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60
    老实?”他会平白无故把被子全部裹在身上吗?

    “哇!冤枉人也不是这样的吧?我睡觉向来老实的!”再说了,他怎么不老实了?老兄,毁谤是要上公安局的。

    白无叶嘴角抽搐,俊颜微微泛红,伸手‘嗖’的一声将灯熄灭,再拉过萧瑞的手摸向了小腹下。

    “吸!”某男猛烈抽回手,同样有些尴尬,身体僵硬,不再乱动。

    “现在知道了吧?”

    “想不到一张娃娃脸,老二还挺威武的,你应该去找个女人!”同样都是男人,明白一位美女在旁一定会有反应,可他会不会太强烈了?自己什么都没做他就勃了?

    白无叶翻身将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摇头道:“不是所有男人都那么好色的,况且还有两年本公子才可以碰女人!”心如擂鼓,他居然让那女人摸自己的那地方,真是疯了。

    有些害羞的声音再次让萧瑞猛咽口水,还好有贞操裤,真要谢谢那个给他穿上这玩意的人了,否则真要时时刻刻担心着贞操的问题,并不觉得男人对着他有反应而不开心,这只能说明自己的眼光很好,朴媛秀本来就是个绝世大美人,咧嘴笑道:“你别告诉我你真的还没那啥过!”

    “何意?”白无叶没敢转身,双腿紧闭,难受异常,刚才那一瞬间理智差点就远离,还好对方及时躲开,如果她是继续摸下去,一定出事。

    “你有做过春梦吗?唔…。就是你有一天醒来,发现那里湿湿的!”透过月光可看到白无叶几乎用被子将脑袋都蒙住,靠!他是那种会对男人乱来的人吗?男人?恶!

    白无叶俊颜更加绯红,不再回话。

    “哈哈!你有过是不是?其实你要难受的话可以自己去茅厕解决的,憋着会肾亏,只要不和女人做就不会破身的!”古代的男人果然够缅甸,说说而已就会害羞,现代的男人在一起讨论的哪个不是这种问题?

    “无聊!”某白将被子裹得更紧了,这女人怎么会这么大胆?居然跟一个男人讨论这种问题?害不害羞的?

    事实证明,他害羞她也不害羞。

    萧瑞也不再逗弄他,还真怕他突然把自己压在身下,将想了几天都想不通的问题问了出来:“你为什么要和我睡一起?”

    这下,白无叶放松了神经,转身也看着那模糊的脸儿道:“你真想知道?”

    “废话!”

    大手慢慢从被窝里钻出,摸向萧瑞的小腹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让我摸一下就好了!”

    察觉他摸的是伤口的位置,萧瑞这才松了口气,原来如此,他是好奇伤口为何好这么快才和自己睡一起,好一探究竟,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是个正人君子,最起码对女人是,睡一起这么久了,他都没有偷偷观看,任由他的大手摸向亵衣里。

    入手的肌肤光滑细腻,白无叶的喉结持续滚动,无数刺激冲击着他的大脑,黑晶石一样的双瞳眨眨,五根手指摸索了半响也没找到疤痕,好细的腰肢,很想知道对方的胸脯为何比男人的大,曾经有个女人在他面前宽衣解带,却没兴趣看,如今…。

    萧瑞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蚊子,要摸到胸了,耳畔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浓厚,该死的,引火自焚了,冷喝道:“你他妈的再往上老子就爆了你的菊…。唔!”不敢相信的瞪大眼,望着突然放大的脸。

    白无叶翻身将那开始挣扎的女人压在身下,大手开始在她的胸口揉捏,薄唇含住那柔然的小嘴,生涩的猛烈狂吻着,舌头直接滑入,充血的脑子早已一片混乱,用某个快要爆炸的地方磨蹭着身下的娇躯。

    “唔唔!”萧瑞一开始很害怕,但后来一想,这个男人并不能把他怎么样,所以开始放松了下来,不再挣扎。

    这让白无叶更加大胆,可不管他怎么努力,就是无法释放痛苦,快断气时才爬在萧瑞的身上道:“好难受!”越来越难受,该死的。

    “你越这样就会越难受!”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对方的手还放在心口,感受到了身上的男人正在颤抖,欲望,是男人永远也克制不了的东西。

    幽静的空间里只有两人的粗喘声,再无其他。

    白无叶用舌尖舔舐着萧瑞的耳朵,不断厮磨,讨好似的哑声道:“帮我摸摸好不好?我会负责的!”

    炙热的呼吸喷洒在耳畔,那么的敏感,很想躲开,对方却总是能捕捉到,拒绝道:“对不起!”

    “嗯…。一百两!”白无叶开出了最诱人的条件。

    ‘咕咚!’某男顿时感觉到被钱砸晕了,但这男人如今陷入了最疯狂的时刻,属于那种没脑子的类型,故意摇头道:“我不是妓女!”

    “黄金!有妓女这个价吗?”再说了,妓女的话,他也不屑要,脏!

    黄金…。黄金,反正这身体也不是自己的,存够一堆财富回现代才是王道吧?到时候就可以将朴媛秀请来做老婆了,这些个男人,等回到现代就和他们再无瓜葛,眨眨眼道:“好吧!说话作数!”

    “瑞儿…快点嗯…!”得到对方的认可,双手撑在她的头顶,等待着美人的抚慰,低头温柔的吻着那小脸,这一刻,他真的觉得这个女人比任何人都要完美,比任何人都要勾魂夺魄。

    小手并未直接去帮他解决生理问题,而是从那没有丝毫赘肉的精细腰肢摸上他的胸口,惹来男子的惊呼,这么敏感的身体练童子功也太可惜了。

    “嗯!别摸…。唔,别…。!”从未尝试过的欢愉来的太强烈,让白无叶无法去承受,嘴里虽然在拒绝,可身体却更加向下压去,后脑微扬,那么的疯狂。

    听着这过于压抑的嗓音,竟然让萧瑞心猿意马,一个翻身将那早已陷入魔障的男子压在身下,并不讨厌他嘴里的味道,淡淡的花香令人迷醉,反客为主的给他来个法式深吻,惹来美男的哼吟,好生涩的回应。

    终于,手儿顺着那细腻的肌肤下滑。

    “唔…瑞儿,不要了…。不要了…!”白无叶根本就承受不住,赶紧伸手按住已经滑到小腹处的手,惊慌的低喊道,眸子里水雾缭绕,万般魅惑。

    萧瑞苦恼的笑笑,逗弄道:“真的不要?”

    “我…。没让人摸过!”该死的,被一个女人弄得这么狼狈,死也想不到,真的很怕弄脏了她的手,原来定力这么差呢。

    俊美的容颜上全是一种说不出的羞涩,比女人还要纯洁,见他因为自己而害羞的样子就无比的振奋,男人的征服欲果然强烈,连男人都被自己迷倒了吗?低头顶着那圆润的额头道:“不用害怕,闭上眼睛!”

    白无叶慢慢松开了大手,还真听话的闭上了眸子,不一会就蹙眉自咽喉中挤出一声闷哼,双手紧紧抱住萧瑞,将整张容颜都埋藏在了她的怀里:“唔…。别…。别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