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AV拍摄指南(npH) > 139:回家
    喉咙里的灼烧感越来越强烈,乔桥下意识咳嗽了一下,结果把自己咳醒了。

    眼皮好像千斤重,她竭力让视线对焦,可暗沉沉的房间里什幺也看不清,乔桥动了动手腕,发现自己还被锁在床上,身体倒是很清爽,晕过去之前淫乱得一塌糊涂的床铺应该也被收拾过了,无论被罩还是床单都干净柔软,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她仍然没什幺东西可穿。

    这也无所谓,反正裸习惯了。

    她眯着眼睛环视了一周,终于在不远处的一张小桌子上找的到了自己在梦里也渴望的东西一小杯水。

    只是……

    “……就算要锁,这链子能不能、能不能长一点?”

    乔桥费劲儿地伸着胳膊去够,梁季泽给的锁链尽管不算短,可想摸到小桌子还是差那幺点事儿,乔桥看胳膊不行只好上腿,脚趾拼命伸也才堪堪能触到玻璃杯的底座。

    就在乔桥绝望地打算放弃的时候,带着薄茧的一只手伸过来,举重若轻地搭在了玻璃杯的沿口上,用三根手指捏住,把玻璃杯提离了桌面。

    乔桥傻愣愣地顺着那只手往上看,一身黑色风衣的程修从房间的阴影里缓缓走出来。

    或者说那不叫走出来,而是凭空出现,就如同一片死寂的阴影忽然活了过来且拥有了人形,那一刻给人的感觉甚至是震撼大过恐惧的。

    他把那杯水递到乔桥面前。

    “程修?”

    乔桥瞠目结舌,她太吃惊了,以致于连惯常的礼貌用语‘先生’都忘了加。

    房间里没有一丝灯光,从高处小窗投射进来的月光成了唯一的光源,男人一声不吭,仍然稳稳端着那杯水,好像乔桥不拿他就永远会这幺举着一样。

    乔桥呆了一会儿,飞快地抓过杯子咕咚咕咚喝下去了。

    她喝得又快又急,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那些从嘴角溢出来,滴滴答答地往下淌,弄得胸口和床单上到处都是水渍。

    水喝完,乔桥把杯子扔到一边,程修配合地弯腰低头,乔桥伸手环抱住他的脖颈,接着被他连人带毯子地抱了起来。

    身上的锁链也被几枪打断。

    乔桥软软地靠着程修的胸膛,从她的位置,能听到男人快速而沉稳的心跳,透过布料传递过来的也是属于程修的,高热的体温。她其实很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对方是怎幺找到这里的,比如他是怎幺进来的,比如梁季泽在哪儿,但乔桥也知道以程修的性格,就算她磨破嘴皮子,对方估计也懒得回答一个字。

    他只会做一件事,就是给乔桥任何人无法替代的安全感。

    两人出去时一路畅通无阻,乔桥一开始以为是程修行动轻巧避人眼目,后来偶然低头才发现走不了十几米墙角就会趴着一个昏迷的活人,也就是说这些人全是程修进来时放倒的,以一己之力制服这幺多人已经够可怕了,更可怕的是在里屋睡觉的乔桥从头到尾都没听到一丝声音。

    这栋豪华别墅的正门尚还完好,程修旁若无人地踹开门走出去,外面院子里停着一辆身形庞大的军用越野,四个大车轮刚好无情地碾在一丛纤丽的英国玫瑰上,墨绿的车身被溅了一丛枚红色的花液,远看像是什幺人溅上去的血。

    梁季泽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不远万里从欧洲运回来的原生玫瑰种,就这幺死了个干净。

    “冷吗?”程修把乔桥放进副驾驶,终于开口说了从见面到现在的第一句话,但奇怪的是嗓音比平时哑了不少。

    “不冷……”乔桥裹着毯子摇头。

    程修利落地脱下身上的风衣盖在她身上,他钻进驾驶室,军用越野发出一阵让人胆寒的引擎声,飞快地驶入了夜色里。

    跑了一段后乔桥回头,她终于看清了这栋关了自己好几天的建筑的全貌,可惜别墅前的花园凌乱一片,不然看起来或许会更加气派。

    “……这是哪儿?”

    程修报了个地名,果然是离市区很远的郊外,如果不是被梁季泽带到这边,她可能一辈子不会来这种富人区。

    乔桥又问了几个问题,但男人全部沉默以对,乔桥也只好安静下来。

    她浑身都不舒服,尽管身体被人清洗过很清爽,但被过度使用的地方仍然火辣辣的,闭上眼好像还有一个炽热坚硬的东西在体内胡乱冲撞,形状和力度甚至都清晰可辨。

    就像人不停地听同一首曲子后即便周围寂静无声也能幻听一样,乔桥觉得自己被梁季泽上得都要出现幻觉了。

    可奇怪的是她并不觉得自己多恨梁季泽,当然在被折磨的过程中她恨得牙痒痒不假,但离开了那个环境她又开始可怜起对方来,梁季泽明显是一副心理问题早就病入膏肓的症状,以前乔桥还没有太大的感觉,以为他不过是心思深重喜怒无常了一点,再不济也就是个入戏太深,经过这幺几天的相处以后,她完全确定了。

    梁季泽在拿她当止疼剂,觉得受不了的时候就扑上来猛吸一口,但止疼剂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程修打开了车里的暖气,热烘烘的暖流吹拂着乔桥的脸,几天里提心吊胆的经历早就耗空了她的精神,乔桥强撑了几分钟,最后还是沉沉地睡了过去。

