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69
    相相信你一定可以管住他!”

    要是别人他可能不信,但是这名为萧瑞的女子一定可以,当今天下谁敢当着万岁爷的面去掐一国太子的腿?

    这你都看得出来?好啊!眼力不错嘛,判断能力也满强的,挑衅的冲楚落尘挑眉道:“丞相放心,民女定会好好的调教他!”不但可以完成杀他的愿望,更能将以前受到的鸟气全部出个够,正愁无法接近他要怎么下杀手呢,如今不是最好的办法吗?

    “那就谢谢姑娘了,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本官,定会认真的处理!”

    “也可以找我们!”

    十来个四到五十多岁的老者都满意的看着萧瑞,奇女子,绝对的奇女子。

    见都将希望放在自己身上就很是心虚,如果告诉你们我将来会杀了他,你们会如何?

    “你们…你们气死我了!”楚落尘面目狰狞,大挥衣袖走出御花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师傅?他们居然让那个女人来做他的师傅,且不管她到底有多厉害,可她始终是个女人好不好?大男人怎能让女人做师傅?真不知道他们到底看上这女人哪点了。

    如此的大逆不道不说,还不将皇室放在眼里,永远也忘不了当日的耻辱,不行,得想办法阻止才行。

    夜间的街道上可谓是一片模糊,若不是刚过十五,月光还算明亮,那么想走得平稳很是困难。

    静谧的苍穹下,五人一狗和睦的前行着,有说有笑。

    “你真打算去教育那个太子?”公羊裴林有些不赞同。

    “是啊,姑娘,那个太子我都觉得他有点太…。那个了!”阿虎和阿豹一同摇头,均是觉得朽木不可雕也。

    萧瑞倒是不在意,走到最前面然后边倒退边挑眉:“不听话就打!”

    “噗!你敢吗?”公羊裴林不得不佩服这女人了,太子她敢打吗?

    “切!棍棒底下出孝子,玉不琢不成器,这人啊,只有痛觉是最真实的,你们真觉得我不敢?”

    白冥一直不曾开口,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她是为了完成任务才去的吗?是啊!如今算是得罪了楚余风,想要再和好,总得有点诚意,为了白阴教往后的安宁也不得不这么做了,所以并未阻止。

    只是心里为何很不是滋味?会出事吗?按照她的性子,应该不会吃亏,她不让别人吃亏就很不错了,不自觉的瞟向那已经包扎过的小手就有些想说些什么,却话到嘴边总是忍不住憋回。

    “棍棒底下出孝子,玉不琢不成器…。好句!说真的,萧瑞,前几天本来还在气你欺瞒本王,不过回头想想,那或许就是你的性格!可否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生气?你生什么气?”他哪里欺瞒过他了?

    公羊裴林也学她耸耸肩膀道:“一直以为你是男子才想与你深交,却不曾想是女子,你说本王能不生气吗?”不过现在他想通了,女子又如何?依旧可以成为知己好友。

    怪不得那天自己换了女装他就不见了,真小气,调侃道:“这话真暧昧,难道你喜欢男人?”

    “唔!当然不是!”

    “噗哈哈你这人也会脸红啊…。!”

    夜半时分,又一个令人无法安然入睡的夜晚,漆黑的屋顶上,萧瑞正拿着牛肉扔向前方的烟囱下,脑子里混乱一片,很多事都想不明白,比如那条雪白的藏獒,它竟然一直住在自己的屋顶,忠诚的守护着它的主人。

    盘子里十多片牛肉,几乎快扔完,对方却不曾吃一块,不管怎么哄骗,它看都不看一眼,不是说獒最爱吃的就是牛肉吗?

    还有就是…。楚余风,怪不得白日都不曾看到枫林晚道上有人经过,他真的是为了自己才堵住官道的吗?可想到前不久他无情的将自己推进乱石堆里又摇头否认,不可能,说不定他是有什么不想人知道的秘密,需要在官道附近进行而已。

    那个吹葫芦丝的人也不可能是他,并不觉得他会这么好心。

    白风的口水直流,但依旧不为所动的趴伏在瓦片上,尽量不去看美味的食物。

    “你就吃点吧,我这是在向你道谢,没毒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真想过去撬开它的嘴强行喂进去,可上天给他一百个胆他依旧不敢,这是一头少见的白獒,体形相当的庞大,如同一头猛虎,可见白冥对它真的很好,而且训练有素,叫跪下就跪下,这可是宝贝呢。

    自己要是有这么一个宠物,做梦都能笑醒了。

    “它从不吃外人给的东西!”

    忽然,一阵凉风吹过,白风也因此站立而起,尾巴疯狂摇摆着,慢步上前用那毛茸茸的头颅在主人的大腿上蹭蹭,再仰头将下颚抵在白冥的小腹下,等待着主人的抚摸。

    萧瑞羡慕的看着这一幕,男人嘛!谁不喜欢这种能长面子的动物?只可惜这玩意不是一般人能养得起的,且不说它只吃牛肉,一天吃好几斤,主要是一旦主人和别人起了冲突,即便是被打一巴掌,它都会立刻上前咬断那人的喉咙,试问谁赔得起几条命?

    再说了,市区也不让养,所以从小就只能将这种欲望压制心中,如今看到了,能不羡慕吗?

    “你在哪里弄的这东西?要不我也去抱养一只?”无奈的将盘子搁置身旁,叉开腿移不开目光,好漂亮的狗。

    见女子贪婪的望着白风,白冥也蹲坐下,笑道:“他是自己跑到白阴教的,四年前吧,那时候它还很小很小,我也见它很是讨喜,所以就圈养了起来,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种类!”

    “獒!狗中之王,是藏族用来牧羊的神犬,所以又叫藏獒!”不想再去看白冥那只伸在白风脖颈上的手,望着遥远的星空道:“也是世上最忠诚的动物,曾经在我们那里发生过一件很感人的事!”

    “哦?说来听听!”白冥抱住白风,令它趴下,整颗头颅都枕在他的双腿上,可见也是对这宝贝爱不释手,知道萧瑞接下来要说的是关于白风种族的事,所以很乐意倾听,至于什么叫她们那里就不得而知了。

    伸手拿起一块黑色瓦渣把玩道:“有一对北方夫妻就是养了这么一头藏獒,养了它三年,那时候他们腰缠万贯,可以买很多很多的食物给它吃,日子很是富裕,可有一天,男子被宣布破产,更是欠了一身的债务,不得不和妻子搬去很遥远的南方,我们那里有一种交通工具叫火车,可以一天一夜就达到目的地,当藏獒望着主人上车后就穷追不舍,让那两夫妻泪如雨下,不得不和这喜爱的宠物分手!”

    “后来呢?”白冥微微皱眉,大手更加紧密的抱住白风。

    “那对夫妻本以为藏獒追不了多久就会跑到别人家去,并不担心它会被宰杀,这么名贵的犬种价格是不菲的,火车走得很快很快,转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藏獒紧追不放,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