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历史穿越 > 【男穿女】绝色 > 分卷阅读71
    “姑娘,什么是帅啊?”

    十来个穿着同样整洁的男子上前,都比较瘦弱,要不是认识常实,萧瑞恐怕都要认不出这群人了。

    “就是很俊的意思!常实,你的礼物呢?”怎么一个个的空手而来?顿时有些不满。

    见萧瑞蹙眉,常实赶紧献宝的指着院子中央道:“那不是吗?”

    “哇!你这太夸张了吧?这么大的礼?是匾额吗?”幽儿张嘴不可思议的喊出声。

    萧瑞总算满意的拍拍常实的肩膀道:“算你聪明,说说,那是什么东西?”如果是外人送的,可能是非常的贵重,可要是常实的话,就有些小题大做了,那么一大堆,礼品定不是一件两件。

    “棺材啊!还有花圈,丧礼需要的一切东西都准备好了!”常实笑意依旧,咧开嘴,满口白牙。

    “噗哈哈哈人家过寿,他送棺材,萧瑞!恐怕你那些过于自信的话要改改了哈哈哈哈!”白冥一个没忍住就捧腹大笑了起来,活了半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搞笑的事,哎哟!眼泪都出来了。

    公羊裴林也伸手堵在胡子中间,如此的忍俊不禁。

    萧瑞呲牙恶狠狠的小声吼道:“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啊?你开玩笑的吧?”别说他比太子还蠢啊!这种玩笑开不得的,他可是答应了何允墨的。

    常实不明白这萧瑞为何这般生气,转头看了看那堆被盖住的礼物道:“你自己说要实用嘛!老爷子刚好再过两天就要去世了,他能用到的就只有这些了啊!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人死了也喜欢金银珠宝吗?可是我没钱买啊!”

    上帝!圣母玛利亚!为何世界上有这种人存在?何允墨!你要如何扭转他的命运啊?这老头子就算没病也会被他活生生气死的。

    第五十章真相的悲伤(结局)

    “OK!老兄…。”

    无力的抓抓后脑,刚要叫他将那些不该出现在寿礼上的东西撤掉时,却发现公羊裴林和白冥两人哥俩好的搂抱在一起笑得直不起腰,不可思议的呲牙咧嘴斜睨着那明显将他们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之上的混蛋。

    “哈哈哈哈哎哟,今天本座才知道,以前真是白活了哈哈哈哈!”

    “本王也大开眼界哈哈哈哈!”

    两个俊朗无比,粗犷豪迈的男子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互相搂抱着,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女性可谓都移不开目光,从来就没见过这般完美的男子,均是猜测是谁家少爷公子?

    “你看,头发是白的,也是白阴教的人吗?”

    “好俊哦,皮肤好好哦!”

    段季霜并不觉得这有多可笑,所以从始至终脸色都不曾有所变化,只是如同一个最称职的手下跟在主子们的后方,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或许萧瑞看不出来,可她却将白冥和公羊裴林的所有表情尽收眼底。

    根据传言,公羊裴林绝不是个会在这般大场合里笑得如此有伤大雅的,更不会和白阴教里的人这般亲昵,他想做什么?为何要陪白无叶一起发疯?难道是对白阴教感兴趣?

    一个奉安大王,居然愿意屈身与教派里不是主人的教众搂搂抱抱,定有阴谋。

    “哈哈哈哈…。咳!”公羊裴林无意间转头,尽发现段季霜那阴郁的目光,几乎爬满半张脸的胡须微微扭动,这才意识到刚才有失体统,尴尬冲美人一笑,双臂也松开了白冥,开始整理起着装。

    看吧!被看穿了,所以不笑了?

    段季霜见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就更加戒备,怪不得堂堂奉安大王愿意跟白阴教的教中走得如此亲近,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鄙夷的移开目光看向萧瑞,依旧不言不语,就看这家伙要如何打败前方那正在招待宾客的常家人。

    美人那不屑一顾的样子再次让公羊裴林挑眉,漆黑的瞳孔里全是疑惑,好似不明白对方为何会这么做般。

    常实等人完全一头雾水,要知道以前身边的朋友要去世时,他们最想要的礼物就是一副棺椁,免得被抛尸野外,今天不但送了上等棺材,还有无数花圈美女,这花了大伙所有的积蓄,难道萧姑娘不满意?

    “咳!你们继续!”白冥见目光都在自己身上,赶紧伸手放在鼻翼下,忍住腹部的绞痛。

    萧瑞恨不得一掌拍死这幸灾乐祸的家伙,转身搂住常实的肩膀教诲道:“如果你过大寿,希望有人给你送棺材吗?”

    “如果宣布我活不久,当然希望啊!那样就不会被野狗叼走了!”

    干!怎么忘了他是乞丐出身?顿时一股同情在心间徘徊,人活成这样,真的过于悲悯,他不想要金银珠宝,只想死去后能有个好的去处,可常老爷不是乞丐,今天是他在世上过的最后一个生辰,蹙眉想了很多,还是阻止道:“常实!人的想法都各有不同,要是我,过生日的时候谁送来一副棺材,我一定把他屎尿都打出来,懂吗?”

    常实摇摇头,表示不明白。

    “我说你这人怎么冥顽不灵?人家过寿,你送什么不好,送这些玩意?算了算了,赶紧想办法把东西弄出去!从后门走!”该死的,见过笨的,没见过这么笨的。

    “弄出去?为什…!”

    就在常实满脸气愤时,只见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带领着两个长相颇为丑陋的男子前来,脸上布满了讥讽。

    而常实一见他们,就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萧瑞现在没心思去想如何对付豺狼虎豹,而是那堆花圈怎么解决,要是被常老爷看到了,常实定会被立刻赶出常府,目光转向首座上的苍白老者,他笑得那般真切,正享受着最后一次儿女为他包办的宴席。

    心里无比的凄凉,你的一生光宗耀祖,可有想过你那流落在外的孩儿?他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每天都在为温饱而奔波,不懂何为尊严,有谁想到曾他也是这里的大少爷?

    “哟!你的脸皮还真厚,怎么?还不死心?”

    带刺儿的话语拉回了萧瑞的思绪,瞅向越来越近的一女两男,绫罗绸缎,珠光宝气,配上大红衣袍可猜测出定是常府的两位少爷和某位夫人,男子都拥有着一张大众脸,过目即忘,可女子就与他们完全不匹配,浑身都散发着媚态,长得还算漂亮。

    “二嫂!你说他为何紧咬不放?”

    常三少不断的摇头,尽管觉得有些晦气,可眼里还是有着兴奋,仿佛老头去世后会有什么天大的喜事正等着他一般。

    “你说什么?什么紧咬不放?你说话给老子注意点!”常实气急败坏的上前一把揪住常老三的衣领,恨不得将他撕个粉碎。

    萧瑞见对方要叫打手,赶紧将常实拉开,小声警告道:“今日是你爹的寿诞,你想让他认为你是为了家产而来吗?”

    闻言常实不得不放开那畜生,转头百感交集的看向那白发鬓鬓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