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70
    有着很灵敏的嗅觉,凭着主人的味道疯狂的追赶着,然而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依旧没追道,短短三月已经从那肥硕的样子瘦成了皮包骨,它每天的食物就是人们抛弃的垃圾,从前有着吃不完的美味佳肴,可到最后却要饿得吃一些馊掉的食物,终于,在它快要倒下时,找到了它的主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倒在了一间贫民屋前,身上全是脏泥,等主人发现它时,身体早已僵硬!”

    白冥抓了抓白风那柔软的皮毛,有些不舍的垂头,最后拍着宝贝的头颅道:“还以为我是最欣赏你的,没想到还有更欣赏你的人呢!”

    “那你把他送给我!”萧瑞开玩笑道。

    “你要能让它跟你走就给你!”

    “切!”别的都有把握,可这个他还真没有,狗不是人,它们没心机,不能用任何东西去诱惑到,更何况这还是条母狗,想用狗妹妹勾引都不行,算了,就算白冥不要它了,它也会自虐而死,不会另寻主人的。

    谁不知道藏獒是一种一旦认定了主人就绝不会改变的动物?主人就像它们的情人,伴侣,鸳鸯一样,无法分开,天涯海角,就算死它也会死在主人的身边,那么的愚忠。

    “我是说真的!”白冥端起盘子道:“只要你对它好,我也不介意!我相信你会对它好的!”

    萧瑞很是心动,但见白冥将那牛肉送过去它就一口吞掉,一下子就没了斗志,吞咽着口水道:“我可以摸摸它吗?”

    白冥很不吝啬的拉过她的手摸上白风的头颅:“怎么样?没你想的那么可怕吧?”

    “天啊!它的毛好软!你都是怎么给它保养的?啧啧啧!全身都是肌肉,一定时常锻炼吧?”一下子问出了两个问题,另外一只手也按捺不住,最后也扑到了白冥的怀里,将白风紧紧抱住:“宝贝!别跟他了,跟哥哥走吧!”

    白风不满的想挣脱,但感觉到主人正轻拍着它的后背就安静了下来。

    丝绒般的感觉,光是触感就可察觉到此物很凶猛,四条腿有人类的手臂那么粗,但它的腿力可远比人的臂力要强数百倍。

    白冥微微后仰,两只手肘撑在瓦面上,笑看着萧瑞爬在身上逗狗的样子,啧啧啧!自己的魅力居然还不如一条狗吗?她都没这样抱过他吧?瞧那一脸的笑,至于这么开心吗?

    “喂!你真的没话要问我吗?”

    萧瑞懒得去理会他,抱着这不知几辈子才能抱到的藏獒道:“问什么?问你为什么是白冥?其实我早该想到了,传闻白阴教除了教主外无人可修炼到顶层,而你显然就是一个例子,加上那次夏妖娆并未叫你无叶公子,虽然她只惊恐的说了一个‘教’字,可也该联想到一起了,只是白冥的性格和你相差太大,不敢去想而已!”

    “那你怎么知道夏妖娆认识我的真面目?”好家伙,那么久的事她都记得?记忆力不错嘛!

    “切!谁不知道她和你共浴过?”突然想到什么,干脆放开白风,爬上男子的胸膛与他对视:“你为什么要让她和你共浴?莫非你也喜欢她?”人家都说要脱离教派了,却还不去处罚,一定有内幕。

    白冥眼珠转了转,最后定格在星空上,咧嘴露出一抹最温柔的笑道:“就告诉你!”食指抬起戳了戳自己的脸颊。

    “不说拉倒!困了,我去睡觉了!”起身冲白风摆摆手便小心翼翼的走到梯子旁一步一步的踩下。

    真没耐心,白冥也起身冲下面道:“是她自己求本教主的!”

    闻言萧瑞差点就一头栽下,这女人还不是一般的无耻,求着要去给一个男人洗澡?可见她有多么的虚荣了,只想着往上爬,以前求白冥,现在又要求谁?太子?楚余风?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看来咱们会一帆风顺的!”

    艳阳高照,吃过早饭便带着那些想看热闹的人直奔常府,常实,今天就是你咸鱼翻身的日子了。

    公羊裴林和两个手下寸步不离,均是想看看这萧瑞是如何让一个没有足够证据的乞丐列祖归宗?

    幽儿和段季霜一如既往,并未对白冥毕恭毕敬,可见她们还并不知晓这白无叶就是她们的主人,这个问题萧瑞问过白冥很多次,他的回答就是一个王者是不可能拥有一张充满孩子气的脸的,他这不是自己看不起自己吗?

    为了白影教,他必须将真实的性格掩盖起来,明明就是玩心很重的人,很爱笑,却总要装出一副大冰山的样子,那样活着不觉得累吗?

    “主子!要不咱买一份礼物好了,这常实浑身穷酸,能准备什么像样的东西?”幽儿总觉得很不安。

    萧瑞摇摇头道:“不用!他准备的才是发自内心,这样更能打动常老爷,只要今天老爷子当众承认,那么谁也无法再将他赶出常府的!”

    来到常府门口,几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喜庆,今日只要穿得体面的都可入内随便吃喝,不必带任何的礼品,可门口小厮依旧填写礼单填写得手发软,如此看来,这常老爷确实是个善人,令人不忍心去浑水摸鱼。

    “都送礼了!咱们真的不送吗?”幽儿再次问道,会不会太寒酸了?很丢人的。

    白冥和公羊裴林也满脸黑气,打扮成平民就算了,连点礼物都不拿,真的不会被轰出来?

    “切!都说是可以白吃白喝了!干嘛还送礼?你是不是钱多没处花啊?”某男狠瞪了手下一眼,径自走在最前方,路过接受礼品的家丁时也不去多看,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近大院。

    “啧啧啧!穷装蒜的!”几个家丁看着那六七个人进屋就无不吐槽,不拿东西还能这么昂首挺胸,当老爷好欺负吗?

    最后面的公羊裴林嘴角抽搐,居然成穷装蒜的了,哎!早知如此就不来了,头一次被人这般瞧不起。

    红红火火的大院子里,喜气洋洋,宾客满堂,一位面黄肌瘦的老人穿着华丽,头戴一顶四方帽,身体裹得很是掩饰,可见是吹不得风,脚指头想也应该知道此人是谁了。

    最令人惊异的不是老人那憔悴的模样,而是院子中央一块大红布掩盖住的东西,均是看着那东西议论纷纷,都不明白里面都是些什么,好庞大,一定珍贵无比吧?谁这么大方?送这么大的礼?

    “姑娘!你们来了啊?”

    就在萧瑞也要问身旁好友们那是什么东西时,一声很是熟悉的嗓音传来,扭头看去,立刻眼睛一亮,喝笑道:“想不到啊!你小子打扮起来还挺帅的!”真是焕然一新啊,这真的是那个浑身臭烘烘,乱糟糟的常实吗?

    虽说不是锦衣华服,可也衣冠整洁,不再蓬头垢面,发丝全部梳至头顶,以一条灰丝带缠住,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算得上中上等了。

    “呵!穿着体面才叫进来的!”常实抿唇不好意思的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