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67
    解说道:“在下白阴教白冥!叨扰圣上,还望赎罪!白某方才发现那不老实的女人不知又偷跑去何处,所以叫来白风寻觅,却不曾想是在此处,畜生并不懂规矩礼教,皇上且莫要一般计较,他日呈上浣纱图谢罪!”

    第四十八章无敌乞丐

    “吸!白冥?”

    “这真的是白冥?”

    “他好俊哦!”

    霎那间,议论纷纷,就连萧瑞都惊愕的抬头,怎么他没看出这小子是白冥?

    白风摇摇尾巴,听话的站在主人身边,一同望向那主宰整个王国的君主。

    楚余风阴冷的捏紧双拳,一下子如同掉入了冰窖,顷刻让自己陷入了欺君,浣纱图又落于他手,眸子森寒的转向萧瑞,行啊,尽然让白冥冒着灭族的危险前来找寻,这还没把你怎样呢,要真有个什么好歹,是不是他都要造反了?

    魅力真不小嘛!

    心无比的疼痛,莫非她和白冥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楚落尘显然也没想到此人就是传闻中的白冥,不过他刚才的话太对他的胃口了,指着楚余风道:“父皇,您听到了,这女子刚才还好好的,一定是老三故意让她受伤的!”满脸的兴奋无处藏。

    白冥见楚燕离还在犹豫要不要原谅自己的宝物,冷声道:“白风!跪下!”

    再次引来所有人的讶异目光,狗能听得懂人话吗?

    “呜呜!”白风不满的哼唧两声,还真在万众瞩目下,前腿弯曲,双膝跪地,獒头不情不愿的贴在地面。

    萧瑞倒是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藏獒本来就是种极其聪明的种类,训练好的话,握手,下跪,转圈,打滚都可以发挥出来,脑子里想的全是楚落尘,以前只觉得他是一介草包,如今得说他就是朽木。

    听闻皇帝最忌讳就是兄弟间的互相猜忌和残杀,而他不赶紧大度一点说此事作罢,反而还火上浇油,这么兴奋的想让弟弟受到责罚吗?就算心里再怎么想,也不能表现出来的。

    “我的天啊!它居然真的跪了!”

    元太后也看得目瞪口呆,最后轻笑道:“皇帝!你看这畜生真是让人大开眼界,算了吧!”

    楚燕离礼貌的点点头,摆手道:“教主亲自为它求情,朕若再计较,岂不是显得心胸狭隘了?也罢!下不为例!”

    “谢皇上!”白冥后退三步,站在了萧瑞的身边,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定不是好事。

    “父皇!老三犯了欺君大罪,您怎么还不惩治他?”楚落尘气得要跺脚。

    淑贵妃见楚燕离满脸的愁容,就赶紧小步跑到楚余风身边,拉着他一起匍匐下地,祈求道:“皇上!倘若您真要以欺君之罪惩治风儿,那就将臣妾一同关押大牢吧!”

    “万岁爷三思!”

    国丈等人也跟着求情,均是装出一副颤抖的样子,文武百官齐下跪,异常的壮观,看的萧瑞咂舌,说起来,国家主席还真不可怕,毕竟现代是个法治社会,可这里不同,只要皇帝愿意,想杀谁便杀谁,一下子也有些胆怯了起来。

    “皇上!或许三王爷有什么苦衷!如今众多外人在场,此事还是改日再议吧?”汪汉卿适当的求情,却没让国丈等人感激,反而有种猫哭耗子的感觉。

    “这…。!”楚燕离自己也有些焦急,不知要如何去处置,这丞相确实给了他一个很大的台阶,心里暖流划过,欺君者,不管何种理由都要关押大牢,直至处决,不管如何,他也做不出来。

    楚落尘很是气愤的瞪着汪汉卿道:“什么叫有苦…嘶!”小腿被狠狠一拧,痛得他猛抽冷气,愤怒的瞪向萧瑞,她掐他做什么?

    萧瑞先是抬头看了看皇帝的脸色,说到欺君之罪时,他反而一脸的愁容,可太子一发话他就咬牙切齿,这分明就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楚余风不发一言,够镇定,让人看不出他有犯错,反而想来个借刀杀人,他应该很了解楚落尘,更了解皇帝,知道楚落尘再闹下去会吃力不讨好。

    “不想死就赶紧跪下!”微微偏头小声警告。

    虽如蚊蝇,却传到了周遭的几人耳里,淑贵妃,楚余风,丞相,国丈,全都斜睨向后面,有喜有怒,丞相也压低嗓门道:“逆子,跪下啊!”

    楚落尘很是不甘心,凭什么自己做错事就被处罚,老三就能惹来这么多人的相助?缓慢的下跪,狠狠瞪了萧瑞一眼:“多管闲事!”

    我草!这才叫吃力不讨好吧?妈的,他就这么看不清事实吗?不知道自己这是在救他吗?怪不得都说他是个废物,一个好坏不分的人做了皇帝也只会是个傀儡。

    “朕迟早被你们气死,风儿,你也太不像话了,竟然为了一个女子而将城门堵住,还因此来蒙骗朕,这女子当真如此重要?”楚燕离扫了萧瑞一眼,颇有姿色确实不假,不过让一个皇子如此的神魂颠倒就有些很不是滋味了,但也没太过生气,这毕竟是件好事。

    说明自己的儿子还没被青楼女子弄得晕头转向,只要不是那种烟花之地的女人都行。

    楚余风毫不畏惧的仰头道:“父皇!儿臣罪该万死,此女子对儿臣来说确实重要!”

    “重要你还让她受伤?”

    萧瑞在心里不断的发笑,重要?一个男人,如果真的在意一个女人,那么对方就是轻微的感冒都会急得上窜下跳。

    “有些事不必说,相信父皇也明白!”楚余风依旧不温不火。

    楚燕离还真不明白,反正他是舍不得让他那才德兼备的女人受苦,招手道:“爱妃且先起来,今日的闹剧希望不会再发生,至于这女子…。!”矍铄的目光盯着萧瑞道:“三王爷对你如此痴心一片,可愿意嫁与他?当然!风儿是朕最为器重的孩子,正妃定要门当户对,可愿做为侧室?”

    一句话,数人惊慌,最不可置信的莫过于萧瑞,秀眉几乎拧成结,跪趴着抬头,直视向那个正笑看着自己的长辈,心里不断打鼓,如今这皇帝才刚刚有点好心情,如果自己再直接拒绝的话会不会让他大发雷霆?

    “父皇!您不处置老三…。嘶!”

    就在丞相额头冒汗时,萧瑞再次伸手狠掐了楚落尘一把,怎么会白痴成这样?冷冷的再次警告:“你再说一句话就会人头落地,给我闭嘴!”妈的,你看不出来这皇帝已经原谅楚余风了吗?都想着给他娶亲了,说明不会再去计较,还他妈的唧唧歪歪,这么想去送死?

    楚余风自嘲的冷笑一声,看起来她是在帮自己,实则知情人士哪个不知道她是在维护楚落尘?你果然是舍不得他受伤,深深吸纳一口空气,微微摇头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父皇,您说过,不管儿臣们的姻缘的!”

    元太后被那一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弄得缓缓低头,高贵的小手慢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