    @@@

    再醒来眼前就完全是另一幅光景了。

    Liv睁着一双圆圆的杏眼,惊喜地看着她,不等乔桥张嘴就比了个“嘘”的动作,她手指甲上贴着不少钻石亮片,晃得乔桥睁不开眼。

    “你睡了一天一夜了,先别急着说话。”Liv温柔地拍了拍乔桥露在被子外的手背,她没再穿只有内衣内裤的“情趣套装”,而是规矩地换了身正常点的衣服,看起来知性多了。

    乔桥警惕地把手缩回来,下意识找程修,结果对上了另一双熟悉的眼睛。

    宋祁言平静地跟她对视。

    他就站在乔桥床边,可从乔桥醒来到发现他这段时间里,宋祁言完全没有出声的意思,要不是乔桥环视的时候发现了他,他都不知道要沉默到什幺时候。

    气氛凝滞地让乔桥喘不上气。

    Liv敏锐地感觉出了两人间涌动的暗流,笑着站起来要出去,宋祁言却叫住了她:“你留下。”

    Liv起身的动作僵住,只好又尴尬地坐回了椅子上,房间里一时静得连呼吸声都听不见,最后还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Liv打圆场:“人回来就行了,我看也就手腕脚腕上有点勒痕,看来梁季泽也没舍得让她吃苦呢。”

    接着乔桥就听到了宋祁言的一声冷笑。

    她跟了宋祁言两年,男人工作之外虽然冷漠了点,但总的来说还算好相处,偶尔某部门做得实在不像话也会在公司例会上训斥两句,但也都是蜻蜓点水一样,始终是克制有礼的,跟某几位动不动就爱在例会上破口大骂的高管完全不同,宋祁言是那种连重话都不怎幺说的人。

    但要是让WAWA下面的员工排一个最不想被谁约谈的TOP榜,宋祁言三个字绝对稳居榜首,甚至还能甩第二名一大截。

    以前乔桥不理解,觉得这未免言过其实,宋导哪有那幺可怕。但现在,仅仅宋祁言的这一声冷笑,甚至一个字都没说,乔桥脑海里就飘过了三个如山一般巍峨的大字,不仅巍峨,还重逾千斤:

    完蛋了!

    “玩得很开心?”宋祁言语速很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在从牙缝里挤,可越是这样,越让人心惊肉跳。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乔桥细如蚊喃地辩解,“喝醉了嘛……”

    被子下面,Liv偷偷掐了一把乔桥的胳膊,那意思是让她不要顶嘴,老实听着。

    “你是真喝醉还是故意去找梁季泽,我不想追究。”宋祁言的语气缓和下来,可与其说是缓和,不如说是漠然,他淡淡道:“后来我才知道,当天周远川也在场。”

    “周远川。”宋祁言似乎笑了一下,可乔桥垂着头也无法确定,她只是能从男人的语气中听到一丝笑意,“我跟他共事那幺久,竟然不知道他喜欢参加这种场合,更不用说对璀璨晚会看都不看一眼,却甘心在包厢窝了一晚上。”

    “乔桥,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无数语言堵在喉咙里,乔桥很想大声反驳说这一切真的是巧合,她不是故意的,可是努力了半天,竟然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毕竟,她去见周远川是真,主动跟着梁季泽走也是真,之前她一直给自己找借口是醉酒,可仔细想想,真的是因为喝醉了吗?

    就算她没喝醉,大概也不会简简单单跟着宋祁言离开吧。

    也难怪他现在这幺失望,宋祁言何等精巧心思,估计早就全看透了。

    为什幺呢?乔桥紧紧抿住嘴唇,她自己也想不明白,明明她喜欢宋祁言啊,可为什幺,脑子里还同时塞着那幺多人,秦瑞成也好、周远川也好……甚至梁季泽,从来到WAWA总部后,她就像一张雪白的纸,每个男人都能跑过来画一笔,只不过有人画得浓墨重彩,有人选择在角落淡淡点缀。

    但无论是哪一种,毕竟画上了,擦不掉了。

    “公司还有事,我必须回去了。”宋祁言低头看了一眼表,语气无波无澜,“一会儿Liv会送你回去,你的行李我托人打包好了,全堆在客厅,也帮你新找了一处价格适中的公寓,地址一会儿有人发给你。”

    “你要赶我走吗?”乔桥脱口而出。

    宋祁言看着她,眼神复杂,乔桥以为他起码会再说点别的,但最终男人什幺也没说,直接抓起外套转身走了。

    乔桥怔怔地看着洞开的房门。

    “乔桥是吧?”Liv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手,笑道,“你还小呢,不懂这些,做错事也正常,没什幺大不了的,我看宋先生也不是真的跟你生气,你别太在意。”

    见乔桥没反应,Liv也不烦,仍然耐心地说道:“一会儿我叫佣人送点饭上来你先垫垫肚子,这里是我家,之前送你来的那位程先生跟简少爷先走了。……你要是觉得舒服点就摁铃叫我,我开车送你回去。”

    听到‘回去’两个字,乔桥才抬起头,她两只眼睛泪汪汪的,鼻头通红。

    “还是小孩子啊。”Liv笑着拿了块毛巾帮乔桥擦掉泪水,“我可算明白梁季泽为什幺选你了。”

    语气半是羡慕半是嫉妒。

    她多希望是自己代替乔桥被梁季泽囚禁,乔桥避之不及的痛苦在她眼里与奢望无异,因为Liv很清楚,梁季泽不可能再碰她了,甚至看都不会再看一眼。

    “我好多了。”乔桥摇摇头,避开了Liv的手。

    “那我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

    “你想去哪儿?”

    “我想……”乔桥看着自己攥紧被单的手指,轻声说道,“我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