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61
    “以后还阴不阴我?”邪恶的笑问道。

    “不了…。别停!”

    “这才乖!”低头再次吻住那急需要填补的红唇,不就是打炮吗?他至于这么紧张吗?确实,头一次看毛片时,不也是这么夸张吗?

    满床春色,美人该归谁家?

    翌日

    早已穿戴整齐的白无叶手持折扇站立床前,衣冠楚楚,与昨夜那个疯狂的毛头小子判若两人,脸上没了羞涩,更多的是阴郁,死也无法相信昨晚那个放浪形骸的男人是他,瞅着那还睡得如同死猪的女人一会才转身走到窗前,不知该走还是该留,继续留下来的话,会不会真的要因为这个女人而将二十多年的功力废除?

    “怎么?开始翻脸不认人了?”

    突然,身后传来了这么一句,白无叶再也没了那种假笑,不自然的转头。

    萧瑞伸了个懒腰,靠在床柱上指着床头的一条内裤道:“证据还在呢!”

    白无叶俊脸发烧,瞪了她一眼道:“你就一点也不在意吗?你知道这是在做什么吗?我又没说过要娶你,难道你就不怕从此我对你不闻不问?”她一点也不在乎她的将来吗?为什么看她毫不在乎的样子心里这般不是滋味?

    “怕?为什么要怕?怕你不要我?老兄!你要说一定要要我,那哥哥才害怕呢!”他才不会嫁给男人,他可是要娶一个美女的,一回到现代,立刻把这里的金子银子卖了,成为亿万富翁,就不信拿不下一个韩国明星。

    “你不想嫁给我?”

    “一点也不想!”

    白无叶无奈的摇头晃脑,走向门口道:“以后我不会再来和你一起睡了!”

    见他要走,萧瑞立刻伸手指着他的后背道:“喂!一百两黄金呢?”

    顷长的身躯定住,面对着门框的脸上又一次有了笑容,转头恍然大悟的走过去伸手道:“你不说本公子倒是忘了,拿来吧!”

    “拿?拿什么?”某男瞪大眼,不断想着自己昨晚有答应过他什么吗?

    “一百两啊?你可别告诉我本公子不值一百两!”某白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女子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这更让他心里笑开了花,真是个好玩的女人

    这男人故意的?阴声道:“你倒打一耙?”

    白无叶不解的挑眉,继续道:“你给不给?不给的话,本公子就把你这店给拆了!”他可是说到做到的。

    半小时后…。

    早已梳洗完毕的萧瑞踩着木讷的步伐来到大堂,满脸的愁容,与那癞皮狗根本就不可能沟通好,一百两黄金,自己居然还答应给他一百两黄金,还签了卖身契,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白无叶绝对是他的克星。

    妈的,早知道就把他吃干抹净了,一百两啊,什么样的鸭子买不到?真该弄个擀面杖爆了他的菊花。

    “拜托你别在我眼前晃悠好吗?要不你赶紧回白阴教吧!”一见那笑得很是恶心的男人就头疼得快要爆炸。

    白无叶也不生气,坐在她对面道:“钱拿来!立刻就走!”

    “你…。!”爱走不走,该死的,他萧瑞纵横江湖,还没碰到这么不要脸的人,真是狗咬吕洞宾,早知道痛死他好了,失策啊失策,小手刚要拿过茶壶时,对方却先他一步:“你别得寸进尺!”

    “一百两!”某白悠哉悠哉的为自己斟茶,对方的怒气毫不理会,决定了,能笑着过一生总比枯燥的活着好,这个女人他跟定了,喜欢这种生活方式,一百两,哼!过不了几天就成一千两,一万两,直到一辈子还不清为止!

    不生气,不生气,不就是一百两吗?不出一年,定凑齐!到时候非拿着扫把将他赶出门,无耻之徒,卑鄙小人!伪君子!

    男人嘛!心胸豁达一点,何必为了芝麻绿豆的小事伤神?‘啪’打个响指,偏头道:“幽儿!给主子我准备一套衣服,晚上咱去月影楼逛逛,看看那女人死了没!”更要看看那些公子哥是不是天天都去报道?夏妖娆!脸好了吗?还有个奉安大王,这个大胡子他不讨厌,多见见面才能认识嘛,真想不到,一个大王居然一直说要和自己做朋友!

    “你最好别去找她的麻烦,白阴教留她还有用!况且你要真将她怎样,可就是和整个朝廷还有那些富商为敌,最近萧悦君一直住在青楼里,可见他有多在乎这位美人了,太子为了他几乎连官职都差点丢失,却还是天天跑去探望,名贵物品数之不尽,三王爷更是送上一株翡翠雕琢的翠白菜,价值百两黄金!”白无叶适时提醒道。

    “也就是说因为我,这女人发了横财了?”萧瑞冷笑一声,抢过茶壶倒满茶杯,这白冥是个聪明人,不养废物,但也不会放过任何能利用的人,说不定他是舍不得杀夏妖娆呢,毕竟听闻只有这女人跟他共同沐浴过。

    段季霜也走过来一同落座,思索着点点头:“可以这么说,不过听传言,皇后娘娘近期遭到了淑妃的欺凌,可太子却不迷途知返,不多陪陪母亲,居然每天向花街跑,我想皇后娘娘一定很悲痛吧?”

    “这只能说明娆儿的魅力大,楚余风不是一个太子能斗得过的,你们真以为这楚余风喜欢青楼女子?他不过是使用了一些障眼法,让楚落尘对他稍稍放松警惕,暗中拉帮结派,不是我打击那废物,这楚余风的势力可以说超越了当今天子,只要他想,立刻造反都有七成把握可以拿下江山!”

    萧瑞很是佩服的望着白无叶,他很能分析,但有些不明的问道:“既然如此,那还用得着明争暗斗吗?这楚余风也不见得多尊重他老子吧?”

    白无叶敲击着桌面道:“没错!可谁愿意做个遗臭万年的暴君?楚余风算是万事俱备了,只差皇帝一句将太子之位落于他手的话了,要不是汪汉卿是楚落尘的亲姥爷,楚落尘早就被废除了!”

    “朝廷本来就是这样,帝王之争是相当可怕的!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应该管好自己的事!谁当皇帝又能如何?只要别牵扯到我们,否则老子也能让这朝廷翻了天!”

    幽儿嗤笑道:“主子,牛皮吹上天了!”

    萧瑞见都暗自偷笑就黑着脸道:“不要忘了,只有想不到的事,没有做不到的事,难道殃及到我们了,就只能束手就擒吗?我可是永远也做不到!好了,我先出去逛逛!还没好好的欣赏欣赏这里的风光呢,你们自便!”

    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只要你想,就一切皆有可能,何况还是个对历史政策特别熟悉的现代人。

    第四十七章藏獒

    丘陵城一大美景,城外的枫林晚道,虽是春季,没有秋天那种窒息的美,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萧瑞漫无目的的独自一人踩踏着几片树叶漫步在官道中央,一望无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