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49
    距的吧,最起码上次的萧瑞不会看着电脑自淫。

    “不管如何!我都希望你多和楚余风多多接触,否则将来你会后悔的!”一道紫红色的光缓缓从手心冒出,直冲伤口飞去,神奇的一幕出现了,伤口恢复的速度竟然比平日快了几百倍,不到眨眼的功夫就成了结痂的样子。

    因为对方的法力,萧瑞根本就不知道何允墨刚才说了什么,身子慢慢坐起,惊愕写满了整张小脸:“我草!我干脆跟着你去做神仙好了!”

    某何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收手道:“暂且先这样,一丝痕迹不留,万一被发现了你会被当成是妖怪的,到时候将你拉去焚烧可不好!”

    “你…。!”萧瑞讶异的抬头,凝视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如果自己是女人,肯定爱他爱到发疯了,这真是一个美得无法形容的人,身上无时无刻都透着一股麝香味道,知书达理,温润如玉,风度翩翩,这么完美的男人为何要亲吻自己呢?而且他害怕自己说出去竟然不是怕因此受到牵连,而是在为他萧瑞考虑,莫非…。他看上…。不可能,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是个男人。

    男人怎么可能喜欢男人?

    “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何允墨被萧瑞看得有些不自在,为她将棉被盖好便转身消失在了夜空中。

    可萧瑞却完全没了倦意,安静的平躺在床榻上,不远处的油灯洒出的光很是昏暗,却也让人看起来越加美丽,眸子盯着床罩回不过神来,想的全是何允墨为何要对自己这么好…。

    永乐宫

    “娘娘!皇上真的来了,来了!”阿米兴奋的自拱门小跑进屋招来一堆宫女排列在门口迎接。

    七皇后心儿砰砰砰的跳,早已站在门口的身子有些微颤,任何词语都无法来描绘她此刻激动的心情。

    “皇上驾到!”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阿米与宫女太监们齐声下跪。

    七皇后在看到那威风凛凛的男子走进院落时就忘记了行礼,还是那么英俊,气质不凡,浑身都散发着天王的魄力,二十多年了,万岁爷,二十多年了,云樱盼了二十多年终于将您盼来了,来到此处,您是不是有诸多感触?

    “母后?母后?”楚落尘瞪视着自己的母亲,怎么回事?快接驾啊。

    楚燕离龙袍加身,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搁置腹部,昂首挺胸,也不解的看着自己那痴呆了的皇后。

    “啊?”七皇后闻言赶紧弯腰屈膝:“臣妾参见皇上!”

    “起来吧!没想到这永乐宫与往日相差无几,云樱,你应该改进改进这里的摆设了,多和淑妃学学,每次朕走进她的住处都会焕然一新!”楚燕离并没多看那二十多年不曾温存过的女人,走进屋子直奔餐桌:“用膳吧!”

    七皇后眼里泪水打转,转身抿唇道:“呵!即便是万岁爷您人来了,心却早已飞到了淑妃那里,既然如此!皇上请回吧!”

    一句话,引来无数人的惊恐,阿米张嘴不可思议的看着主子:“皇后娘娘,您在说什么?”

    “云樱!你当真以为朕不会走?”楚燕离并未起身,见到妻子,已经没了年少时的惊艳,反而如同一碗净水,当年的感情早已平淡。

    “母后?您不是天天期盼着父皇来吗?您在说什么?快给父皇道歉!”楚落尘焦急的拉着母亲的手,用力摇晃,为什么您要说这种话?为什么?儿子好不容易才将他请来,知道这种机会多么渺小吗?

    终于,两滴清泪自腮边垂下,缓缓摇头:“等你有一天爱了就会明白了!”你爱得撕心裂肺的人在你面前夸赞着其他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只有真正爱了的人才会懂她的心。

    “皇后!你以前并不是个占有欲心强烈的女子,怎么如今越活越回去了?朕最忌讳的就是后宫争风吃醋,你要在孩子面前闹笑话吗?”这个皇后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阿米见楚燕离的脸色铁青,赶紧阻止七皇后接下来的话,将一碗清汤端在了楚燕离的面前道:“皇上,这是皇后娘娘亲手为您熬制的,很好喝,您尝…。啊!”

    ‘砰!’

    立在桌前的七皇后不敢置信的看着地上碎裂的汤碗,眼泪掉得更加凶猛,继续泪流满面的看着楚燕离反驳道:“是!我小心眼,容不下别的女人,我从小在草原长大,不懂你们这里的规矩,草原上的男人个个都比你强,你真以为你很了不起吗?你是皇帝,可以有很多女人,不在乎一两个为你郁郁而终,草原上的男子从来就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哭泣…。”

    “母后,求你了,别说了!”楚落尘焦头烂额,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母后,为什么您就不为儿子考虑考虑?

    “大胆!”

    ‘啪!’

    ------题外话------

    qq群:106850151

    第三十九章快快快事务所

    桌子瞬间晃三晃,吓得早已跪倒在地的下人们开始瑟瑟发抖,不断喊着‘万岁爷息怒!’

    可委屈了太久的七皇后看似温柔贤淑,此刻却刚毅凛然的大吼道:“是啊,我就是大胆了,当初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你一生中只会有我一个女人,你真以为给我个皇后位子就能弥补吗?楚燕离,我一点也不稀罕你的施舍,你怎么可以这样去伤害我?呜呜呜呜你怎么可以骗我!”

    “你又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这里不是你的草原,真不知道丞相为何将你送到草原去,学得这般刁蛮,这里是南越国,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朕是一国天子,不是莽夫,再说了,你觉得你真的有资格与朕大呼小叫吗?你会什么?琴棋书画?歌舞俱全?不妨告诉你,淑妃她样样都比你强,人家教出的儿子也远远超过了你的太子,念在夫妻一场,朕今天不与你计较,再有下次,朕就亲自废了你和这个废物,哼!”大挥衣袖,决绝的转身,一脚一脚踩踏在打翻的清汤上。

    “你走啊!最好永远都不要过来!”端起一盘佳肴狠狠的砸向了门口:“楚燕离,我卓娃云樱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你这个骗子,呜呜呜呜骗子!”

    哭声好不凄惨,那么的无助,听着左一句骗子,右一句骗子,楚燕离突然顿住脚步,怒气渐渐消去,一丝愧疚划过眼底,不是我不想珍惜你,一国天子带出去的女人怎么可以是个一无是处又爱闹小性子的女人?而且生得又不及其他女人,面子里子都无法说得过去。

    刚要转身再进去时…。

    “万岁爷!不好了,淑妃娘娘突然腹部阵阵做痛,如今还昏迷不醒!”

    见着楚燕离要转身,本来再一次露出喜悦的楚落尘慢慢收住了笑容,就那么看着父皇焦急的带领着大队人马离去,还不断的责备公公为何不宣召太医,颓废的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