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精品小说 > 主人的奴隶宠物[H] > 分卷阅读14
    是很柔软,仍然像是棉花糖。“好舒服的触感,你知道我现在想到了什么?我想到花蕾慢慢盛开成鲜花的样子,你的乳房正在为我盛开,是不是?”

    “雷烈,你流氓,放开我!”

    “流氓?你不是喜欢我对你流氓吗?之前我对你流氓了好几次,你不是很喜欢吗?还是说你一点儿都不喜欢我对你流氓,你想我对你温柔?”雷烈将脸埋在汪洪的胸口,闻着她胸部隐隐透着奶香的气息,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雷烈的话对汪洪来说就是强烈的撩拨,每一次雷烈说这种话,汪洪都无法抵挡。不,应该说没个女人都没有办法抵挡雷烈的魅力。

    “雷烈,不要……走开,你走开。”

    “走开?”雷烈没打算走开,也没有打算在这里要了她。雷烈不想要别人听到她放浪的声音,这销魂的声音只属于自己,任何人都不能听到。“可是我不想走开,怎么办?”

    “这里是办公室,我不想……不想在办公室跟你做,外面好多人。”虽然说这抗拒的话,但是呼吸声已经越来越急促,就好像是在邀请雷烈下手。

    雷烈终于停下了动作,她说的没错,外面的确有很多人。如果让外面的人听到她的浪叫声,就太划不来了。

    “我可以放过你,在这里。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你的心里只准有我一个人,如果再让我知道你的心里有别的男人,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我知道……”挑逗的欲望慢慢地消失,汪洪才松了一口气。

    她明明是来求情的,为什么会加入私人感情,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外面那些人是不是也像刚才一样在外面偷听?他们都听到了什么?

    汪洪不想继续留在公司了,也许离开公司才可以躲避雷烈,这种日子过越多,自己就会越沉沦。

    ……

    汪洪当下就回去打了辞职信,算了算上班起没有休过的假期,刚好可以马上辞职。

    汪洪抱着自己的东西离开公司,她不知道现在正有一辆车在她身后慢慢的跟着她。

    雷烈坐在驾驶座位上,他的脸色相当诡异。知道她匆忙的递上辞职信,并且马上离开的时候,雷烈的确比任何时候都要生气。她竟然没有得到自己的允许就匆忙辞职,她摆明了是想避开自己。

    汪洪啊汪洪,你认为摆脱我就是这种容易的事情吗?

    我雷烈看上的女人是没有这么容易逃脱的!

    汪洪走了很久,看到一个垃圾桶。她把抱着的盒子放在了地上,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盒子里的东西。有些东西没什么用处就应该早点儿扔掉。

    雷烈看着她抱着仅剩不多的东西上了公交车,很快雷烈来到了一栋大厦。

    这栋大厦的位置不太好,应该是这里便宜,她才会住在这里。

    雷烈沉沉的叹口气,虽然想和汪洪在一起,却从来没有想过了解汪洪。

    她住在什么地方?喜欢什么?

    雷烈停好了车子,看着电梯所到的楼层,才按下了另一部电梯。

    汪洪回到家,不一会儿就听到了门铃声。她好奇的走到了门口开门,可是打开门的时候却什么人都没发现。

    难道是孩子在这里恶作剧?可是自己从来都不知道这层楼有小孩子!

    她摇摇头,关上门准备收拾自己的东西。可是才一转过身,又听到门铃声。

    她不由得再度打开们,可是这次开门的时候竟然看到了雷烈。

    “雷烈,你怎么会在这里?”汪洪不明白,雷烈怎么会如影随形的跟着自己?

    雷烈的嘴角勾了起来,就好像恶魔一样。“怎么?见到我觉得很意外,觉得我不应该在这里。”

    第29章被他霸王硬上弓

    汪洪摇头的后退,她不明白为什么雷烈要一直追赶着自己,难道就不能放自己一条生路吗?

    “雷烈,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不想做你的女人,我想做我自己。”

    雷烈走进了她住的地方,关上门雷烈一步步的靠近她,完全不打算放过她。

    “你以为从公司辞职了就可以摆脱我了吗?我告诉你,这辈子都休想摆脱我。”雷烈从来都不说没有把握的话,他一步步的逼近,最后将汪洪压在沙发上。“我告诉你,没有一个女人可以逃脱我的手掌心。”

    “我看得出来,只要是在你身边的女人都能难逃脱你的控制,你要这么控制我吗?”汪洪摇着头,她要的从来不是一个男人的控制,而是关爱。

    雷烈勾起了唇角笑了笑,“本来我是不想控制你的,可是你一次次的想从我的身边逃走。”

    “雷烈,我难道不该逃走吗?你一边说我是你的女人,一边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我是一个正常女人,我怎么可能容忍我自己的男人不断的做出背叛我的事情。”

    “所以呢?”雷烈将她的双手固定在头顶,充满了男性魅力的气息喷洒在汪洪的脸上。“所以这就是你离开我的原因,我雷烈可不接受你这种根本不可能构成离开的原因。”

    “为什么不行?”汪洪别开了脸,她不想再被雷烈迷惑了。每一次只要看着雷烈的双眼,感受雷烈的呼吸,都会被迷惑。

    雷烈看着她逃避的眼神,故意腾出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要她看着自己。“为什么要避开我的眼神,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眼睛说吗?”

    “好啊!”汪洪深吸一口气,当着他的面说就当着他的面说,有什么了不起。自己难道还不能说出心声了吗?“我想离开你,我不想再被你控制了。雷烈,还有大把的女人希望被你控制,你就放开我,不要再来纠缠我了好不好?”

    雷烈根本不是那种会听女人话的人,他马上俯下身靠近汪洪的脖子。只有在汪洪的身上才能闻到那股好闻的香气,这是属于她独特的香气。“除非你死了,否则休想让我放手。”

    “雷烈……”

    汪洪刚刚张开嘴,雷烈就捏住她的下巴,用嘴唇覆盖上去。舌头侵入汪洪的口腔,用很粗鲁的状态和她的舌头纠缠,时而舌尖还在挑逗她的舌根。

    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涌起在雷烈的强势下一下子决堤了,汪洪挣扎之后就是顺从的配合。她眉心松开,呻吟的声音慢慢的嘴里溢出来。

    雷烈听到熟悉的声音就知道她已经投降了,她已经妥协的等待自己的爱抚。雷烈抬起了手臂,大手轻轻的扶过了他的发丝,带着哄骗的嗓音好像魔咒一样在汪洪的耳边响了起来。“只要你乖乖呆在我的身边,我就会像现在这么温柔的对