人是无法相恋的,况且十世轮回后你就会发现你做的决定是个错误!”那时候你只会终日以泪洗面,而我却成了拆散你和他的河流。

    萧瑞嘴角抽筋,头冒黑线,再次躺好不屑的冷笑:“我说过,我不喜欢男人!”还真会自作多情。

    切!那你连做梦都还叫着我的名字,某何不特意拆穿她,相继见过她好几次,却都没想过能逐渐喜欢上,如果是一见钟情的话,那么三年前怎么没?或许是这次见到的萧瑞和上次那个还是有点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